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形像顧問和藝術家Peter Anthony的強項從來不是數學,從小他就很會畫畫,後來成了一名藝術家。同時,他是個不可知論者──認為世界太神秘,不在人類能理解的範疇內。當他獲得一次深刻的瀕死體驗、心靈被「調諧」到數學頻道時,他的整個世界翻轉了。 瀕死

那還要回溯到上世紀80年代末,Anthony患上了結核病和腸道破裂。由於誤診耽誤了治療,他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在彌留之際的昏迷中,他看到了一條隧道,盡頭放射著明亮的光芒。

數字有顏色有聲音

「當我穿過那道光,我首先看到的是數學代碼。」Anthony說:「而我能夠理解這種信息。」不僅有數字和方程式,還伴隨著他聞所未聞的音樂、見所未見的色彩。數字真的有聲音啊!

那是甚麼樣的聲音呢?他小心地選擇著適當的形容:「各種聲響……如果你聽過莫札特的《C小調彌撒》與《安魂曲》,就像曲子的高潮部份,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所有的音樂都伴隨著色彩──最鮮亮的色彩,完全難以言表。」

遇見神明 重返人間

和許多例瀕死體驗一樣。Anthony透露,在瀕死時,他得以和神對話,並做出回歸人間的選擇,於是他甦醒了。醫生們認為他被搶救回來了,開始安排他的復健療程。

漫長而艱難的康復期間,Anthony從他所謂「古怪的超自然體驗」中尋得了安慰──對他來說,這體驗很深刻,因為這是非常真實的親身經歷,而不是像做夢一樣恍惚。雖然在別人看來,他的話好像有點瘋狂。

當他把體驗告訴給朋友們時,大家都不相信他。他形容:「我的朋友或治療師看我的眼神,就像我剛和他們說我被綁到一個不明飛行物體(UFO)上,和大腳怪(Big Foot)一起吃了飯。」Anthony笑言:「我變得更內向了,因為沒有人想聽我說。沒有人想跟我談論我的經歷。」

奇異的身體變化

瀕死後,其它一些變化也隨之而來:Anthony的感官變得異常靈敏,他把自己比喻成一隻阿拉斯加荒原灰狼:「捕獵之前,嗅覺、聽覺和視力都變得超級敏銳。」

連精神方面似乎也發生了變化。他說當他重新坐在熟悉的畫架和調色板旁邊時,手拿畫筆的感覺變得很陌生。

有生以來,藝術就是Anthony生活的一個有機部份:從水彩到黏土,他用過各種各樣的材料進行創作。他也在學習當特效化妝師,同時擔任名人形像顧問。

但在這次瀕死體驗之後,Anthony變成了不折不扣的藝術門外漢。他仍然可以畫一點畫、捏一點雕塑,但也感覺這種才賦越來越遙不可及。

然而Anthony竟然獲得了超常的數字駕馭能力。

驚人數字能力──協助警方破案

他對數字的興趣日益高漲,甚至開始自己深入研究起古代數學和深奧的數字命理學來。「我醉心於數字。」Anthony說,而且他領會到數字不只用於計算,還有更大的意義。而在那之前,愛好藝術的Anthony對數字沒甚麼認識。

「我開始將數學作為另一種溝通形式。」而Anthony從數字中讀取信息的能力也陡然增強──他掌握了心算,並開始用這種新能力來協助警方破案。

從此,Anthony過上了雙重生活:他繼續從事名人形像諮詢,同時也開始配合警方進行調查。

Anthony接手的第一個案子是一宗謀殺案。根據死亡時間、門牌號等一系列數字,他靈光一現得出了他的判斷。他解釋說:「想像你在看一部DVD影片,你按了快進鍵,但仍能看到影像飛轉,你試圖理解劇情,卻又不知道發生了甚麼。這些畫面不停回放,最終形成了關於真實情況的『完整影片』。」

Anthony成為警察局的探員,運用數字超能力幫助破案的警員。

親友們重新看待他的經歷

由於他向親友們講述瀕死體驗受到太多的質疑,他決定沉默。所以一開始,Anthony沒有向親友們透露自己在從事的超常工作,不過他們最終還是發現了。

整整15年,從1992到2007年,他從未告訴任何人他是一個運用超能力的警方探員。不過,由於他參與破案次數越來越多,一些超自然電視節目開始留意,比如一個超自然節目《見證》(Sightings)邀請他當嘉賓。他的親友們驚異地從電視上看到一個截然不同的Anthony,最終,他們都知道了他的事情,儘管有些人他從未與之談及瀕死體驗。

當親友們發現實情,Anthony感到如釋重負。雖然一些頑固的親友們依然橫加評判,令他不得不忍受痛苦,但Anthony也發現其實有很多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或超自然經歷,能夠理解、認同他。

向相同經歷人群敞開心扉

一個叫做國際瀕死研究協會(Association for Near Death Studies,簡稱IANDS)的組織幫助他敞開了心扉。

他一邊回憶著自己第一次參加該協會年度大會的情景,一邊頻頻停下來平定情緒。

「我走進一個大房間,裏面都是死過一次的人,我激動得哭了。想像一下,這麼多年來人們都告訴我說:『不,這不是真的。這是麻醉反應,就是藥物作用。』一遍一遍地重複這些話。但你在內心裏知道你看到了甚麼,那都是真實的,而每個人都說不是。『突然之間,我在一個大房間裏,我不知道那裏有多少人,或許有50人吧!他們所有人都有獨特的瀕死經歷。』」

Anthony和其他有瀕死體驗的人交流,發現他們也曾經被難耐的寂寞吞噬,直至他們找到可以不加嘲笑聆聽他們體驗的人群。

儘管多數人都從自己的瀕死體驗中獲得了積極正面的訊息,使之成為復健的動力、心靈力量的源泉,但Anthony說,也確實有人因親友無法理解而酗酒、吸毒,甚至多次試圖自殺,生活變得悲慘。

「我曾被稱為馬戲團演員、造假者,受到很慘的對待,不過現在我已經不在乎人們對我的看法了。」Anthony笑說。

著書回溯經驗 生活充滿感恩

儘管很多人不相信他說的,Anthony仍然希望談論自己的體驗能對別人有所幫助。

對他來說,哪怕他分享的經歷只幫到一個有同樣類似經驗的人,也會讓他獲得安慰,忍受所有的嘲諷都會是值得的。也因如此,他寫了兩本書──《關鍵大師》(Key Master)和《意外先知》(The Accidental Prophet)。

沒有過這種經歷的人或許不相信Anthony,對於讀者的反應,他有所準備,心中並不怪他們。這就像向人講述一部驚心動魄的電影,言辭總是趕不上走進影院親身體驗。

和許多有瀕死體驗的人一樣,和死亡擦肩而過,讓Anthony獲得了嶄新的熱情。除了他獲得的新能力之外,與高層生命邂逅交流的體驗,以及對這世界的別樣洞見,讓他不再是個不可知論者,世界觀悄悄發生了轉變。

「我充滿感恩地開始每一天,並懷著感恩結束過去的每一天。我在心裏自唸:『謝謝神給我第二次機會。』」Anthony說。

也許,能夠無畏地描述自己的超常經歷,正說Anthony親身證實了瀕死的真實性,深信不疑,並且願意幫助改變人們固化的觀念,希望能幫助人們重新認識思維、靈魂,以至神的存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