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到過一間小學做生命教育講座,剛好遇到一位小二的學生一直用小手拉著接待筆者的社工姐姐,我有點好奇,但同是社工,故明白事必有因,也不好去問。及後,開口查詢問題的是該校的訓導主任,因為筆者負責的講座對像是小五和小六生,他的出現確實很奇怪。

當訓導主任查詢小二生沒有在班裏上課的原因時,小二生回答說,班裏有幾位同學成日打他。原來是疑似欺凌事件,但該位訓導主任的回應方式卻不太合適,因為該主任反而質疑學生:「你說他們成日打你,那你應該身受重傷,不能站在這裏了。」

然後,學生急著解釋,主任卻只是繼續捉字虱和向他強調回班房上課的重要性,結果學生急得哭起來。我站在學生身旁,因為筆者不知前因後果,也不屬該校職員,所以不好介入,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給學生一張紙巾,和輕輕拍拍他的肩膊安慰他。

筆者當然理解教師的顧慮,但為甚麼有許多學生在遭遇欺凌的時候,不主動向師長求助,這或許正是原因之一。因為作為受害者,求助時卻反遭遇師長挑剔,學生或會產生正遭受二次欺凌的想法,結果便抗拒向師長求助了。

筆者必須指出,解決欺凌問題比讀書考試更重要,我們總不能讓學生帶著恐懼,一邊被欺負,一邊上課。作為老師,當學生被欺負的時候,應該蹲下來,用和小朋友眼神平排的視線望著他,告訴他,你會保護學生不受傷害;鼓勵他,帶著勇氣回課室上課;答應他,你會懲罰那些傷害他的學生。這樣的方式會更能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