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我膝蓋被硬物碰了一下,黑了一大塊。那黑黑的顏色,看上去非常扎眼。正常說來,瘀血會慢慢散開,黑色應該越來越淡。但這次的傷很奇怪,就是不見好,不過也並不疼,只是影響外觀罷了,我儘量穿長裙蓋住。

時間久了,穿長款衣服似乎成了我的習慣,膝蓋上有傷的事好像也淡忘了,生活一切照舊。偶爾看一眼膝蓋,只是奇怪:不痛不癢的,怎麼就不好了?除此之外,我沒有給傷口更多的關注或思考。慢慢地,連看也不看了,更別說想了。

前日,去參加好朋友的婚宴。我挑選該穿哪套裙子,這麼喜慶的事,按說得穿件稍微豔麗些的衣服。我拿出一套平時不怎麼穿的橘紅裙子,往身上比劃,裙子長度只到膝蓋。我馬上反應過來:不行,裙子不夠長,很容易露出膝蓋。

這樣一想,我對著鏡子掃了一眼膝蓋,突然發現皮膚已經恢復,瘀血散開,已經看不到黑色。我以為是看得不仔細,當初那麼頑固的傷,怎麼會恢復得這麼徹底呢?於是,我到客廳光線更好的地方再端詳。沒有錯,傷的確好了,一丁點黑色也沒有了。

傷痕褪去,了無蹤影。原本很平常的碰傷,我沒有想到那黑黑的瘀血會遲遲不肯褪去。如今褪去,又是我不曾預料的徹底。任我怎樣去努力尋找,當時的傷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

也許生活中的許多傷痕就如同我膝蓋上的傷一樣,存在的時候難以擺脫,其實一旦褪去,一切都將如舊。所以,不管在經歷著怎樣的磨難,都不必要為一時的創傷而暗自傷神,只安心過好自己的生活便夠了。至於傷痕,也許在我們不經意間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轉載自新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