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中宣部副部長魯煒11月21日落馬的消息引發的震盪尚未平息,23日,遼寧副省長劉強又被宣佈被查,他也成為中共十九大後的「第二虎」。如果說魯煒背靠的極有可能是江派主管文宣的劉雲山、劉奇葆,那麼劉強與江派周永康的馬仔則脫不了干係。

資料顯示,劉強曾長期在撫順石油系統工作,擔任過中石油撫順石化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2004年3月起,先後任撫順市委副書記、副市長、代市長、市長、撫順市委書記。2013年1月起任遼寧省政府副省長。2013年周永康落馬前,有消息稱,中紀委已經發現,中石油吉林石化、廣西石化、撫順石化,項目資金挪用虧空數目驚人,問題堆積如山,一查就倒。而中石油八個石化項目,無一例外,全部有問題。劉強不排除涉及其中。

而劉強在撫順任職近10年中,與去年落馬的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在2008年至2010年任撫順市副市長、市長的王陽有了交集。其後,王陽先後到鞍山任市長,到阜新任市委書記,再到人大。這個王陽最廣為人知的是他那被提拔為遼寧石油化工大學國際教育學院副院長的僅有24的女兒王聖淇。

據網上曝料稱,在任撫順市長三年間,王陽以舊城區改造為名,與大連民勇集團勾結,專拆黃金地段,而且低價賣地,大膽撈錢。大連民勇集團在只支付了1千多萬元的情況下,就將黃金地段的地拿下,輕鬆賺取約6億元利潤。

另據曾為遼寧撫順特殊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的韓玉臣與加拿大商人鍾安平的公開舉報和控訴,應遼寧省長陳政高、撫順市長王陽邀請來撫順投資的外商的鐘安平,在被搶奪10億投資款後,被抓捕入獄,並在刑訊逼供下被迫「認罪」,最終被判無期徒刑。陳政高和王陽沆瀣一氣,貪了多少?身為撫順一把手的劉強該負有怎樣的責任?

很顯然,在江派長期盤踞、貪污腐敗嚴重和黑惡勢力猖獗的遼寧,在諸多高官業已落馬的大背景下,劉強作為「周永康餘毒」被整肅也並不令人意外。

無疑,按照中紀委的說辭,魯煒和劉強的被查並不是休止符,未來應該還會有高官被祭出。從十九大前一些高官的異動看,至少如下高官的下落北京當局遲早要給出個說法。

一、十九大前被免職且沒有入選十九大代表的中共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和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的下落。有消息指,這兩人或涉及徐才厚,或涉及郭伯雄,且房峰輝可能涉及政變。在軍隊一再發出「肅清郭、徐餘毒」的信號後,兩人的「失蹤」絕不簡單。此外,同樣被排除在十九大代表外的江澤民大秘賈廷安,也曾傳出被查的消息,他會安然無恙嗎?

二、落選十九屆中央委員的十八屆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秘書長楊晶的下落。港媒此前報道稱,楊晶裸退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楊晶與令計劃有瓜葛,楊在內蒙擔任團委書記時便與令搭上關係;二是楊晶有生活作風問題,他在內蒙期間與一位女子有不正當關係,遭到該女子親屬的持續舉報。一退到底的楊晶能平安著陸嗎?

三、今年6月被免的住建部部長陳政高的下落。陳政高是周永康和薄熙來盤踞在遼寧大本營的重要死黨、餘黨之一,浸淫遼寧官場長達43年。在任職住建部之前,陳政高一直在遼寧省任職,遼寧賄選案、遼寧經濟數字造假等,都是在其任遼寧省長期間發生的。近年來,落馬的眾多遼寧官員的背後都閃現出陳政高的影子,如近期被查的遼寧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劉鳳海背靠的也是陳政高。陳政高全身而退難度極大。

四、中紀委駐國安部紀檢組長劉彥平的下落。筆者曾撰文指出,劉彥平蹊蹺落選十九屆中紀委委員名單,這或許與其前往美國「勸說」郭文貴的行動以及相關錄音被曝光有關。其能否平安退休還是個未知數。

五、重慶被取消十九大代表資格的5名市委常委級高官的下落。這些常委中包括傳出被查的重慶組織部長曾慶紅。這個女版曾慶紅仕途起於江西,且長期在江西任職。2008年3月到12月,在曾慶紅(男)老家吉安市短暫主政。在曾的心腹蘇榮任江西省委書記期間,她被提拔,於2011年8月至2013年1月,任江西省組織部副部長,其後,在任半年江西省副省長後,空降重慶任重慶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顯然,女曾慶紅的一路升遷離不開同名的「慶親王」的關照。而她會被公示出怎樣的問題很讓人感興趣。

當然,上述這些高官若出狀況,也不過是中共待查官員的冰山一角。一個長長的有問題官員的名單應該早已掌控在中紀委手中,只不過需要選擇時機、一個個拋出而已。且看到甚麼時候,北京當局會宣佈反腐「奪取了壓倒性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