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在美國,上海,香港都有公司,為了方便回港時有住所,年初就在烏溪沙買了一個4房單位,盡享無敵海景。因為經常人在美國,便交下鎖匙給一位朋友,請他有時間便到單位看看,確保一切如常。有天,揸匙人約了一位宗族可追溯至宋神宗年代的風水名師後人同往,到達單位後,這位風水師的後人,便叫朋友不要進入某個房間,說自己一入那房間便開始頭暈,即使在光天白日,也可看到一層層的暗影,由灰而暗至深黑,離開單位後,更鄭重叫揸匙的朋友,別再到這單位,更解釋一般有問題的住宅,只是一層灰色,而那個房間,灰色黑色卻層層重疊,極陰極暗,不宜久留。

過了幾個月,揸匙的朋友將事件忘記得一乾二淨,又超有責任感地去察看該單位,到了單位後,便將窗戶逐個打開,最後入了那個陰暗房間開窗時,無風無氣無人,房門卻大力關上,朋友便快快開門離房。檢查全屋水電門窗一切無礙後,準備離開便把窗戶逐個關好,由於有問題的房間也打開了窗,迫於無奈便再次進入,關窗時,房門又大力關上,但今次朋友其中的一隻腳,有種痲痺的感覺由腳底漸漸向上升,過了大腿便突然停止,於是便趕快離開,回家拜神。

回到家後,不舒服的感覺便逐漸消除,但每次離開居所外出,朋友便會感到身體疲憊,精神恍惚,可是回到家中,又一切如常。朋友有習慣每兩星期便到大陸探望一位中醫請平安脈,等她應診後便一同晚飯,當晚醫生請脈後便向著他勸說:「大家是好朋友,認識多年,不能不幫,你地知啦,人不是有太多認識幾十年的好朋友,我無辦法不幫他,請你地行過方便。」朋友有點糊塗,醫生按著他的脈對著他說,卻內容又不似是對他說,朋友問醫生說甚麼,醫生便說:「不要多事。先飲藥看看。」

至於買了烏溪沙單位的朋友,在年中就從美國打電話給一位廟祝朋友,說近期當黑,事事不順。廟祝便說:「你年初買了一個不好的單位,有些不好的東西纏身。你回到香港,再找我處理。」今個月初,朋友在美國回來,我們4個人,單位主人,揸匙人,風水師後人一同晚飯,我們3人都看到屋主的氣色極差,屋主是一位皮膚哲白的人,因此更易看到皮膚之下,頭額與眼眶附近,從內透出的黯灰淡藍色,由於她回港後便會到烏溪沙的單位居住,大家又不敢明言,怕她獨自居住會害怕,揸匙人便和她說:「新居最好請我們的老友看看風水。反正我已約了她到我家辦事,到時順便請她到你家。」她便說:「早有此意。年中時也曾致電給她問過工作情況,說自己買了個不好的單位,但不知是美國還是香港的。」

過了兩天,廟祝朋友到了香港,我和揸匙人與她一起晚飯,飯後便到賓館與她閒聊,我買了兩樽礦泉水,想麻煩她做法水給我飲,她轉開樽蓋,看著樽內的水便對我說:「你的眼睛有點微壓的感覺,早前尚有少少氣未清。」事實上,自己的左眼上眼瞼的確有點向下壓的感覺,眼皮之間有點接疊不順的情形,然後她向著水樽唸唸有詞,最後在樽口輕吹,叫我把水飲下。我又順便叫揸匙的朋友請樽法水飲,當廟祝轉開樽蓋,看著水時便對揸匙人說:「你兩個月前,去了一間屋,有3個靈體入了你身。明早我到你家處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