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1日晚,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原中央網信辦主任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審查的消息引起了多方的關注。次日,中紀委發文確認這才是中共十九大後的「首虎」。而就在這隻「首虎」落馬的當日,大陸媒體報道稱,赤峰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了原內蒙古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辦公廳巡視員劉驚海涉嫌貪污、受賄、私分國有資產一案。劉是去年落馬的。

據報,2009年至2013年,劉驚海利用其擔任內蒙古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以及聞都置業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夥同他人貪污聞都置業公司款項計人民幣2968.48萬元」。2007年至2014年,劉利用擔任內蒙古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聞都置業公司董事長、北方酒店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託,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款物價值人民幣685.2256萬元。2010年至2013年,內蒙古日報社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給個人累計157.937019萬元,等等。

與所有落馬的中共官員一樣,劉驚海貪污受賄金額巨大,而且顯然,其所為均發生在其在內蒙古日報社任職期間。公開資料顯示,內蒙古日報社擁有蒙文報、漢文報、北方新報、印務中心、置業公司、北方酒店公司6大支柱企業,其中北方新報社、印務中心、置業公司已成長為收入超過億元的企業。漢文報2011年發行和廣告收入達到6000萬元。在中共遍地貪官的當下,作為一把手的劉驚海從中貪污,滿足自己的私慾絲毫不奇怪。

而劉驚海能當上內蒙古日報社社長且十幾年不倒,也註定是有後台的,他與從內蒙古爬上高位的中共現政治局常委、原中宣部部長劉雲山或許存在某種關聯。2008年10月2日,彼時還是中宣部部長的劉雲山,來到內蒙古日報社視察,而且對《北方週末報》的創辦和發展「給予了高度關注」,當時劉驚海陪同參觀並介紹情況。

《北方週末報》創刊於2008年初,主管單位是內蒙古日報社,按其說法,它是中國北方地區第一家大型雜誌化新聞週刊,而從其在2009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期間推出的所謂「紅色系列專題」,刻意突出「太陽照耀中國」,大家就可以想見它的辦刊方向,這也是為何「左」的可以且支持薄熙來的劉雲山要關注它的原因。無疑,作為社長的,如果不能迎合劉雲山和中宣部,社長的位置也是坐不穩的。

除此而外,劉驚海還與2014年被判無期徒刑的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王素毅存在不少交集,如2010年10月,王素毅出席內蒙古日報社主管主辦的內蒙古新聞網搬遷慶典等。2012年9月,王素毅和劉驚海都參加了內蒙古文化產業商會成立儀式。這個王素毅與在內蒙古發家的劉雲山關係密切,二人在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有了交集。

劉雲山於2002年10月接替李長春升至部長,第二年,王素毅就被調到劉曾呆過的巴市。從2003年12月底至2010年6月,王素毅一直在巴彥淖爾盟(後改市)任職,並步步高升,先後出任盟委副書記、盟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一路高升,至落馬前,擔任統戰部部長等。2010年10月16日,劉雲山還為王素毅題詞,祝賀他由巴市升遷成為內蒙古統戰部部長。2011年,劉雲山、徐才厚批示,巴市委和巴彥淖爾軍區合作的軍地理論宣講團被中宣部授予全國十大「理論宣講先進集體」榮譽稱號。當時,巴市正是由王素毅主政。

要知道,劉雲山能夠高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利用媒體全面詆毀法輪功。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顯示,1999年7月,江發動鎮壓狂濤後三十天內,僅中共的《人民日報》就發表了347篇妖魔化法輪功的文章,全國各地媒體都要轉載。2001年,中宣部還利用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煽動仇恨及蓄意製造「精神病患者傅怡斌殺人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多項誣衊詆毀法輪功的事件,用盡手段妖魔化法輪功,驅動全民反法輪功。

內蒙古日報社旗下的媒體顯然也必須遵照中宣部的指令行事,其蒙文報、漢文報、北方新報究竟散發了多少毒害民眾的文章,劉驚海不會不知道。他如今的下場再次驗證了報應不爽的古語。

值得注意的是,劉驚海被審的當天,同樣與劉雲山和原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存在關聯的魯煒落馬,這當然不應該是巧合。如果說此前多地文宣系統官員被拿下是習近平清剿文宣系統的前奏,那麼,魯煒的落馬似乎在預示這把火正在燒向文宣系統中央高層。同樣貪污腐敗、參與迫害法輪功且醜聞纏身的劉雲山、劉奇葆等,能躲得過這把大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