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9月24的國會大選把這道難題擺到了默克爾面前:她領導的得票最多的聯盟黨(CDU/CSU,代表色黑色)支持率下滑,獲得選票第二多的社民黨(SPD,代表色紅色)不願與其組成聯合政府,而最佳組閣搭檔自民黨(FDP,代表色黃色)的得票率又不夠和聯盟黨共同達到國會的多數席位。於是,默克爾把偏左的綠黨拉入組閣談判。相對偏右的黃黑兩黨,綠黨在政治見解上差異巨大。

各方從一開始就知道各自的界限,從一開始就從最難的問題談,可是四個多星期各種形式的談話——小組談、單獨談、大組談、延長談⋯⋯最後又回到原點:分歧一點沒有減少,不可調和的矛盾依然不可調和。

談了一個月前功盡棄

因為各黨派的代表色是黑黃綠,如同牙買加的國旗顏色,因此被德國人稱為牙買加組合。因為在環保以及難民這兩個關鍵問題上,各方存在巨大差異,談判非常艱難。

如果把參與談判的基民盟比作老大,基社盟為(CSU)老二,老大和老二組成了聯盟黨,自民黨則是老三,綠黨老四,這一個月的組閣談判可以這樣形容:老大很想組成一個聯盟,但老二和老四爭執不下,鬧得不可開交。老大努力撮合,眼看就要把兩方都說服的當口,老三意外撂挑子了。老三表示失望,認為這麼長時間的談判沒有進展,妥協的結果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對不起,與其為這麼個四不像承擔責任,還不如做回自由的老三自己。

11月19日深夜,參加組閣談判的自民黨宣佈,退出談判,因為四個多星期的談判沒有結果,無法達成「信任基礎」。該黨主席林德納說:「與其錯誤執政,不如不執政。」

而德國第二大黨、社民黨從一開始就拒絕再與默克爾組成大聯合政府。該黨主席舒爾茨20日再次表示,鑒於9月24日德國大選的選情,社民黨不會與聯盟黨組成政府,「我們不怕重新選舉」。

大選中成功進入國會的右翼選項黨(AfD)主席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對德國媒體表示,牙買加組閣談判失敗了,選項黨認為「這樣好」。因為牙買加組閣其實是原政府的延續,德國不會有一個新的轉變。選項黨很高興左派的「綠黨沒有成為執政黨」,這樣德國還有希望在難民和能源問題上找到一個理性的解決方案。另外,選項黨很高興迎接可能到來的重選。

總統籲避免重選

11月20日,默克爾向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匯報了組閣情況。總統呼籲各黨派尋求達成協議,以避免重新選舉。

在20日下午的公開發言中,總統施泰因邁爾表示,現在聯邦德國面臨著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境況。他呼籲各政黨承擔起組建政府的責任,不能把這個責任推給選民。目前,各方可以暫停下來,考慮自己的立場。

據德國媒體報道,總統施泰因邁爾要在未來幾天裏,與在9月24日德國大選中進入國會的黨派,如基社盟(CSU)、自民黨(FDP)、綠黨(Green)和社民黨(SPD)的領導進行協商。

默克爾政治生涯陷入危機

牙買加式聯盟是默克爾的項目,也是她一手推動的。現在談判失敗,默克爾的壓力陡增,她原本想衝擊第四個總理任期,現在情況完全變了。默克爾陷入從未有過的政治危機。

選項黨認為,牙買加的失敗是默克爾的失敗,默克爾應該辭職,基民盟必須改變。

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內部也有批評聲音,要求默克爾下台。一份聯盟黨文件顯示,該黨成員要求,聯盟黨「從內容到人事都必須更新」。聯盟黨必須重新認識自己,分析現狀,制定新的政策方向,需要更換新人。

有媒體分析,默克爾的權威性受到嚴重打擊。她無法讓這些持有不同政見的人作出妥協,跟隨她保持步調一致。

還有人批評她的辦事能力,在這一個多月的談判中,默克爾只是像個客串的人物,而不是一位主導。甚至有人預言:默克爾時代結束了。

如何開始重新選舉?

根據德國基本法第63條,在這種情況下,由聯邦總統提名總理(按目前情況就是提名默克爾),然後由國會表決。如果這個總理提名沒有得到超過半數的國會議員同意,就要在14天內重新對多名總理候選人進行表決。如果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得到多數票,國會就要按照相對多數原則再次進行投票,獲得相對多數票的候選人就獲得總理提名。

如果總理是通過相對多數票表決出來的,在這種情況下,總統可以決定是任命這名總理還是解散議會,如果解散議會,那就要在60天內重新進行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