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是啟蒙一個人想法最重要的時期。國父孫中山是母校拔萃男書院舊生:天下為公,各盡所能,任何事情迎難而上。憑著這股熱誠,孫中山上書嘗試改變了清朝政府腐敗的歪風。時光快閃,數天前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1周年,兩岸三地也有慶祝活動。在此領域,沒有人有太大的爭拗。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香港出席在灣仔會展舉行的《基本法》研討會。他發表的話題為「在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下,香港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的角色及使命」。李飛到港,一些抗爭者自然反應就是上街抗議。京官「講野」,說到香港人沒有港獨自決的權利。筆者在媒體看到,獅子會中學林校長在媒體上演繹他主理的中學同學如何看李飛的「精彩演繹」,其實筆者又覺得,不需要太介懷。只要李飛同樣「有能力、有承擔」和香港人一起做一個民間「市政廳互動」,即是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最擅長的Town Hall Meeting, 為何不可?大家也知道,李飛來港,就是要做政治任務;林鄭月娥在這任期內將會狂谷23條立法,香港人更加要企硬反抗到底。

數天前出席了一個講座,就是從西藏的處境,看到香港現在的悲情。香港將會是另一個西藏,並非遐想。西藏人抗暴快60年,即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由1959年被共產黨逐出西藏到現在,也快60年了,一些事情變得模糊。拉薩藏人和平集會,反對中國共產黨軍隊入侵西藏。集會藏人遭到中共軍隊用大炮、坦克車鎮壓,中共政府宣稱事件是因藏人「武裝叛亂」,此後達賴喇嘛與8萬藏人流亡印度。目前流亡海外的藏人與他們的後代約有18萬人,分別旅居於印度、尼泊爾、美加與歐洲等地。海外流亡藏人每年3月10日都有舉行「西藏抗暴起義」紀念遊行和集會。加拿大多倫多、美國首都華盛頓、紐約、三藩市,也有紀念活動。

再談李飛,一個並不受歡迎的人物:共產黨洗腦講座,愛國分子也難敵睡魔。你有你講,中學生發牛痘,建制派議員只在灣仔演講廳逗留了半小時「打卡」後便走人,我真的期望有一次,這些京官可以「大體一啲」,和香港人互動。京腔不得人心,我期望有10個、100個黃之鋒抗議之餘,邀請他們做一些辯論。我更想了解這些人有沒有「自由意志」,還是全時間黨員身份「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