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星期六(25日)再次紀念大饑荒。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今年大饑荒活動特別強調,獨裁者史太林(又譯斯大林)人為製造和利用大饑荒,消滅烏克蘭社會特別是農村地區的農民對蘇共政權的不滿。

全國默哀

烏克蘭星期六再次舉行全國性活動,悼念1932年到1933年烏克蘭大饑荒中的受難者。同每年的活動一樣,下午4時烏克蘭全國默哀,然後點燃蠟燭。烏克蘭總統和總理率領高官和社會人士向首都基輔的大饑荒紀念碑獻花圈。烏克蘭各地也同時舉行了獻花圈活動。

烏克蘭各政府機關和有關機構星期六下半旗,並在國旗上懸掛致哀用的黑色絲帶,各種娛樂活動當天受到限制,烏克蘭全國各地教堂都舉行了安靈彌撒活動。

鎮壓民族復興 用大饑荒報復

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今年烏克蘭大饑荒紀念活動的主題是,共產黨政權當年人為製造大饑荒,目的是報復當時所興起的烏克蘭民族復興運動。

一百年前沙俄帝國崩潰,末代沙皇被推翻和十月革命爆發後,芬蘭,以及與烏克蘭擁有密切歷史和文化淵源的波蘭先後獨立,烏克蘭知識界從1917年起積極尋找烏克蘭的文化和民族定位。

與此同時,富裕的烏克蘭農村對布爾什維克政權強制推行的集體農莊運動日益牴觸,烏克蘭媒體說,大饑荒就成為史太林專制政權對烏克蘭尋求自由和民族革命的一場報復。

目前定居波蘭的美國記者和專欄作家阿普勒鮑姆幾天前在烏克蘭首都基輔表示,史太林利用大饑荒來鎮壓烏克蘭社會當時的抗議和不滿。

在今年大饑荒紀念活動前夕,這位普利策獎得主在基輔特別介紹了她撰寫的新書《紅色饑荒,史太林針對烏克蘭的戰爭》。她撰寫這本書時研究了當年史太林與烏克蘭共產黨領導人之間的往來信件。

阿普勒鮑姆認為,史太林在1917年時就對烏克蘭的民族運動深感恐懼,因為他害怕烏克蘭民族運動會與布爾什維克革命相競爭。史太林利用大饑荒解決了所謂的「烏克蘭問題」,那就是首先跟除了烏克蘭農民中的抗議潛力,接下來鎮壓迫害烏克蘭知識階層,最終目的是不讓烏克蘭對布爾什維克政權構成威脅。阿普勒鮑姆的夫婿是波蘭前外長和前國會議長西科爾斯基。

饑荒都發生在黑土地 消滅反抗力量

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說,看一下地圖就知道,蘇聯北部土地貧瘠的地區沒有發生饑荒。大饑荒都發生在烏克蘭、俄羅斯,以及哈薩克斯坦那些肥沃的黑土地地區。

伊赫洛夫認為,大饑荒更消滅了對共產黨政權不滿並構成潛在威脅的農民階層。

伊赫洛夫說:「儘管大饑荒中餓死的以烏克蘭人和哈薩克人居多,但那場民族滅絕行動不僅僅針對單一民族,也同樣針對某個社會階層,那就是有意利用大饑荒來徹底消滅那些比較富裕,很獨立自主的農村地區中的農民。」
饑荒之後 俄語居民填充空曠農村

伊赫洛夫說,當蘇共政權派軍隊到農村持槍強行徵收糧食和農民手中的食品後,饑荒立刻開始。今天烏克蘭境內的很多俄語系居民就是在大饑荒之後被遷移到了空曠已無人煙的烏克蘭農村,然後定居了下來。

烏克蘭人口學家最近公佈的研究結果顯示,在大饑荒爆發後的頭7個月,就有3百萬人喪生,說明當時的餓死現象非常集中。

推動立法 否認大饑荒將承擔責任

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星期六說,烏克蘭永遠不會忘記那場可怕的犯罪行動的組織者,反人類犯罪行為永遠沒有時間期限。波羅申科在紀念活動上表示,烏克蘭必須立法,如同否認納粹屠殺猶太人將承擔責任一樣,那些否認烏克蘭大饑荒的行為也應受到懲處,這樣做能讓後人牢記,蘇共政權不但人為製造,更精心策劃了大饑荒。

波羅申科9月份在紐約聯合國大會發言時也強調,史太林專制政權人為製造的大饑荒造成7百萬到1千萬烏克蘭人喪生,他呼籲國際社會承認大饑荒是針對烏克蘭人的民族滅絕行動。

目前已經有20多個國家,美國的幾個州都承認烏克蘭大饑荒是民族滅絕行動。烏克蘭駐美國大使查伊拉說,烏克蘭正積極推動美國國會通過有關決議。與此同時,烏克蘭總統和總理,以及其他政府高官也利用各種外交活動推動更多國家作出相應決定。

蘇聯噤聲 俄羅斯沉默

烏克蘭國家安全局今年2月公佈的前蘇聯秘密警察的解密檔案顯示,前蘇共當局儘量對大饑荒議題噤聲。烏克蘭克格勃負責人在1988年的一份秘密文件中說,國外反蘇勢力利用大饑荒對蘇聯從事意識形態上的破壞行動,蘇聯有關部門應對出國訪問的文化和知識界人士事先「洗腦」,以便讓他們能抵制針對蘇聯的負面聲音。

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雖然當年同樣也遭受過大饑荒,但俄羅斯目前對大饑荒議題基本保持沉默。俄羅斯甚至指責烏克蘭把大饑荒議題政治化。

不忘祖輩血淚歷史

除了被民眾推翻的親俄羅斯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不太重視大饑荒議題外,烏克蘭前總統庫奇馬、尤先科,以及現任總統波羅申科一直關注大饑荒的紀念活動。烏克蘭多年前確定每年11月份的最後一個星期六是大饑荒的紀念日。

在每年的烏克蘭大饑荒紀念日到來前,倖存者回憶過去,中小學生會參觀有關的展覽和紀念館。烏克蘭今年還推出了一些新的大饑荒紀錄影片。一家烏克蘭媒體說,許多烏克蘭人都能講述自己祖輩在大饑荒中所經歷的血淚歷史。

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在十月革命後的20年代和二戰結束後的40年代也曾爆發過另外兩場大饑荒,但30年代的饑荒規模最大。

(轉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