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引爆才幾天,一幅犀利的漫畫獲得網友們的叫好。但在五毛的污衊和攻擊下,轉發漫畫的中國網球明星李娜和央視主持人王小騫被迫「道歉」。這幅漫畫中,一個惡魔正在虐待一個幼童,幼童身上還被針紮著,手中的玩具兔子在哭泣……而那個惡魔卻狂妄挑釁地對人獰笑,並做著叫你不要發聲的手勢。作者是享譽世界的中國漫畫家郭競雄,藝名大雄,有「動漫天王」之稱。

郭競雄(大雄)是美國《正義聯盟》、《星球大戰》漫畫作者之一,在歐美榮獲多項知名大獎,他星期一(27日)接受了《大紀元》獨家專訪。

畫此畫出自父親的本能

身為父親的他表示,虐童事件挑戰了人倫的底線。他說:「我畫出這些主要是出於本能。繪畫本身就是一種語言,一放到朋友圈就像爆炸了一樣。」談及這幅漫畫的創作靈感,他說不能容忍對真相的掩蓋。「無論是真是假,我們要知道真相,知道那個光溜溜的叔叔,那個光溜溜的爺爺是誰!就是這麼簡單的訴求。」

漫畫家大雄以犀利的畫筆,為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貢獻一筆,他說這是身為父親的本能。圖為郭競雄2012年參加聖地牙哥國際動漫節,為購書者簽名留念。(大紀元)
漫畫家大雄以犀利的畫筆,為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貢獻一筆,他說這是身為父親的本能。圖為郭競雄2012年參加聖地牙哥國際動漫節,為購書者簽名留念。(大紀元)

自從紅黃藍虐童事件發生後,大家都想知道實情,但是信息又不公開,上網查詢全部顯示「404找不到網頁」。「於是我就得到了靈感,魔鬼背著武器,那是一種強權,後面是404。」

「為了避免引起歧義。我還加上一句解釋:比邪惡更邪惡的是對邪惡的掩蓋,因此邪惡才得以猖狂!並署下名字:大雄。」他表示,對這種禽獸不如行為的掩蓋,比邪惡本身更邪惡。等漫畫放到推特、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到處都在轉載這幅圖,一放到朋友圈就像爆炸了一樣」。

「我覺得他們的轉發,主要是因為有同感」,大雄說:「一幅畫代表著我們共同的憤怒和渴望知道真相的權利!更指出了問題所在!」

明星轉發遭攻擊 被迫道歉

中共當局對紅黃藍虐童事件的處理引發批評,一方面不及時公佈調查結果以及嫌疑人情況,另一方面反而封殺相關報道和網絡言論。

《新京報》11月25日報道稱,網上傳播紅黃藍幼兒園第一大股東係某領導人兒子消息被證實「純屬謠言」,編造此謠言的金某、戴某某已被警方依法查處,兩人對自己造謠傳謠行為均表示懺悔並寫下悔過書。此外,當局還宣佈刑事拘留了一名紅黃藍幼兒園的老師,以及行政拘留了一名散佈老虎團「謠言」的人士。同時,五毛網軍開始引導輿論,對影射紅黃藍虐童案的漫畫上綱上線,指漫畫中的「魔鬼」是侮辱中共軍人,暗指「老虎團」,並對轉發漫畫的網球明星李娜和央視主持人王小騫發起人身攻擊和辱罵。

不久,李娜在微博上撤下漫畫,並發文:「耿直如我,會犯衝動之下的魯莽;為人之母,更不堪聽聞對孩子的任何侵害。揉不進沙的眼,卻會被沙塵遮擋住視線。一切為了孩子,不會再有傷害,也無意傷害善良的你們和所有善良的保衛者。」

對此,漫畫作者大雄表示根本沒有想到故事會這樣發展。他說自己並不認識李娜和王小騫,但也想請媒體「代我感謝她們!以及為給她們帶來的不便致歉」。

網絡水軍曲解漫畫意欲何為

不過這番明星的「道歉」卻再次將漫畫推到另一個高度,網絡水軍的論點是作者侮辱中共軍人。那麼漫畫裏、猥褻幼童的是不是軍人?大雄說:「是他們自己說是軍人的,並不是我。」他解釋說,「(畫中的)槍就代表著一種強權。我只知道做這件虐童事情的是魔鬼,但是並不特指誰。」

他解釋說:「魔鬼就是魔鬼,這種行為就是魔鬼!不是軍人!!」他說,如果想畫中共軍隊,直接畫就好了,沒有必要畫魔鬼;再說畫魔鬼也可以穿上軍裝,但是並沒有那麼畫。對此,大雄反問說:「我很奇怪它們(中共)為甚麼會這麼此地無銀三百兩?這不是故意在說是自己做的麼?」

「五毛」謾罵反證明畫對了

在被問到如果畫國外的類似虐童事件,會不會有這種反應?大雄坦誠地說:「我只能說我不知道」。「哪裏都有禽獸不如的人,如果放到公眾視野裏,大家也會群情激憤。」

「我並不能判斷別人的行為,但是我要為我的行為負責。我只能表達我的意見,我反對的是對任何一種對邪惡的掩蓋,這裏不針對任何國家!」

對於五毛的謾罵攻擊,大雄說:「我不知道它們出於甚麼目的在變相曲解我的意思。它們也會有父母子女,它們也是七情六慾的人。是甚麼讓它們連做人的尊嚴都不要。基本的人性都不要?」

「後來它們就說我是法輪功,然後就有一些小紅粉攻擊我的網誌。說實話,我很高興。它們的每一次攻擊都是對我的宣傳。因為同時支持我的人更多。而它們的攻擊又非常下流、謾罵和沒有說服力。這樣就使更多的人知道我畫得對。」

「後來它們改變策略了,可能覺得這是一種變相的對法輪功的宣傳,說這個大雄是日本人,我看著覺得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