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外籍家庭傭工(外傭)與僱主之間出現糾紛的情況時有發生,引起社會關注。外傭是本港社會生活文化的一部份。據政府統計處統計,全港約有超過35萬名外傭,佔整體就業人口的9%,受僱於11%的本港住戶。面對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外傭,僱主家庭如何與這些「住在家中的陌生人」相處?外傭們又有何方法與她們的僱主融洽相處?以下幾位受訪的外傭及僱主,表達了她們的看法。

「現在找到一個好的工人很難!我覺得我們家的工人不怎麼會照顧小朋友,我交代的事情她都不太上心,我很擔心,所以安裝了CCTV,工作之餘就會看一下家裏的工人有沒有照顧好她。」Maggie是國際學校的老師,孩子剛滿1歲,在工作之餘都開著手機看家中孩子的舉動,若發現外傭有照顧不周的情況,馬上就會打電話回去。「現在換工人很麻煩,合約期內不能隨便換人,賠償金不少的。」

僱主對外傭不滿,但外傭也有自己的立場。

走訪金鐘,有來港5年的菲傭Marilo表示,「我的僱主會經常抱怨我忘記做他們交代的事情,提出很多的要求,你知道我們不是機器,有時候也會忘記事情,但是他們不會理解,要求很多。」Marilo說,「僱主認為我們甚麼都會做,但並不是這樣,可能語言不通也是阻礙我們交流的一個問題。他們很少讚美我,如果得到讚美會對我有所鼓勵。」旁聽的兩位菲傭亦作出附和。

在受訪的外傭中,有的留港只服務一名僱主超過20年,與僱主建立起融洽關係;也有的每天睡眠時間不足或睡眠質素不佳,也表示願意繼續工作。

來往中信大廈及金鐘廊的行人天橋,成為外傭周末的聚集地。(陳仲明/大紀元)
來往中信大廈及金鐘廊的行人天橋,成為外傭周末的聚集地。(陳仲明/大紀元)

彼此尊重保持長久關係

Malia來自菲律賓,她在一個香港家庭已經服務了18年,從僱主的女兒3個月起就開始照顧她。提起僱主的女兒,她滿臉笑容道:「我真的很喜歡她,她很可愛,我離不開她。我的僱主非常尊重我,當我是他們家的一員,所以我一直為他們服務,很開心。還有,孩子對我也很尊重,如果她做錯事,我可以批評她,她會聽。」

另一位菲傭Erlinda來港26年,一直以來她只服務過一名僱主。她表示,僱主對她很好,甚至有客人來的時候,都會等她做好飯再一起同桌吃飯。她非常享受在香港的日子。

「我對僱主的孩子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好!」來港22年,在同一位僱主家服務18年的Norna說,「我不願意離開香港,因為我的僱主很好,很尊重我的感受。」

語言並非障礙 加強溝通更重要

Malia的英文能力一般,有時候她與僱主也有溝通上的困難,「有時候我聽不懂僱主的要求,但是她很好,會很耐心地再解釋給我聽,直到我聽懂為止。」

林太家的印傭在家中服務了6年,也存在語言障礙。「我家的工人中文不好,又不懂英文,她以為明白的原來常常有錯,造成溝通會出現誤解。」林太說,「我相信善意地理解對方最重要,並且我有責任把對工人的要求講清楚,及時溝通,也不可以完全依賴她,要充份溝通和確認工人明白要求。」

相互理解方為道

年輕的Janet來港工作6年,她從僱主孩子1歲照顧到現在7歲。她表示,前期照顧孩子比較辛苦,孩子1歲的時候,她自己每天睡眠時間不夠,很累,但是她依然無怨無悔地為這個家庭服務。「孩子很喜歡我,我說我要回菲律賓結婚了,他不想讓我走。我的理解是,當你善意對待他人的時候,他們會感受到,也會用善來回報你。」Janet笑著說。

當然在工作過程中也有僱主不滿意的時候,但是Janet看得很開:「工作需要很有耐心,僱主有時候會不滿意我的工作,提高音量說話,我也能理解。僱主自己的工作也很忙,他們也有自己需要解決的問題,回到家已經很累,所以脾氣不太好。對他們的責備不要太介意。我們需要互相理解。我相信理解與交流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位菲傭Marie表示,有時候也應該直接告訴僱主自己的想法,不是一味的順從,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們要跟僱主保持良好的關係,要能理解他們的要求,如果他們有更多的要求,可以直接告訴他們『我做不到那麼多』,我們只能努力做到最好。」

汪太家中請了一名印傭,彼此相處十分愉快,她表示對工人要像對朋友一樣。「我們家和工人相處很愉快,沒有甚麼衝突,相反,在我們家工作讓她找到了家庭的溫暖。」汪太稱,印傭自己的個人生活不幸福,老公有外遇,兒子不讀書,本來對人生自暴自棄,但是來到她家後,反而對生活充滿了陽光,找到了人生的目標。「我們專門為她提供一間工人房,在她房間安裝冷氣和抽氣扇,可以隨便用冷氣,費用我們家承擔。她每兩年回家一次,放假兩周,機票由我們家負責提供。我很感謝她在我們家照顧孩子,逢年過節都給她紅包,送禮物給她。」汪太表示,只要相互理解,用心對待,工人也會盡心盡力地付出。

*********

尊重、溝通、理解,是與人相處之道。放下「苛刻的僱主」、「麻煩的外傭」觀念,彼此換位思考,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尊重,或許能夠為僱主與外傭之間締造一個融洽共處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