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有學者因網上言論遭受校方打壓,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接獲校方通知停止其授課資格。早前,當局曾多次要求楊紹政停止發聲遭到拒絕。學者表示,大陸教育界只能發出一種聲音,就是「政治正確」的聲音,即使它是謊言。

楊紹政是中國經濟學者,至今已在貴州大學執教11年。此前,其敢於直言和較真的授課風格,受到眾多學生的喜愛。

被停課 原因不可告人?

11月13日,楊紹政教授接到校方要他停止本科生的授課通知,14日又接到研究生院的停課通知。至於停課的理由,校方拒絕透露。

楊紹政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憶述了事件的過程,他說:「11月13日,我收到了貴州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李本光的電話,說我的本科教學工作被停止了。說是教務處發的文,當時我就問他停止我工作的理由是甚麼?李院長說他也不知道。我說你們不知道停課的理由,就執行學校的命令,這是非法的。」

當天下午他去了學院,拿到了停課的書面通知複印件。當他詢問教務處鄧處長被停課的依據時,回覆說是根據校辦的發文,但校辦的書面文件只能看,不能複印或拍照。

楊紹政表示,那個校辦發文的內容跟教務處的內容差不多,也沒說明停課的理由。他在14日到了校辦,要求他們出示對他處理意見的書面文件,並稱自己是當事人,有權要求一份複印件。但校辦主任說暫時不能給他看,他只能問他們學院。

當天上午11點多,他又找到校長陳堅的秘書,希望能跟陳堅約時間面談。「我留下了我的電話,也把他的電話記下來了。但到今天為止,我沒收到任何代反饋意見。」

從學院、校辦、到校長,楊紹政都得不到他被停課的理由。「我明確說明要給我一個理由,你停我的課總得有一個理由對不對。你現在沒有任何理由。就把我的課停了。你們這個行為不是依法治校。」

11月14日,楊紹政又接到經濟學研究生部的通知,說他指導研究生的所有工作停止。

維護學術自由 多次向政權說不

對於這次被停課的原因,楊紹政說可能跟他發表的言論有關。他回憶說,十九大前,他曾被貴州省公安廳兩次約談,讓他在十九大期間閉嘴。

第一次是9月19日下午,在經濟學院一個副書記的辦公室,貴州省公安廳一個姓韓的處長帶著六七個警察,稱楊紹政寫的一些書稿發給了重慶的一位退休編輯,而那個編輯很敏感。

楊紹政回憶道:「他最核心的就是強調在十九大之前,我必須閉嘴,不能講政治。在課堂上、在網絡上都不能講。課堂上我只能講課本。只能講國外的、古代的。我告訴他們,我該講甚麼,不該講甚麼,作為教授我有這個判斷力。我講的所有東西都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你們這樣對我要求是違憲的。」

第二次是在十九大召開的前一天(10月17日)晚上9點多。學校保衛處的一個副處長,帶著一群人到楊紹政的家,要求他必須到保衛處去,在場的還有學校的一個副書記。期間他們要強制搜身,被楊紹政拒絕。

楊紹政說:「他們是怕我錄音,必須把手機關掉。整個晚上他們強調說我傳播了謠言,我說謠言在哪?具體的謠言是甚麼?他們覺得站不住腳,最後強調在十九大會議期間,你就是要閉嘴。」「我問為甚麼我要閉嘴,這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他們說,你不聽的話,到時內部處理你。讓學校處理你,我說學校處理也不能與憲法相違背。」

當天晚上楊紹政的微信就發不出去了,顯示的理由是傳播謠言。

楊紹政認為,大學是獨立於行政的教育單位,對於其它單位不符合法律的,甚至是違憲的命令,學校應該抵制,如果對於違法的命令,大學遵照執行,那麼大學的尊嚴何在?

只允許一個聲音 教育界的悲哀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教授王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最近許多大學教授因為言論而被學校停課,這是教育界的悲哀。教育是要培養人才,而不是奴才,只能有一種聲音、一種思想,怎麼搞創新?思想都被禁錮著。

他說,現在很多命令都是口頭的,找不到書面文件,「沒有證據,怎麼給法院出示證據啊?如果是採取法律覆議。除非有一個紙製的,寫明我要和你解除合同了,這樣才能夠採取法律援助措施。他說不符合相關規定,但是相關規定他又拿不出來。相關規定是很含糊的一個界限,解釋權在他們手上。這是很荒唐的,都不能拿到太陽底下曬的。憲法第三十五條就是言論自由。」

王軍表示,當局就是不讓你講真話,只讓你講「正確的話」,就是「政治正確」,而楊紹政說的跟「主旋律」不一樣,它的「主旋律」就是「高、大、上」。

今年以來,多名敢言的大學教授被剝奪授課資格。

2017年1月,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因其「反毛」言論遭學校、山東省政府等解聘。

2017年7月,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教授譚松,因調查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被學校解聘。

今年上半年,貴州民族大學的老師曹振華,因出面為貴州畢節市4名兒童非正常死亡事件發聲,而遭校方打壓。

貴州大學校長陳堅,是中共十九大代表,近期曾多次出面宣講中共十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