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中共中紀委官網發佈通報,中共天津市政協黨組成員、秘書長李金亮正在接受審查。這是十九大後,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以來,天津官場第二個被查的市機關秘書長。此前該市副秘書長杜強被調查,李、杜二人分別是前天津市長黃興國的「大秘」和「副秘」。分析認為,說明天津官場「餘毒」仍在,而主政天津的李鴻忠的仕途命運,令人關注。

11月15日早上8時,中共中紀委官網發佈通報,中共天津市政協黨組成員、秘書長李金亮正在接受審查。通報未提及李金亮因何被查。

大陸法制晚報形容,李金亮落馬非常突然。11月8日,天津市政協召開第二十三次常委會議學習十九大精神,李金亮還出席了會議。在落馬消息發佈時,他的個人簡歷尚未從官網撤下。

曾任天津核心區區長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62歲的李金亮,長期在天津任職,從1993年10月起,先後任中共天津市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成員、副主席;中共天津市市容管理辦公室副主任;中共天津華北地質勘查局黨委書記。

他的仕途亮點是2006年起,擔任天津核心區——和平區的區長和區委書記。和平區曾是租界地,著名的五大道、勸業場都在該區內。李金亮至2013年轉任政協。

在李金亮之前,還有一名轉任市政協的官員被查,他就是曾任市政府副秘書長的舒長雲,此人的問題主要出現在轉任政協之前。

十九大後津兩虎接連落馬

李金亮是中共「十九大」閉幕不足一個月內,天津落馬的第二虎。11月6日,天津市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黨組成員杜強也被宣佈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5歲的杜強,是山東歷城人,曾任天津市財政局財政監督處副處長;天津市財政局辦公室主任、副局長、金融處處長;天津市副秘書長、辦公廳黨組成員等職。 
上述兩人分別是早前落馬的前天津市長黃興國的大秘和副秘。

黃興國出事引爆官場震盪

天津市委前代理書記、前市長黃興國,於去年9月被查後,引發天津官場大震蕩。此前播出的反腐專題片提到,黃興國等主要領導熱衷於找升遷捷徑,給天津官場政治生態帶來惡劣影響。當地廳局級官員至今有50多名被查,天津16個區均有區級官員落馬。

陸媒文章曾表示,在天津查處的案件中,「圈子文化」的問題特別嚴重,天津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治下的公安系統、前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楊棟梁治下的國資系統、天津前副市長尹海林治下的城建系統,都不同程度出現了「一查抓一串」的情形。

7月20日,中共天津市委前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市級機關工作委員會副書記劉劍剛(正局級)被立案偵查。劉劍剛曾與已落馬的前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長期共事。

7月10日,中共天津市委前常委、前天津統戰部部長王宏江被立案審查。王宏江也曾於2012年6月任市政府秘書長,時任市長是黃興國。

7月,中共前天津市委委員,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麗麗(原南開區區長)被撤銷職務處分。

6月22日,中共天津城投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段寶森被審查。段寶森與早前落馬的天津城建集團原董事長、江派前常委、曾主政天津的張高麗的「城建女總管」馬白玉曾共事多年。◇

津被批「不配直轄市定位」李鴻忠會否步孫政才後塵?

中共十九大後,天津官場接連有官員被「秒殺」。去年接替黃興國職務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處境受到外界關注。(Getty Images)
中共十九大後,天津官場接連有官員被「秒殺」。去年接替黃興國職務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處境受到外界關注。(Getty Images)

黃興國被指是江派在天津的代理人。分析認為,黃興國的心腹舊部接連落馬,特別是幾位大秘、副秘先後落馬極為罕見,說明天津官場「黃興國餘毒」仍沒有肅清。去年接替黃興國職務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仕途前景也引起外界觀察。

十九大前,中共國務院第一督查組和中共環境保護督察組,分別對天津進行巡查。其中,環保督察組在7月底嚴批天津市環保責任落實不到位,污染治理走過場,直指天津「沒有達到直轄市定位」。這種說法在之前的巡視中還未曾出現過,用詞之嚴厲引起外界關注。

李鴻忠本身具有江派色彩,曾受到江澤民姘頭黃麗滿的關照和提拔,官運亨通。他主政湖北時曾緊跟薄熙來在湖北大搞「唱紅」。但隨著薄周政治陰謀破產,李鴻忠公開「反水」,多次向習近平表忠心,也是首個喊出「習核心」的地方大員。

但李鴻忠被指口碑差劣,他主政湖北省時,曾發生「鄧玉嬌殺人案」、「搶錄音筆事件」,凸顯當地吏治的腐敗;李調任天津後,該市發生的「709」人權律師被重判、律師行業層層設立政治委員等事件,均被指是李為討好江派、不惜違憲之舉。

如今天津市在十九大後接連有兩虎落馬,此前曾多次被批「清除餘毒」不徹底,加上天津大爆炸案並未被徹查。外界認為,李鴻忠對習的忠誠程度值得質疑。也有評論認為,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前的軌跡,當前似乎在天津官場重現。孫落馬前,其主政的重慶,一直被批「肅清薄王餘毒」不力。◇

前江派常委張高麗利益地盤被清洗

作為京津冀一體化中的天津直轄市,兩年前發生震驚中外的天津大爆炸,黃興國被指負有直接責任。隨後,中共天津前副市長楊棟梁、前天津副市長尹海林、黃興國三名江派省部級官員落馬。

今年9月25日,黃興國被以「受賄罪」判刑12年。他被指非法受賄4,003萬餘元人民幣。

時政評論員陳思敏表示,從武長順案可見天津官場腐敗程度。民眾戲稱今日獄中津官可組政府。這對入主天津五年,並在進中南海之前舞弄巧嘴稱「防治貪腐、建立不少廉政制度」的張高麗是莫大的諷刺。

據悉,黃興國是通過巴結江澤民而迅速發跡的。同時,黃興國與前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關係密切。二人主政天津期間,在天津推行的房地產政策,使整個天津的房地產業投資進入瘋狂增長時期,這也成為天津城建領域腐敗嚴重的根源。

2007年5月,剛上任天津市委書記不久的張高麗即大力推動濱海新區開發。據報道,張高麗在濱海新區大搞房地產建設,並引進大乙稀、大煉油等產業。但因為規劃管理不善、官商貪腐勾結等問題,留下了大量爛尾項目。其中,投資600億興建的濱海新區CBD總部經濟核心區──響螺灣商務區,被官媒形容為「到處是空房如鬼城」。

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有戴相龍、楊棟樑和黃興國等。現在該小組中楊棟樑和黃興國已落馬,戴相龍據傳已被調查,其女婿車峰已被拘押。當初的整個領導小組,多個副組長落馬。

「天津幫」涉積極迫害法輪功

另外,「天津幫」也是從最早就追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迫害法輪功。

1999年轟動國際的「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事件,成為了江澤民7月20日正式發動迫害法輪功的藉口。上訪事件起因是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如今已被判處死緩的天津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當年是天津公安局副局長,為幕後主使者之一。無獨有偶,武長順是在中共發動鎮壓法輪功15年、即2014年7月20日當天被宣佈落馬。

黃興國主政天津期間也積極迫害法輪功。2015年中共「兩會」前,天津當局曾發動對全市8個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施以抓捕、綁架抄家、入戶騷擾。從2015年5月底開始,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數千人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郵寄了控告和起訴江澤民的訴狀,要求懲辦迫害元兇江澤民。在張高麗、黃興國、天津市政法委的指使下,「610」、公安國保及下屬的100多個派出所警察參與,大面積抓捕、拘留甚至庭審判刑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張高麗本人一直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美國聯邦政府機構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發佈的2014年度報告曾點名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迫害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