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中東歐16國舉行第6屆「16+1」峰會,以此拉攏中東歐國家。歐盟領袖擔憂中共利用這個機制破壞歐盟規則,加劇歐盟內部矛盾。

《金融時報》報道說,「16+1」的催化劑是中共建設公路、鐵路、發電站等基礎設施的能力。這是一些貧窮中東歐國家迫切需要的。但是現在中共運作的範圍超出經濟領域,擴大到政治和戰略領域,引發一些歐盟主要國家的疑慮。

一名歐洲外交官告訴《金融時報》:「16+1的做法不僅遭受布魯塞爾的懷疑,而且也令許多成員國非常懷疑。」

另外一名高級歐洲外交官說:「16+1是為了對付很多事情,其中一些涉及歐盟的競爭力⋯⋯我們僅僅看到冰山一角。」

參與「16+1」的16個國家是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馬其頓、塞爾維亞和黑山,他們準備周二(11月28日)跟中共在布達佩斯舉行年度峰會。

值得注意的是,「16+1」缺了4個重要的中東歐國家:奧地利、德國、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可見,參與「16+1」的歐洲國家有兩種特質:1. 前共產主義國家;2. 歐盟成員國或申請國(在上述排列中,由保加利亞到斯洛文尼亞的11個國家是成員國,最後5個國家正在申請加入歐盟)。

華府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重連亞洲項目主任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說,對於中共而言,16個中東歐國家是通向歐盟的一座橋梁。

根據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數據,中共已經向塞爾維亞承諾投資190億美元建設基礎設施,向匈牙利承諾投資150億美元,並宣佈跟捷克達成30億美元的交易。

希爾曼說:「我們預計中共將利用16+1來追求它自己在歐盟的利益。」

對於歐盟而言,中共跟中東歐的合作有兩個主要擔憂。首先,中共可能利用它對中東歐的影響力來阻遏歐盟對華政策。其次,一些參與「16+1」的國家可能利用跟中共的密切關係來抬高自己跟布魯塞爾之間的談判地位。

歐盟外交官說,這樣的態勢可能損害布魯塞爾跟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之間的合作效率。中共和歐盟之間已經存在一些摩擦,比如布魯塞爾推動對外國投資的審查程序,遭到中共的堅決反對,因為中共近年向歐洲注入創紀錄的資金。

雖然中共聲稱組成「16+1」僅僅是出於商業目的,但是它在利用這些關係實現政治目的。在去年的「16+1」峰會上,中共呼籲16國政府「妥善解決熱點問題」。這被一些歐洲外交官解讀為,呼籲16個中東歐國家支持中共在南海問題和其它地緣政治問題上的立場,比如對抗達賴喇嘛等。

中共的影響力在歐盟已經顯現出來。去年歐盟辯論如何對國際法庭就南海問題的裁決作出反應。歐盟外交官向《金融時報》透露,在28個歐盟成員國進行困難的談話之後,反對力量(主要來自於匈牙利和希臘)成功地削弱了聲明,以至於聲明沒有直接提及中共。

中共滲透歐盟的另外一個例子是,歐盟審查外國投資的努力被削弱。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9月份提議建立一個投資審查程序,以保護歐洲的共同安全。他堅持,對關鍵基礎設施項目或對軍事技術公司的收購應該透明化、受到審查,以及需經過辯論。

但是外交官和政策專家透露,中共的遊說稀釋了上述提案。草案未能給予布魯塞爾強迫各成員國阻止公司收購或修改收購條款的權力。它僅僅要求公司提供收購細節,以及允許歐盟機構向成員國發布指南。

柏林智庫「歐洲中國政策單位」負責人加斯博思(Jan Gaspers)說,一些「16+1」國家在討論過程中幫中共說話,將一個本來雄心勃勃的審查計劃放水。

西歐國家領導人已經對中共分裂歐洲的企圖敲響警鐘。德國副總理加布里埃爾(Sigmar Gabriel)在9月份呼籲北京尊重「一個歐洲」的概念,並說:「如果我們不能成功地制定一個單一的對華策略,那麼中共將成功地分裂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