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中校比爾・康納(Lt. Col. Bill Conor)說,共產主義偷偷溜回美國,被很多人忽視了。美國人應該知道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與美國價值觀是對立的。

康納19日在媒體上發表評論文章說,那些被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迷惑了的年輕人需要明白:美國是一個信仰上帝的國家,人們有權以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共產主義是一個失敗的、完全危險的意識形態,它永遠不會贏。

康納也是南卡州的一位律師。他的這番評論,源於最近一名美國步兵軍官公開宣揚共產主義所引發的爭議。2017年9月25日,美國西點軍校(West Point)學員拉波尼(Spenser Rapone)少尉在推特中推出了一張照片,在2016年的畢業典禮上他突出地顯示自己的帽子裏面寫有「共產主義將贏」字樣。隨後,他又推出了另一張照片,故意露出他的軍官制服下穿有一件印有哲古華拉(Che Guevara)頭像的襯衫。

這一事件讓西點軍校與美國陸軍飽受批評。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說,這位在軍事學院畢業時顯示親共信息的少尉,不適合繼續服役。

西點軍校的監管羅伯特・卡斯倫中將(Lt. Gen. Robert Caslen)於10月11日回應該事件時透露,美國陸軍與西點軍校正在調查拉波尼的「顛覆性政治觀點」。

以下是康納中校在南卡州T&D新聞網站上發表的評論文章的譯文:

最近,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生拉波尼的照片廣為流傳,令人震驚。在其中的一張照片中,拉波尼的學生制服帽子上寫著「共產主義將贏」的字樣,他將其突顯給大家看。另一方面,他讓人看到,他在西點軍校畢業時穿著的學生制服內還有共產黨員人「哲古華拉」頭像的T恤。

後來的報道表明,拉波尼在網上的爭論,說明他支持卡爾・馬克思和弗拉基米爾・列寧。拉波尼的文字下面有一批追隨者,他們都是加入了「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組織的千禧一代。

去年11月,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將近一半(44%)的千禧一代傾向於社會主義社會,而不是資本主義。千禧一代這種令人不安的、與真理相抗衡的趨勢,是美國現在所面對的現實。

首先,我們要記住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真正遺害。整個20世紀,共產主義是造成1億多人死亡的原因。歷史上沒有任何事件能夠接近這種大規模殺戮的水平,包括:在蘇聯,在西伯利亞的古拉格(勞改營),被史太林(Joseph Stalin)強制餓死,以及不同的人/群體(的財產)被剝奪。在共產主義者控制下的中國,毛澤東在所謂的「文化大革命」中造成數百萬人死亡。在共產主義的柬埔寨,波爾布特使得數百萬人在「殺戮地帶」遇害。世界各地共產主義的實驗所留下的遺害就是死亡。

儘管全球共產主義隨著蘇聯的垮台而崩潰,但像北韓這樣的共產中堅份子的存在,讓我們看到共產主義制度下持續出現的人身死亡與行屍走肉。

在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的底部,一直有著社會主義的根底。

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在向法西斯主義運動的國家社會主義邁進之前,以一個共產主義者和無神論者的姿態亮相。

阿道夫・希特拉(Adolph Hitler)及其同夥羨慕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特別是國家對工業的控制,他們力圖仿效墨索里尼,創立了德國版的「國家社會主義」。

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是以工業由國家完全控制為前提,反對資本主義和個人權利。在這些社會主義運動中有1700多萬人遇害。委內瑞拉是現代社會中社會主義對一個國家人民和經濟產生可怕影響的例子。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反法西斯運動竟然支持社會主義,反對保守派倡導的所謂資本主義過剩。

今天,由一些自由派的大學教授和其他影響著青年人的思想的人所提出的,一個共產主義的新時尚論點,是把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理想的奇蹟,與20世紀共產主義所發生的事情分開。

所帶來的爭議問題是,共產主義理想不僅是不好的,而且是與我們所珍視的美國價值觀相對立。馬克思主張無神論,稱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共產主義最受迫害的群體一直是宗教團體,特別是基督教徒。

馬克思譴責被他稱為「資產階級」的由父親、母親和孩子組成的家庭。他相信家庭幫助培育了擁有私有財產的想法,應該被廢除。他也相信消滅個人主義和個人利益,來走向集體社會。集體在個人之上的想法,就是允許大規模屠殺和飢餓。正如史太林所說:「你必須打碎幾個雞蛋來做煎蛋捲。」

美國的開國元勳奠定了馬克思共產主義的對立面。托馬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在宣佈獨立時向全世界宣佈,上帝賦予了個人「不可剝奪的權利」,這是由政府保護的。基本人權包括生命權和自由權,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

傑佛遜追隨十七世紀政治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的「生命、自由和財產」這三個基本權利的理念。追求幸福是以私有財產權為基礎,但超越其的是人的生命意義、自由和財富運用的道德決策。美國的制度承認了政府的侷限性,個人和家庭的首要地位以及宗教的重要性,這都是馬克思所憎惡的。

對於經歷過冷戰時期的我們這些成年人來說,了解共產主義的真面目以及自由的重要性,這是共享的、共同的知識。

任何人,更不用說是未來的美軍軍官,為共產主義的勝利而歡呼,這在冷戰時期是完全不可想像的。但不幸的是,這被改變了。

我們這一代人未能認識到近年來所發生的事情。聲言不知某事,則不再是藉口,我們的工作必須是明確的:共產主義是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的敵人,所有的美國人都必須明白這個真相。像拉波尼這種被迷惑了的人需要一清二楚地聽著:我們是一個信仰上帝的國家,我們都有權以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 共產主義是一個失敗的、完全危險的意識形態,它永遠不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