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家的後代──崔烈(崔寔的堂兄),在漢靈帝時,打開鴻都門,張榜賣官。崔烈的聲譽降低,時間久了心裏不安,問他的兒子──崔鈞:「我居於三公的高位,人們對我的議論是怎樣的?」崔鈞說:「大人您年輕時有英名,歷任地方官,外面的議論沒有說您不應當位列三公的;而現今您登上了這個官位,天下的人失望了。」崔烈問:「為甚麼?」崔鈞說:「議論的人嫌您有銅錢的臭味。」崔烈憤怒,舉起杖擊打崔鈞。崔鈞當時擔任「虎賁中郎將」的官職,穿著「武弁」的官服,佩戴著「鹖尾」(十分榮耀、威武),卻狼狽地逃走。

崔烈罵道:「死小子,父親打你,你卻逃走,這是孝嗎?」崔鈞說:「舜帝侍奉他的父親,他的父親用小杖打他,他就承受;他的父親用大杖打他,他就逃走、避開,不是不孝啊。」崔烈慚愧,停止了錯誤的行為。因為崔烈尚有羞恥之心,懂得不安和慚愧,所以,後來當上了太尉。

古代人的孝,是像舜帝那樣,在父親向兒子行暴時暫時逃開,避免使父親犯下打死兒子的罪過;在父親停止行暴時回到父親身邊伺候父親,這才是真的孝道。勸諫父親不要貪污,避免父親背上罵名,是真正為父親好。而古人有羞恥之心,就像崔烈這樣的人,用舜帝的高德對比自己的劣行,馬上就發現自己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