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沙特)輛車必須前進,如果不運行,我將會替換它。」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曾這樣許下改革決心。穆罕默德喜歡研讀《孫子兵法》和邱吉爾的作品,稱能從中獲得啟發,將逆境轉化成有利優勢。

近期多家媒體爆料稱,沙特國王薩勒曼即將退位,雖然有沙特官員出來駁斥謠言,但媒體的爆料再次讓王位繼承者──32歲的穆罕默德成為全球的關注點。

穆罕默德是沙特現任國王薩勒曼和第三王妃法赫達(Fahda bint Falah bin Sultan Al Hithalayn)之子。多年來穆罕默德一直作為父親的顧問,深得薩勒曼的器重。2016年6月穆罕默德被封為王儲,同時兼任國防大臣等數個重要職位,對薩勒曼國王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或許很少有人知道,這位備受國王喜愛的年輕王儲,是在嚴格管教下成長起來的。

穆罕默德鮮為人知的童年生活

穆罕默德去年在接受《彭博商業週刊》的專訪中,向外界公開了自己的童年生活。他說,自己的成長主要受益於兩方面影響:科技和王室家庭。他說,他這一代人是首個接觸互聯網的一代,首次能夠在電腦上蒐集各種信息。

穆罕默德的父母都可稱得上是「任務布置專家」。穆罕默德說,父親薩勒曼國王是一個狂熱的閱讀者,不僅如此,薩勒曼還喜歡給子女們每周都挑選一本書去讀。為了檢查子女們是否完成了任務,薩勒曼還會考考他們。

而穆罕默德的母親法赫達王妃,對他的教育更是嚴厲。法赫達會讓她的員工們組織日常課外課程及實地旅行活動,要求孩子們和一些學者們一起進行長達三個小時的討論。

穆罕默德還透露了薩勒曼國王嚴厲的一面。他說,和父親一起共進午餐時,如果遲到了,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他說,母親也非常嚴格,以至於「我和兄弟們過去常常想,為甚麼我們的媽媽這麼對待我們?她永遠都不會將我們犯下的任何錯誤略去不計」。但現在,穆罕默德意識到,母親的懲罰使得他們自己變得更加堅強。

穆罕默德:一個家庭就夠了

這位蓄著濃黑鬍鬚、被外界公認天資聰穎的年輕王儲,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爸爸,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

其他王室男性成員都會有眾多的妻妾,而穆罕默德只有一位薩拉公主。

《彭博商業週刊》稱,在這個不乏掛名閒人的國度裏,穆罕默德常常每天工作長達16個小時。他每天早上大多數時候是被孩子們弄醒的。穆罕默德透露說,孩子的培養主要由妻子來全權負責,妻子也會因為感到壓力大而向他訴苦。

報道稱,雖然沙特王室成員有多位妻子是常見事,但穆罕默德表示,他沒有計劃再娶更多的妻子。他表示,自己這一代不會看重一夫多妻制,對於他來說,一個家庭就已經足夠忙了。

穆罕默德在今年3月份對華盛頓的訪問,沙特方面給予了高度的評價。穆罕默德和特朗普討論了兩國的共同敵人伊朗及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Mark Wilson/Getty Images)
穆罕默德在今年3月份對華盛頓的訪問,沙特方面給予了高度的評價。穆罕默德和特朗普討論了兩國的共同敵人伊朗及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Mark Wilson/Getty Images)

與去世老國王之間一段不尋常的經歷

很多人都認為,穆罕默德主要是從父親薩勒曼2015年成為國王後,才受到王室的重視,一躍成為沙特的佼佼者,但實際上在前任國王阿卜杜拉統治的最後兩年,穆罕默德也備受阿卜杜拉的器重。

除了沙特王室成員之外,沒有人知道,穆罕默德與阿卜杜拉國王這對年齡相差59歲的伯侄之間曾有過一小段曲折的歷史。

穆罕默德王子在沙特國王大學完成法律學士學位。畢業後,在私營部門當助理。2009年12月15日,穆罕默德進入政壇,擔任父親薩勒曼作為利雅得省長的政治特別顧問。

根據《彭博商業週刊》發表的對穆罕默德的人物介紹,穆罕默德為他的父親做顧問後,就猶如踏入了一個毒蛇窩一樣。他本來是想為父親簡化一些繁瑣程序,提高工作效率,但那些老護衛們卻起來抗議,並向老國王阿卜杜拉抱怨,指責穆罕默德想要篡權。

這極大影響了老國王對穆罕默德的看法。在2011年,阿卜杜拉任命薩勒曼為國防大臣,但要求穆罕默德不准踏入國防部。2012年,薩勒曼被封為王儲。穆罕默德不久成了王儲法院首席(院長)。老國王阿卜杜拉也逐漸改變了對他的看法,不僅如此,這對伯侄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密切。兩人對沙特前景都有著共同的擔憂。他們深信,沙特必須從根本上作出改變,否則,在這個試圖擺脫石油轉向其它能源的世界裏,沙特會面臨毀滅的危險。

阿卜杜拉對穆罕默德委以重任,並讓他幫助清洗國防部。根據國防部長辦公室主管艾薩(Fahad Al-Eissa)的陳述,穆罕默德為國防部做了較大改革。以前沙特的法律部門被邊緣化,很多不良合同成了「腐敗的一個重要來源」。穆罕默德強化了法律部門,並對數十份合同進行重新修訂。

艾薩還說,沙特為全球第四大武器消費國,「然而我們的武器質量,卻只位列近前20名。因此,(穆罕默德)王子組建一個辦公室,專門分析武器交易。」

穆罕默德對沙特的改革計劃實際上最早始於前任國王阿卜杜拉時代。在阿卜杜拉長達兩年的鼓勵下,穆罕默德一直不動聲色地計劃著對沙特政府和經濟的重大重組,旨在實現他這代人與先輩們對將來「後碳時代」的「不同夢想」。

穆罕默德每周都會花上幾天時間到阿卜杜拉國王的宮殿裏,以便推動幾項新改革。他說,很多人在場的時候,很難去做這件事情。他還表示,他當時和老國王所討論的內容都是在老國王命令下執行的。

沙特王儲(左)和日本首相安倍(右)。(ISSEI KATO/AFP/Getty Images)
沙特王儲(左)和日本首相安倍(右)。(ISSEI KATO/AFP/Getty Images)

沙特王國的「總管先生」(Mr. Everything)

包括英國《獨立報》在內的多家媒體都有報道說,自從穆罕默德在2015年被封為副王儲以來,他已經成為了沙特最具影響力、最傑出的人物。

穆罕默德身兼多個要職,包括國防大臣、皇家法院首席、經濟和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等。他掌管著沙特最高經濟權力,他還是沙特日益鷹派的外交政策的設計者。

穆罕默德也是沙特執政家族中直接監管國有石油巨頭阿美石油公司(Aramco)的第一人,掌控著沙國命脈的石油能源部門的大權。

穆罕默德在諸多方面具有強大控制力,使得他如今已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王室背後的實權人物。難怪西方外交家們稱他為「總管先生」(Mr. Everything)。

英國《金融時報》稱,穆罕默德制定了令人激動的目標,即用私人投資、私有化和打造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產生的收益,取代快速減少的碳氫化合物的收入,從而使沙特人擺脫他所稱的「石油癮」。

美媒《商業內幕》近日發文稱,穆罕默德正在迅速成為這個中東王國的主要推動力以及世界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影響力遍及沙特的政治、軍事、經濟、外交甚至日常生活。

穆罕默德的改革措施 靈感來自《孫子兵法》和邱吉爾

年紀輕輕但卻掌握完整一套沙特改革策略的穆罕默德,曾透露自己喜歡閱讀中國古代軍事典籍《孫子兵法》和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的作品。他在成為王儲之前,早將滿腔積極改革的構想展現在政策上。

西方外交官稱,穆罕默德「非常聰明,有智慧,並且信念堅定」。據穆罕默德本人透露,他一直將《孫子兵法》和邱吉爾的作品視為獲得啟發的源泉,遇到逆境也懂得將之轉化成有利自己的優勢。

沙特長期以來面臨體制老化,貪腐嚴重,並受石油價格下滑的嚴重打擊。《彭博商業週刊》稱,2015年,穆罕默德王子的顧問們陷入一種幾近恐慌的狀態,他們發現沙特的外匯儲備正在迅速耗盡,而且比任何人之前想像的都要快,如果不採取措施的話,距離國家財政陷入破產只有兩年之遙。

穆罕默德在2016年4月推出了「2030願景」經濟計劃,目標是重新打造沙特經濟體系,減少對石油產業的依賴。

《中時電子報》報道稱,穆罕默德在國際油價低迷時掌握作為沙國命脈的石油能源部門的大權,在危機時刻大刀闊斧地改革,大刪預算、凍結合約、縮減公務員薪資,進行各項撙節措施。同時他為部門換血,淘汰無效率的冗員,並重用受西方教育的年輕人才。

穆罕默德也打破很多社會限制,允許開設娛樂項目,將其作為石油產業的替代項目,從而增加沙特在石油之外的其它項目收入。這些都讓他獲得了年輕人的支持,特別是受到很多受過良好教育的城市人口的支持。

對沙特的年輕人來說,穆罕默德一掃王室陳腐、衰老的氣象。海灣新聞稱,穆罕默德的崛起是沙特年輕人希望的象徵。這個國家超過一半的人口在25歲以下。

在「2030願景」計劃中,穆罕默德計劃將國有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不超過5%」的股份拿出來公開上市,該公司由此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巨頭。上述主權財富基金將進行多元化的資產配置,降低因幾近完全依賴石油收入而面臨的風險。穆罕默德說:「在20年內,我們將會成為不再主要依賴石油的經濟體。」

《金融時報》稱,穆罕默德表示,他也打算在浪費和腐敗問題嚴重的公共管理領域,包括國防部引入問責制。他還打算到2030年把武器國產化率從目前的2%提升至50%。

沙特存在一個全社會共識的「契約」,那就是:沙特人放棄政治權利,效忠沙特王室(House of Saud),以換取公共行業的工作機會以及依靠石油收入實現的從搖籃到墳墓的福利保障。穆罕默德要改變這一體制,他在努力為沙特年輕人創造私營部門的就業職位。沙特的年輕人失業率在30%左右。他同時也下調政府對汽油、電力和供水的大幅度補貼。但對較低收入群體的衝擊,穆罕默德計劃直接發放現金補貼。他說,「我們加壓的對象是富有階層。」

為了更好地推動年輕人為沙特未來作出貢獻,穆罕默德成立了基金會(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 Foundation),主要集中在青年教育、媒體和文化方面,促進沙特年輕人在商業、文學、文化、科學和技術領域持續地學習、發展和進步。

今年4月,美國防長馬蒂斯訪問沙特,和王儲見面。(Jonathan Ernst – Pool/Getty Images)
今年4月,美國防長馬蒂斯訪問沙特,和王儲見面。(Jonathan Ernst – Pool/Getty Images)

沙特這輛車必須前進

沙特著名的專欄作家、前阿拉伯衛星電視台(Al Arabiya)新聞頻道總經理、沙特《中東日報》(Asharq Al-Awsat)前主編阿卜杜勒拉曼・拉斯德(Abdulrahman Al-Rashed),2017年11月9日在「阿拉伯新聞」(Arab News)網站上撰文,回憶兩年半前他在參加的一次沙特大臣會議上首次聽到穆罕默德對沙特這個老舊王國改革的想法。

拉斯德稱,當時穆罕默德王子在向大家演示一個令人興奮的新項目。該項目旨在解決這個王國的收入、開放性、生產力及國際地位等問題。這個項目後來成為2016年所宣佈的「2030年願景」。

對於已經習慣了舊體制的人來說,拉斯德稱,「這(個項目)就像是一個神話。」

這次會議上,拉斯德向穆罕默德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拉斯德認為,穆罕默德的解釋雖然詳細而有說服力。但沙特這輛「輪胎破舊、引擎老化」的舊車,很難按時實現改革目標。「要知道,這是一個逾50年的破舊陳腐管理機構。」

穆罕默德回答說:「這輛車必須向前進,如果不運行了,那我就會替換它。」

拉斯德說,在接下來的驚心動魄的幾個星期內,穆罕默德對這輛幾乎不工作的老舊車進行了很多「修理」:建立新的一體化系統、歷史性立法、更換領導人、改變對外關係等。按照這個趨勢,拉斯德稱,未來的行動計劃將會把沙特推到新的水平上。

由於穆罕默德力圖對沙特進行徹底的「大手術」,從而受到一些利益階層的阻礙。11月初,穆罕默德領導的反貪委員會抓捕了11名王子和多位現任及前任政府官員。

這個事件使得拉斯德想起了穆罕默德兩年半前在那次會上曾說過的一句話:「如果這輛車不運行,我將會替換它。」「的確如此,他採取行動糾正市場扭曲和價格。」

拉斯德還表示,在沙特,長期存在著「貪腐賄賂」文化以及裙帶關係文化,如果不去改變,政府改革就不可能成功。他說,腐敗導致了很多政治、社會和經濟問題。所有的合同一旦實施起來效率都不高,而政府卻為之付出高額費用,從而使得沙特政府蒙受很大損失。

拉斯德表示,上述情況與王儲的願望不相匹配。王儲不會滿足於每年年終政府的唯一成績就是完成了預算。一個能夠履行職責的現代沙特必須是透明、公正、有效及富有成果的。

拉斯德在他的文章結尾處寫道:「王儲正堅持打造一個現代化的、強大的、繁榮的王國,他希望沙特的經濟能位居世界前十,而不是前二十,他希望沙特成為一個更強大的地區大國。」

當拉斯德幾個星期前向穆罕默德讚揚沙特這輛「老舊車」已發生驚人的改變並正在高速運轉時,王儲說:「我們還未真正開始。」

對伊朗態度強硬

穆罕默德王儲在面對中東區域問題上則是一派鷹派作風。今年6月中東多國以卡塔爾支持恐怖組織為由,宣佈與該國斷交。穆罕默德被指是幕後的主導者之一。

穆罕默德對伊朗的態度一向強硬,他也力圖將沙特帶回到伊朗革命前的「溫和穆斯林」時代。

《獨立報》稱,穆罕默德在今年3月份對華盛頓的訪問,沙特方面給予了高度的評價。穆罕默德和特朗普討論了兩國的共同敵人伊朗及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這也為特朗普第一次外訪選擇利雅得奠定了基礎。

沙特目前正與其南方鄰國也門的武裝份子打杖,部份原因是為了遏制伊朗在當地的影響。

11月初,沙特成功攔截了從也門胡塞武裝組織射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國際機場附近的導彈。沙特指控此導彈由伊朗提供。這次事件再次加大了兩國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