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學畫的頭幾年,常逛畫展,取眾家之所長,觀摩學習嘛!有那麼一天,剛走出畫廊,外子忽然蹦出這麼一個提問:假如有那麼一天,別管我花多少錢,抱回一幅現代畫壇巨擘——立體派創始者的畫作送給妳,而條件是妳得掛在屋裏,每天欣賞,不得有違,妳意下如何?

當然每個人的出發點不同,看法角度迥異,答案也不盡相同。我當時第一個反應是:天哪!一張臉上,兩個鼻子、三隻眼睛,缺胳膊少腿的,誇張、扭曲的形式和色彩,看一眼,晚上就得做惡夢,還掛家裏呢!肯定全家夜不安寢!我可是敬謝不敏,太恐怖啦!談不上美,連邊兒都挨不上。千萬別當傻子,那錢留給我買畫材用……

何謂「美」?很難下界說與定義,每個人的權衡都不一樣。可是有個普世都公認的條件、所有的人內心共有的認知,那就是賞心悅目、提升性靈,具有正面教化的作用。「美」會觸動你的心靈,引起你的共鳴,產生寧靜、愉悅、安詳或者「於我心有戚戚焉」……等的感動。我覺得「美」是人類共同的語言,也是每個人內心裏嚮往的追求。文藝作品的美,至少在表面上,都應該符合人情,不悖常理,讓人能夠接受認同,能夠不脫離真實生活為內涵。上自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能看懂、能領略、能感受那些最淺顯而美好的意念折射。 

古人留下了許多智慧的結晶,更留下了許多「美」的典範。涵泳於古籍史書裏,妳會發掘豐富的文化內涵和「美」的相關表現,讓你去虔誠拜讀、用心揣摩,整日裏樂在其中而受用無窮。現在不妨先來品味一下中國五千年來浩瀚藝海中的滄海一粟: 

瀰漫無際、不可觸撫的薄薄春寒,悄沒聲息的湧上了小樓。一大早起來,老天的臉上就陰霾不開。冷得像深秋一樣的天氣,令人厭煩。甚麼事都不能做,也不想做,只能懶懶地望著畫屏上那幅迷濛的澹煙流水圖,它圈住了一地的幽暗靜寂,使人不自覺迷迷糊糊地想起了心事……

百無聊賴中眺望窗外:自由自在的落花,隨風飛旋、滑落,輕盈飄忽似夢一般,空靈無痕;無邊無際的春雨,細緻如絲、糾纏似網恰如我心中無名的愁緒,密密地、不停地梭織著,再也逃脫不了。回轉身,把門上的珠簾悄悄地掛在小銀鉤上。唉!這恬靜、悠閒與孤寂,由不得我不獨自細品哪!

浣溪沙 宋 秦觀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澹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

這首詞的特點就在於描繪了一個精美無比的藝術境界。作者以高超的手法,將自然與藝術巧妙地結合,彷彿在現實社會中,建構了另一個世界,讓人們神遊其中,流連忘返,得到充份的心靈饗宴。在這境界之中,似乎有人,然而詞人並未正面刻畫這個人物的形像,而是著力於刻畫人物的心靈活動、人物的情緒變化,這其中也沒有具體描繪人物的思想活動過程,而是借助於氣氛的渲染和環境的烘托,讓人們通過這些情與景的交融,感到其人宛在,感到一種淺淺的寂寞和淡淡的哀愁。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所描繪的境界裏,別具有一種音樂美、詩意美和畫境美。細細品味,它的音律諧婉,詩意濃郁,而畫境又是如此清幽。詞人正是運用這樣諧婉的音律,濃郁的詩意和清幽的畫境,構成一個淒婉清麗、輕靈杳眇的藝術境界。如果能將這一組名句,時加咀嚼、仔細琢磨,整日裏你會沉浸在美好的感受當中,恍如風送清歌,悠然而來,輕盈緩慢;恰似雨灑甘霖,漫空而下,了無塵俗渣滓。不知不覺中,不沾紅塵濁氣,不惹世俗煩憂,在精神的層面裏、內涵的領域中獨享心靈充盈、潔淨、空靈的美! 

古時的生活步調悠緩、隨興、隨意,一切活動都與大自然相結合,所動、所感、所悟、所嘆均離不開自然界的萬事萬物。因緩慢的步調,悠閒的心境,也就能細緻的體會生活中點點滴滴的「美」,思維裏絲絲縷縷的「好」,心靈纖細易感,想像敏銳特殊,故有這些耐人尋味的詩詞曲賦,因此有令人品嘗不盡的篇章名句。歷經戰火的洗禮,歲月的篩濾,依然散發著如許凜冽的芳香和超然的智慧。千年後細心把玩,照樣有內心深層的觸動與啟悟,依舊能體會那幽思綿邈、滋味雋永的思維觸鬚與一再回味的撲鼻餘香,細似愁雲,輕如夢痕般的將妳密密圍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