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出版的《財新週刊》其中〈副省級「股神」陳樹隆資本往事〉一文,披露了陳樹隆2016年落馬起因於蕪湖官場「炒股」。落馬時任安徽副省長的陳樹隆,在他的「雙開」通報中也是中紀委第一次使用了「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的表述。

此前,在陳樹隆2016年11月馬落後,媒體多篇有關報道已指,陳樹隆案涉案金額巨大,遠超億元,其問題主要發生在蕪湖,涉及證券金融等方面。

今次《財新週刊》一文報道,引述熟悉陳樹隆的人士稱,陳樹隆這些年在股市上為政府賺了不少。除此,多年來,陳樹隆在蕪湖通過動用國有資產「坐莊」股市大肆斂財的情況令人驚駭,等等。

知情人的話沒有說破但不難推理的是,其實陳樹隆就是「奉旨炒股」,而來自於公款操盤的所得並沒有如數上繳,即使被默許從中「分紅」,但代官方操盤的陳樹隆卻拿得可能比「金主」還要多。

公開資料顯示,陳樹隆不但是「股神」,還是「老股神」,因為他進入股市時間早於2002年進入合肥、蕪湖等地方官場之前。

在陳樹隆落馬之前的2016年3月7日,新浪等門戶網站刊文回顧「四大中國富豪敗落史」,以及在陳樹隆案發後大陸媒體多篇對他的起底式報道,都提到一起中國證券史上的大案「327國債事件」──1995年2月23日發生集中、大規模的違規交易事件。

如官微「長安街知事」今年5月2日刊文,其中有關於此的一段內容寫道:「1995年,中國證券業遭遇『327國債事件』,掀起滔天風暴,管金生等諸多金融大佬深陷泥潭,而時任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的陳樹隆一戰成名,並一手主導創立了安徽本土最大證券公司的國元證券,在推動企業發展的同時,個人也收入不菲。」

上述文章還稱,在出任地方領導之前,陳樹隆長期在金融國企擔任負責人,一度是證券行業的名人。此後,他便頭頂「最懂金融的副省長」、「安徽金融改革探索的核心人物」等光環,在政壇一路走高,在出任合肥、蕪湖等地方領導。

據此或許可以整理出陳樹隆「奉旨炒股」成為「老股神」的一個時間軸,並對應陳樹隆在安徽官場的一路走高,以及中紀委通報痛斥的「政治上攀附」。

也就是在「327國債事件」一戰成名之後、進入地方官場之前,1995年至1999年,陳樹隆歷任了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安徽省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並兼任職務包括安通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安泰期貨公司董事長,因此陳樹隆被稱為「安徽省金融探索的核心人物」的同一期間的安徽省長、書記是江派大員回良玉。

陳樹隆在領軍安徽金融之後,創建了國元證券,而「奉旨炒股」陳樹隆也有自己的的三個鐵桿「操盤手」──龐霞、王文化、胡強。據報道此3人在國元證券、安徽省信託公司或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工作時,即是陳的下屬,後活躍於蕪湖的商界和金融圈,被稱為陳的「三駕馬車」。

相信陳樹隆案情不僅於此,但就曝光的內容已很好告訴外界,一名政府高官,動用國有資產「坐莊」股市,大斂其財。

而讓陳樹隆一戰成名的「327國債事件」,彼時陳樹隆可歸為「多方」,即以當時財政部直屬的「中經開」為首的上海和江浙等的股市大戶。而因此造就知名的四個富豪就是:後來跳樓身亡的湧金系魏東、刺殺劉漢未遂而被判死刑的袁寶璟、劉漢也因涉周永康案被判死刑,以及在陳良宇案中被判刑的上海首富、江綿恆密友周正毅。

「327國債事件」被英國《金融時報》稱是「中國大陸證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陸媒報道也總評是「瘋狂瓜分國有資產的豪華大餐」。中國股市真的沒有甚麼股神,只有內幕消息,中國股市也沒有確實的多空交易,因為很多時候多方空方都是同一方,都是有權有勢的提款機。

所以「327國債事件」案發的1995年,按一般劃分,是A股滬、深兩市創立後第一階段1991年至1999年的中期。也就是說,中國股市在江澤民時期就已經非常非常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