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下簡稱《九評》),13年來,已引發近3億人覺醒,毅然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近日,大陸學者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談了他們看了《九評》之後的感受及認識。

「邪惡的事 共產黨才去做」

原浙江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潘開祥表示,《九評》第一次系統地、準確地闡述了共產黨是個邪教,並揭示了它是怎樣用暴力洗腦,用精神控制的方法改造人的思想。他說,看了《九評》後,終於明白生活在共產黨統治的社會,自己的大腦被植入共產邪教思想,暴力邪說,思想、思維方式被扭曲了都不知道,還以為是自己的正常想法。

潘開祥表示,邪教的共性特徵就是對人進行精神控制,也就是洗腦。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用欺騙謊言和暴力。通過環境控制、語言控制、行為控制、情緒控制,創造一定的情景,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讓正常獨立的自由思想、人格被改造成它所要的。現在很多中國人的思想並不是真正地從他自己的大腦發出的,而是被共產邪教控制著。

潘開祥說,共產黨改造人的思想所採取的手段,都是違背人性的,侵犯了人的基本權利,也違背了人的道德法律。在心理學上講,被共產黨改造的人,心智是不健全的,思維方式是扭曲的,沒有獨立自由意識,不是正常的健康人應有的心理狀態,這對個體生命來講太可悲了。這樣的生命應走向何方都不知道,如何能創造幸福美好的未來?

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原主任張玉華教授表示,過去只能單一接受共產黨的虛假宣傳,只知道要跟共產黨走,所謂解救全天下的受苦人;八九「六四」後,感覺政治太骯髒,不想參與政治,放棄了跟共產黨走的想法;自己沒有直接遭受迫害,對共產黨究竟是個甚麼東西也就沒做甚麼深入思考,一心只想把外語教學與研究的事做好。

張玉華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以「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這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可江澤民容不下人們信「真、善、忍」,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張玉華因此被非法勞教三次、非法判刑一次。2006年9月她從監獄出來看了《九評》,猶如醍醐灌頂,一下就徹底明白信仰「真、善、忍」受到嚴酷迫害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她說:「共產黨才是真正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恐怖主義組織,邪惡的事它才去做。」「它對人進行肉體和靈魂折磨樂此不疲,充分展現出其反人類的邪魔本性,它的使命就是摧毀人的道德和良知,從而毀滅人類。」

「共產黨以善良為敵 本質邪惡」

曾在吉林大學任教的王輝說,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但中共卻要鎮壓,這個體制裏面很多執行鎮壓的人,對「真、善、忍」居然還排斥和仇視;身邊認識的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其中有好幾個年紀輕輕的直接被酷刑折磨死。讀了《九評》,終於明白共產黨為甚麼以善良為敵,因為它的本質是邪惡的。

王輝表示,《共產黨宣言》裏面說,要打爛一切舊的制度、舊的文化,建立所謂「新社會」,也就是說,要摧毀一切傳統文化。然而,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講仁義禮智信,西方社會提倡博愛。這種人類共同的價值觀和文化,是道德的基石,也是人類文明得以延續的基礎。共產黨要摧毀這些東西,那能建立甚麼好的制度?

王輝還表示,IS在敘利亞肆無忌憚,慘無人道地屠殺、姦淫,炸古廟,拆修道院。但如果了解一下中共起家和文革的歷史,就會發現IS和中共一樣,但中共比IS更恐怖。中共現在表面上在不斷發展經濟,這些只是它維護統治的欺騙手段。任何認識到其邪惡的人都會羞於與之為伍,選擇與其決裂。

王輝說,現在聲明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人已近3億,這和《九評》的傳播,人性的覺醒是分不開的。

原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師趙虎表示,他曾在大學裏專門研究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做研究的都有同感,把「共產黨是甚麼」講清楚太難了,讀《九評》感受到強烈震撼。《九評》撇棄了共產黨的思維方式和話語體系,從一個極其高遠、寬廣、威嚴、慈悲的視野,透視了共產主義的本質及其禍害,使人終於明白「共產黨是甚麼」。《九評》是對共產黨的蓋棺論定。

趙虎表示,馬克思那套東西是西方社會演變到19世紀所產生的「惡之花」。從思想層面講,它下了個「天大」的罩,把大家都罩了進去。就是反對它的人,也還是在它的思想體系中,用它灌輸的東西反對它,很難從中超越出來。從政策層面講,一些國家搞的高稅收、高福利,也沒跳出馬克思那套東西,只是不講暴力革命而已。

趙虎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會越來越感受到《九評》的重大意義。共產黨的邪惡和殘暴,往往會激起一些人「以暴制暴」。《九評》蘊含大慈悲,發表後即引發空前絕後的「精神覺醒運動」,這是「以善制惡」的當代神話。這個重大意義,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

「從共產邪教中解脫出來」

潘開祥認為,在共產邪教控制下,網絡被控制,沒有自由,網民沒有知情權,所看的信息是這個體制有意安排的。它用的是謊言或片面之語,那不是真相,這是對人權的最大侵犯。這對每個人來講,太不公平。人應有充分享受信息的權利。

潘開祥說,對於還沒有明真相的中國人,應該多看《九評》,並認真反省一下,「我們的思維,講出的話是不是代表真正的自己的意思。也許體制以外的信息,就是你真正需要的」。《九評》能讓人精神覺醒,從共產邪教中解脫出來。「不解脫出來你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無法創造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