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1日,中共《新華社》發佈消息稱,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中共審查。22日上午,中共中央網信辦召開全辦黨員幹部大會,「傳達學習」了中共查處魯煒的決定。會議稱,魯煒「嚴重敗壞」了中央網信辦和網信幹部隊伍的形象,「嚴重危害」了黨(中共)的網信事業健康發展,是一個典型的「兩面人」。曾經中國的網絡沙皇兼共產黨人魯煒,他的「兩面人」本性就此曝光。

此前的11月20日,《重慶日報》也發表文章稱:「薄熙來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孫政才懶政怠政、欺上瞞下,消極應付中央決策部署⋯⋯當前要清除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肅清『薄、王」』遺毒」。薄熙來被稱為「毒瘤」與「野心家」早已不是第一次,肅清「薄、王」遺毒在孫政才主政重慶時便提上日程,可孫政才非但沒能肅清「薄、王」遺毒,反而自己也變成了「毒瘤」與「野心家」等待別人來肅清。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被中共稱為「兩面人」的人中共高官頗多。「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說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後是鬼⋯⋯」這是中共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給他自己的評價。實踐證明,大多數共產黨人像王敏一樣,激情演繹了外表清廉、背地貪腐的「兩面人生」,共產黨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中共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曾台上痛陳「黨風廉政建設關係人心向背和黨的生死存亡」,但暗地裏他自己卻做了「權錢交易所所長」。中共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更是對「全家腐」必然變成「全家苦」有著深刻的認識,但這並沒能改變他貪腐作惡的初心⋯⋯為何共產黨會如此高產「兩面人」?把很多黨員培養成了「兩面人」,共產黨是正黨還是邪黨?

對中共而言,比「兩面人」更可怕的是隱藏在黨內的「野心家」們。在十八屆中紀委向中共十九大的工作報告中,中紀委明確提到:「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人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政治野心膨脹,搞陰謀活動。黨中央及時察覺、果斷處置,堅決剷除這些野心家、陰謀家,消除重大政治隱患」。可見中共不僅盛產「兩面人」而且還盛產「野心家」。

提起「野心家」,這無疑是共產黨人的專利。1935年6月,中共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與張國燾的紅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地區會師。9月9日,毛澤東率領紅一軍團和中央機關等組成的中央縱隊北上逃跑。10月5日,張國燾在四川馬爾康縣卓木碉開會決定成立「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張國燾任中共中央主席,「第二中央」宣佈開除毛澤東、周恩來、博古、洛甫的黨籍。此後在共產國際的調解下,毛澤東的中央做了深刻檢討,張國燾的新中央亦宣告解散。因為張國燾設立「第二中央」的緣故,毛澤東控制的中央一直把張國燾稱為「野心家」,但那時張國燾的中央不也開除了毛澤東的黨籍,並把毛稱之為「野心家」嗎?可見「野心家」是想獲得中共最高權力的人的專利。共產黨本身就是「野心家」的溫床。

據記載,在中共歷史上被中共黨魁點名或是被中共正式文件稱為「野心家」的中共黨徒絡繹不絕。張國燾、王明、博古、高崗、彭德懷、周小舟、黃克誠、張聞天、習仲勳、陶鑄、彭真、劉少奇、羅瑞卿、賀龍、陳毅、聶榮臻、粟裕、林彪、康生、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實踐證明,從中共的建黨元老毛澤東、張國燾,到中共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再到現在的周永康、孫政才,它們都被自己人稱為「野心家」,更具戲劇性的是中共的「野心家」並沒有隨著被肅清而消滅。相反,「野心家」在中共黨內連綿不絕,成為了中共黨內奪取最高權力的保留劇目。

不止在中國,凡是有共產黨與共產主義的地方,「兩面人」與「野心家」的火種均薪火相傳,永不熄滅。1956年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中,赫魯曉夫對蘇共前黨魁約瑟夫・史太林展開全面批評,於是很多共產黨人把赫魯曉夫稱為「野心家」。其後蘇共的葉利欽、雅科夫列夫、謝瓦爾德納澤也都被稱為「野心家」。同樣的,在北韓、古巴、老撾等共產主義國家,它們的黨魁時時刻刻都在防範黨內的「野心家」篡黨奪權,可見共產主義是「野心家」的溫床。

中共常對黨徒說:有的修身不真修、信仰不真信,很會偽裝,喜歡表演作秀;有的公開場合要黨員、幹部堅定理想信念,背地裏自己不敬蒼生敬鬼神⋯⋯實踐證明,一個鬼神都不敬畏的共產黨徒,更不會敬畏共產黨本身,共產黨只是黨徒們獲得權力與利益的道具。共產黨內篡黨奪權的「野心家」們,它們有哪一個敬畏過共產黨及其黨魁?!堅持在黨內做「兩面人」是蟄伏的需要,為的是有朝一日能「篡黨奪權」成功,實現自己偉大的黨魁夢。絕對權力必然帶來絕對腐敗,也必然帶來絕對的覬覦。

共產主義的理論經常教導徒子徒孫稱「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同樣的,「野心家」是共產黨黨內鬥爭不可調和的產物。共產黨作為一個無神論政黨,其黨徒都不信神,都不信善惡有報,更不信冥冥之中有神主宰。這些黨徒,它們可以去為了自己的利益去與天鬥、與地鬥、與神鬥,它們就不敢去與自己的黨魁鬥一鬥?如果能把黨魁鬥下去了,自己也可以成為黨魁,去享受黨魁擁有的絕對權力!共產黨還經常教導黨徒稱:「事在人為,人定勝天」。只要夠努力,夠執著,黨魁總有一天也會被鬥倒的。所以共產主義「假、惡、鬥」的基因決定了共產黨是「兩面人」與「野心家」的溫床。

任何執政者若真想徹底肅清「兩面人」、「野心家」及其餘毒,就必須正視共產黨是「兩面人」、「野心家」的溫床這一問題。失去了道德,任何人都會成為「兩面人」與「野心家」,而重新樹立對神的信仰,才是重建個人道德心法的關鍵,更是徹底消除「兩面人」與「野心家」的關鍵。離開了對神的信仰,去空談提高個人道德覺悟,永遠都是徒勞。所以中共不死,「兩面人」與「野心家」不止,國難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