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陸媒起底北京市監察體制改革,稱市、區檢察院反貪局長統一調配為區紀委副書記,監察對象擴大4倍。外界關注,十九大後,監察體制改革不斷推進,是習近平反腐布局,打虎升級的一個步驟。

據《新京報》微信公眾號「知道君」11月15日消息,北京市市級和區級檢察院反貪局長,轉隸後調配為同級的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

北京市16個區中,有13個區的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中,有區檢察院原反貪局局長的身影。早在今年1月,北京、山西、浙江三地省級監委班子搭建之際,都將同級檢察院的反貪局局長吸納其中。

時任為北京市檢察院黨組成員、反貪局局長王向明,轉隸後任市紀委副書記、市監委副主任;時任山西省檢察院黨組成員、反貪局局長王海林,轉隸後任省監委委員;時任浙江省檢察院黨組成員、反貪局局長陳春玉,轉隸後任浙江省監委委員。

三地比較,北京市反貪局長在市、區兩級監委中的排位都比較靠前。文章稱,檢察院官員轉隸監委後,工資待遇不變,「政治待遇」提升。另據報道,北京監察體制改革,全市從檢察機關共劃轉編制971名,轉隸772人。

而且擴大監督範圍,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改革後,北京市監察對象達到99.7萬人,較改革前增加78.7萬人;山西省監察對象達到131.5萬人,較改革前增加53萬人;浙江省監察對象達到70.1萬人,較改革前增加31.8萬人。

監察體制改革醞釀已久。有分析稱,中紀委是主掌中共家法,對於非中共黨員官員沒有管轄權。設立新的監察委,就實現中紀委反腐對中共官員的全覆蓋。

國家監察委員會將整合多個反腐機構職能,被外界稱為「超級反腐機構」。

王岐山一直主張將原先的「權力反腐」逐漸構建為「制度反腐」。十九大後,王岐山一反常委退下低調行事的慣例,不斷高調「露面」和其「寧願得罪千百人、不負十三億」的表態,令外界產生其有望回歸的猜測。

王岐山在任時,2016年11月7日,在北京、山西、浙江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今年1月下旬,北京市監察委員會成立。

今年11月5日,新華社發表綜述文章稱,監察委是反腐敗工作機構,是「政治機關」,不是行政機關、司法機關。

11月4日,中共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將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從上述三地推展至全國的決定,為明年「兩會」上通過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做準備。

曾有分析稱,國家監察委為王岐山量身定做。王岐山將出任國家監察委主官,成為中共體制外的「第八大常委」。

也有分析認為,監察委將與中紀委合署辦公,監察委主官將由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兼任。另,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在十九大上破例進入政治局,也有可能兼任監察委主官。

趙樂際接棒王岐山後,打虎力度不減。近日,中共黨媒雜誌刊載致敬王岐山的長文,反腐沙皇王岐山「身退聲不退」。同一天,黨媒公佈十九大後中紀委20天反腐數據,表示反腐力度未減。

外界關注,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成立,是習近平反腐布局、打虎升級的一個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