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已有逾440名「老虎」落馬,廳級官員落馬的更是數以萬計。據官媒披露,中共落馬貪官的「懺悔錄」顯示出模式化、套路化表達,令人啼笑皆非。

據中共官媒11月25日報道,中共十八大後,一批腐敗份子被查處,許多地方和部門也付出了「高昂的反腐成本」。為了不讓代價白付,很多地方都將問題官員撰寫的懺悔錄作為警示學習材料。但不少懺悔錄充滿了「套路」,不少內容過於「模式化、趨同化」,根本起不到「警示教育效果」。

文章還列舉了懺悔錄普遍存在的三種類型:打虛假感情牌,找客觀理由(如交友不慎),擺出身、講貢獻(強調自己的所謂的貢獻,因為心理失衡導致「犯錯」)。

文章認為,中共官員長期身處某種話語體系裏,習慣於「權力代辦」,出門有公車,講話稿有秘書⋯⋯使得中共官員出現「低能現象」,養成了滿嘴「套話」的話語習慣。

報道說,八股文式的懺悔錄更為深層次的原因則是,由於不少「兩面貪官」長期以來形成的行為模式的慣性使然,以至雖身陷囹圄仍不忘作秀表演,落馬後在懺悔錄中仍改不了說「大話、套話、假話」的習性。

據傳媒此前披露,中共落馬貪官的懺悔錄之所以出現八股文式的「套話」,除官媒上面說的現象外,有的官員花重金從「槍手」手中買懺悔錄。而有的貪官會找別人的樣本,自己抄寫下來再進行一定的補充。

對於中共落馬官員大打「感情牌」的套路,陸媒此前也披露,他們為了博取同情、期望減刑等等目的,會痛哭流淚,但這是「鱷魚的眼淚」。

被稱為江澤民的揚州大管家、前南京市長季建業,2015年1月在庭上最後陳述時,曾「流淚懺悔」,並稱「三對不起」,請求輕判。季被民間譏諷為「影帝」、「鱷魚的眼淚」。

與江派要員曾慶紅、周永康關係密切的前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2015年12月受審時也痛哭流涕,當庭「認罪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