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樂際接替習近平的「打虎幹將」王岐山後,面臨著四大挑戰,包括其能否像王一樣的「打虎」力度,讓既得利益貪官們恐懼到「寧見閻王,不見老王」的程度。

挑戰一:「打虎」力度

10月25日,趙樂際在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出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接替了王岐山的職務。接替王岐山後,雖然趙樂際多次就反腐「打虎」放重話。如反腐敗「不鬆勁、不停步、再出發」,要「奪取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開創新局面;管黨、治黨不力,中共「就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等。

趙樂際上任近一個月來,拿下了數十名省管官員,但時至目前仍沒有拿下一個真正的省部級「老虎」。雖然中共人大環資副主任、環科院原院長孟偉11月10日落馬,成為中共十九大後的所謂「首虎」,但孟偉僅是個正局級官員,且據陸媒披露,孟偉是在王岐山任內被調查的,他至遲在今年9月份已被查落馬。

而王岐山任內,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孫政才、蘇榮等多名江派國級官員,拿下的副國級以上官員數量超過了中共十八大前三十餘年的數量。

他拿下了440名省、軍級及中管官員,包括中央委員、候補委員43人,中央紀委委員9人。在官方已通報名單中,他們大部分都是江派官員,因此中共官場中有句話說:「寧見閻王,不見老王」。

趙樂際上任後,能否如其前任王岐山一樣的「打虎」力度、「打虎」魄力,是其面臨的最大挑戰。

挑戰二:能否根除中共黨內「野心家」

11月7日,王岐山在中共官媒上刊發署名文章說,習近平當局果斷查處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嚴重案件,剷除了「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相互交織的利益集團」;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他們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懲治腐敗「打虎」、「拍蠅」衝著利益集團去,防止其「攫取政治權力」。

中共十九大期間的圖片展,也同框展出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六人的圖片,圖片說當局查處他們是「消除重大政治隱患」。

中共高官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中共十九大期間也批薄熙來、孫政才、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等人,稱他們既巨貪又巨腐,又「陰謀篡黨奪權」,案件「令人不寒而慄、觸目驚心」等 。

同時,中紀委的「十九大」報告中點名批落馬「大老虎」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是「野心家、陰謀家」,這被指是官方首次在兩千多名的中共代表面前間接證實江派陰謀政變計劃。

外界認為,上述「六大老虎」的後台老闆就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中共最大的「野心家、陰謀家」就是江澤民、曾慶紅。

分析人士認為,如何將中共黨內的「野心家」從根上杜絕,是趙樂際面臨的第二大挑戰。

挑戰三:海外「獵狐」

中紀委2015年4月公佈「百名紅通」名單以來,截至2017年11月,只有49人緝拿歸案,剛剛接近半數。

究其原因,「獵狐」需與外逃官員的所在國家協調,中共貪官主要逃到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而這些國家都未與中方簽署引渡協議,因而阻力很大。

另外,中共外逃官員中有重量級人物,如令計劃之弟令完成,據悉他們手握中共的一些「核心機密」。

分析人士認為,趙樂際治下的中紀委如何在海外「獵狐」,是其面臨的又一挑戰。

挑戰四:「制度」反腐

王岐山在任內時,曾多次強調「要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長效機制」。

去年,王岐山配合習近平當局在北京、浙江、山西試驗「國家監察委」體制改革。預計明年中共兩會上,當局將正式組建「國家監察委」,這意味著紀委監督權力覆蓋了所有的中共國家工作人員。

但外界認為,中共官員貪腐是由於中共專制制度所致,中共根本沒有民主、真正的法制,各級官員都是內定的,不是民主選舉產生,貪官只是按照上級要求行事,一人出事,就會「拔出蘿蔔帶出泥」,都是窩案,得不到廣大民眾的監督是中共貪腐的根本原因。

今年初去世的「漢語拼音之父」的周有光曾說:「貪官當然要抓,但抓了貪官不等於政府就好了,問題在於專制,不是貪官。專制下必然有貪官,民主制度下貪官少,因為人民可以講話,你做壞事我下次不選舉你,專制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