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被中南海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後,11月20日,由陳敏爾掌管的重慶下轄的《重慶日報》頭版刊發評論員文章,公開點名重慶市原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孫政才,批評「薄熙來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孫政才懶政怠政、欺上瞞下,消極應付中央決策部署」。文章並稱,當前要清除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肅清「薄、王」思想遺毒,要做到在思想上「劃清界限」,工作上「糾正偏差」,影響上「肅清餘毒」。

儘管早在2012年薄熙來出事時,就有海外媒體點出薄熙來搞「獨立王國」,但中共官方一直沒有直接回應,此次《重慶日報》文章應該是中共官方首次坐實薄的這一罪狀。顯然,「野心家、陰謀家」與搞「獨立王國」應該是密切關聯的,而搞獨立於中央的「王國」的野心當不在於獨立王國本身,其意在攫取中南海的最高權力,薄熙來的罪名不可謂不大。事實上,由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交給美國的薄熙來和周永康聯手搞掉習近平密謀奪權的計劃與證據,在2012年習近平訪問美國之際,就已經由美國方面證實並披露出來。

薄熙來當年是如何在重慶搞「獨立王國」的?根據以往的報道,薄熙來一方面打造「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並大造聲勢,在全國推廣;一方面染指重慶警備區、成都軍區,意欲打造自己的軍事力量。

所謂「唱紅運動」,是指「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活動,推廣「紅色經典」,薄熙來不僅藉此來給老百姓洗腦,也利用部分老百姓的心理為自己積累政治資本。所謂「打黑運動」,是指「重慶打黑除惡專項行動」,但薄熙來的目的同樣不是真正為「打黑」,在政治層面上是為了換取自己的政治資本,在經濟層面上則是為了斂財,作為政府的財產開支進行揮霍。比如其打黑打掉的大多都是坐擁幾十億、上百億資產的民營企業老闆,他打了以後案子還沒有判,就把財產處理充公了。這明顯是違反中共的法律。

在重慶這個獨立王國,不僅在政治上薄熙來另搞一套,而且利用父輩的關係,與重慶警備區、成都軍區一些將領關係密切,以此作為支持自己上位的軍隊力量。2012年王立軍投奔美駐成都領事館後,薄熙來出動武警部隊包圍領事館,其調動的就包括重慶警備區的軍車和人馬。薄熙來出事後,重慶、成都軍區一些將領被抓,軍隊被清洗,與薄有著直接關係。

除了政治、軍事上「自立旗幟、標新立異」,薄熙來還非常重視宣傳自己的所謂「政績」。據幾年前中國訪民推特大同盟臨時召集人樵夫的推特援引重慶消息靈通人士透露,薄熙來不惜鉅資與女色拉攏社會知名人士來吹捧自己。據悉,為其宣傳鼓噪的大約有二百多人,其中不乏一些專家學者,他們中包括司馬南、孔慶東、吳法天、方濱興、鞏獻田、孫錫良、譚偉東、范景剛、張頤武、梅甯華、王兆山、崔之元、宋曉軍、王紹光、萬松生、王文等。大陸陳光武律師亦指北大教授孔慶東曾交代,薄熙來為了讓他在輿論上給唱紅打黑造勢、給重慶模式造勢就許給他一百萬的經費。

無疑,薄熙來下大力氣宣傳自己的重慶「政績」,也應該是為了自己在政治上的上位謀利做準備。毫無疑問,薄熙來一個人是無法在政治、軍事、宣傳等方面興風作浪的,其周圍的追隨者、幫手應有不少,而在上述領域肅清其餘毒尚需時日。

至於孫政才「懶政怠政、欺上瞞下,消極應付中央決策部署」,也應該與其肅清「薄、王餘毒不力」以及將自己「視為接班人」的野心有關。

筆者認為,重慶此時再批薄熙來、孫政才,除了再次向習近平表「忠心」外,也是意在警告中共內部尚存的「野心家、陰謀家」,薄、孫下場就是前車之鑒,同時在未來的一段日子裏,重慶仍將肅清二人餘毒作為大事來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