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很多沒被監獄、勞教所「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期滿被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無期限地迫害;對在家的法輪功學員,由「610」下指標綁架,想綁架多少、綁架誰、關多久、怎麼摧殘、用甚麼方式虐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蔣欣波的經歷是其中一個。「不管他是誰,都是被邪黨謊言欺騙的人」,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後,在自述中,她寫下了這句話。

誰來跟她談所謂的「法輪功認識」,她都坦蕩作答,但反過來,她提給他們的問題,他們用無神論根本解釋不了。

「抻刑」

洗腦班的警察、包夾發現偽善洗腦對蔣沒有效果後,於9月23日晚,開始對蔣上刑。從起床開始,她被要求保持站立一天,到晚上,看守人員用毛巾把她的兩個手腕包上,分開銬在床上,身體保持半蹲,「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並在她身體下方放法輪功創始人的法像。

「我覺得奇怪,這是甚麼刑,但馬上我就感覺到它的迫害強度了。因為已經站了一天,經這麼一蹲,馬上就有虛脫的感覺,喘不過氣來,甚至大腦處於混沌狀態,意識都集中不起來,疼痛難忍,甚至一秒鐘也堅持不住了。」蔣欣波寫道。

這種酷刑叫「抻刑」。2013年4月7日,大陸新浪、騰訊、搜狐、網易等門戶網站轉載的報道《走出馬三家》,裏面詳細介紹過這種酷刑,提到有人因為這種酷刑致殘甚至致死。

在女子監獄裏受盡毒打和酷刑的蔣欣波,意識到洗腦班的罪惡遠勝於監獄。「我急速地喘著氣,虛汗直淌。到後半夜2點多鐘時,腿沒知覺了,支撐不住。但是我當時就想,寧可死也不接受『轉化』。」

洗腦班的所謂「轉化」標準,是看對方是否夠惡,是否願意殺生。蔣欣波說,「你要是殺了,他覺得你夠狠了,能行了,夠惡了」,這才行。

就這樣在青龍山洗腦班,不知怎麼熬過這兩個多月,蔣於2013年11月4日才被允許回家。她在自述書中寫道:「那種痛苦真是讓人生不如死。我也知道了為甚麼到洗腦班的人都說這裏是人間地獄。」

2015年,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再次傳出「死灰復燃」,而蔣欣波也再次被構陷,至今囚禁於監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