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奇帆16日演講,提出外匯儲備應由財政部管理,而不是央行獨自管理,但該提議遭到同台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的反駁。

11月15日至17日,「第八屆財新峰會」在北京舉行,黃奇帆16日出席並發表演講。黃奇帆說,中共央行獨自管理外匯儲備,但央行是不能發債的,也沒有其它的錢,為保外匯穩定,只能靠不能擴張M0購買外匯,形成外匯佔款綁架貨幣政策。造成了M2的擴張、房地產泡沫、資金脫實就虛等一些問題。

他認為,財政(部)與央行「二元」管理外匯的結構比央行獨立管理會更好,「一個國家80%、90%的外匯是財政儲備,央行是10%、20%的財政儲備」。如果財政(部)管理外匯,可以發行國債將資金輸入中投公司等機構進行投資,「這種投資不講15%回報,不講10%回報,就最起碼的5%回報,一年就會有上萬億的收入」,「而央行的外匯儲備只能買國外比較好的債券,利息比較低」。

與黃奇帆同坐在講台的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反駁說:「黃市長講的邏輯看起來很美好,但是現實很骨感」。徐忠說:「黃市長可以看一看外匯儲備投資的收益率跟投資機構的收益率,對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也許完全是相反」。

徐忠批駁,中共的財政和國外的財政不盡相同,中共的「財政是吃飯財政,地方政府還有那麼多中央財政不承擔責任的債務,在這種情況下,去發這個國債,相當於甚麼?是空手套白狼,是不是?」

徐忠還說黃奇帆分析中所說的「M0」概念都是錯誤的,黃所說的「M0」應該是「基礎貨幣」。

按照金融學的說法,M0是流通中的現金,即流通於銀行體系之外的現金;而M2是廣義貨幣。

外界還注意到,央行官員徐忠批駁黃奇帆時,不是說他是中共人大官員,而直呼其為「黃市長」。這是因為黃奇帆從2010年初到2016年底任重慶市長。

期間,黃奇帆先後與江派地方大員薄熙來、孫政才搭檔,而薄、孫被指江派的權力繼承人,但他們先後在中共十八大、十九大前落馬。當局稱,拿下薄熙來、孫政才等「大老虎」是消除了「重大政治隱患」;薄、孫不只是巨額貪腐問題,還涉及到企圖「陰謀篡黨奪權」。

今年7月接任孫政才出任重慶書記的陳敏爾,曾多次說要「肅清薄(熙來)、王(立軍)思想遺毒」及孫政才的影響等。

作為與薄熙來配合的「如魚得水」、並與孫政才搭檔近5年的黃奇帆,此前他的負面消息就頻傳,在本次重慶市的清洗中,是否會被波及,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