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希拉莉的黑幕不斷被曝光,從「鈾協議」到「俄羅斯檔案」再到去年大選「操控黨內初選」等,致使共和黨議員要求調查希拉莉的呼聲越來越高。

霍士新聞11月13日爆料,司法部長塞申斯已下指示,對是否要任命特別檢查官調查希拉莉事件進行評估。但在14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有議員不認同塞申斯的決定,強調應儘快派出檢察官而無須評估。

報道說,塞申斯14日在司法委員會上就希拉莉可能涉及的相關爭議和通俄門作證。在會上,共和黨議員對司法部在調查希拉莉事件上動作遲緩,表示不滿。

委員會成員喬丹(Jim Jordan)表示,司法委員會三個半月前就已經發給司法部一封信函,要求司法部任命第二位特別檢察官。「昨天(13日)我們收到司法部回覆,說你們在評估是否有必要進行任命。」但是,喬丹接著列舉了多個有關希拉莉電郵門、鈾協議中的疑點,以及由希拉莉陣營和FBI出資撰寫抹黑特朗普的「俄羅斯檔案」等問題。喬丹說,如果所有這些疑問加起來都不足以使司法部任命一個特別檢察官的話,那麼,甚麼樣的條件才能獲得?

司法委員會從司法部收到的回信由霍士新聞於11月13日晚上首先對外公開。司法部助理部長包伊德(Stephen Boyd)在回覆給共和黨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古雷特(Bob Goodlatte)的信中表示,司法部長已指示高級聯邦檢察官,針對議員所提出的特定議題,評估是否需要對任何事項展開調查;目前正在調查的事件是否需要更多資源;是否有必要任命特別檢察官。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20名議員曾在今年7月底向司法部發出聯合信件,信件中列舉多項和希拉莉有關的議題,並要求司法部任命特別檢察官進行調查。司法委員會主席古雷特及其他幾位議員曾在9月底向司法部再次提起此事,但直到13日才得到司法部的回覆。

司法委員會的聯合信件內容曝光

隨著和希拉莉相關的事件被曝光,共和黨議員要求調查希拉莉的呼聲也日益強烈。眾議院議員喬丹和蓋茨(Matt Gaetz)11月13日在霍士新聞上發文呼籲:「司法部長,是時候做你的事了。」

文章披露了司法委員會20名成員曾在今年7月27日,給司法部長發了聯合信件。信中要求司法部針對18個具體問題展開調查。

這些問題主要涉及希拉莉電郵門調查、通俄門、2010年美俄兩國鈾交易內幕等。議員們要求司法部弄清楚,在希拉莉電郵門事件中,為何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在2016年尚未完成調查、沒有詢問數位證人和質問希拉莉之前,就為希拉莉起草無罪文件?再有,為何司法部違背常規做法,不扣押證物,反而與時任希拉莉助手的米爾斯(Cheryl Mills)簽署交付手提電腦的豁免協議?為何FBI同意摧毀這部手提電腦?為甚麼由科米決定是否要控告希拉莉,而不是司法部部長?

針對2016年抹黑特朗普但後來證實不實的「俄羅斯檔案」,議員們還質問,除了希拉莉陣營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支付福森公司(Fusion GPS)有關俄羅斯檔案的費用外,FBI也付錢給該檔案的作者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FBI為何要這麼做?

針對美俄2010年簽署的鈾協議,《國會山報》在今年10月中旬曾刊文披露說,FBI早在2009年開始,就從線人那裏獲得希拉莉在這筆鈾交易期間所獲得的驚人金錢利益。議員們質問,時任FBI局長的穆勒為何不通知負責鈾協議審批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為何前司法部威脅FBI線人,不要將鈾協議所涉及的賄賂行為告知國會?

除了上述幾個疑問外,議員們在信中還針對希拉莉的多個醜聞提出了更多的疑問。喬丹和蓋茨兩位議員在文章中還呼籲,現在是塞申斯任命特別檢察官的時候了,為美國民眾找出答案。

前民主黨主席大爆希拉莉競選黑幕

希拉莉近期再被曝光去年總統大選操控黨內初選並贏得總統提名。特朗普直呼司法部應該進行調查,共和黨議員也開始加緊督促司法部儘快行動起來。

前DNC主席唐娜・布拉茲爾(Donna Brazile)在其11月7日出版的新書中,連爆去年大選內幕。布拉茲爾披露,希拉莉在贏得總統提名前,利用金錢操控黨內初選,排擠對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紐約時報》之後評論說,布拉茲爾寫的這本爆炸性新書,揭開了希拉莉厚顏無恥的腐敗以及低俗的欺騙技倆,震動了整個政界。

評論說,如果布拉茲爾對希拉莉的指控持續有影響力的話,希拉莉要想參加2020年總統大選根本毫無可能。

中央社11月5日報道說,房屋經紀雪儂(Shannon)和在銀行任職的史蒂芬(Stephen)在去年大選中,都將票投給了希拉莉,但兩人現在異口同聲地說,再來一次絕對不會投給希拉莉,因為她「輸不起」與「一切錯都是別人錯」的性格,顯示她不是能領導美國的優異政治家。

美國政論雜誌《政客》(Politico)11月2日發表布拉茲爾的新書節錄,曝光了希拉莉在美國大選初期排擠對手桑德斯所使用的手段及其細節。布拉茲爾寫道:「在我接受了DNC的任命時,我答應伯尼(桑德斯),我會找出希拉莉陣營是否真如俄羅斯黑客竊取並在網站上公開的電子郵件內容所言,操縱了提名程序。」

布拉茲爾表示,她需要找到確鑿的證據,伯尼也是。」「9月7日,我打電話給伯尼,告訴他,我發現了證據,這讓我心碎了。」

布拉茲爾在新書中透露,在奧巴馬的2012年競選後,民主黨陷入2400萬美元的債務。希拉莉團隊早在2015年8月就與DNC達成了協議。協議的內容是,希拉莉籌集資金,幫助民主黨解決巨額債務,並得以控制民主黨的財政、競選戰略及所有募款。

布拉茲爾表示,希拉莉的競選團隊有權力決定出任民主黨通訊總監的人選,並且對所有其他職員的任命,擁有最後決定權。他們並不接納布拉茲爾的建議,而是對她「居高臨下、不屑一顧」(condescending and dismissive)。

外界譴責說,這項協議是希拉莉陣營與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簽署的「不道德」(unethical)的協議,讓希拉莉可在獲得提名人之前就「控制」了DNC。在民主黨初選期間,桑德斯陣營就一直指責DNC「偏袒」希拉莉。

民主黨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近日接受CNN採訪,被問及她是否認為DNC被操縱時,她簡單地回答說:「是的。」

對於桑德斯遭遇的不公平待遇,特朗普發推文說,桑德斯的支持者絕對有權利憤怒。特朗普呼籲司法部進行調查,他說:「我很想下令全面調查希拉莉,但我不能參與司法部門的決定,我非常沮喪!」

布拉茲爾的披露激怒了希拉莉團隊的一些人。但布拉茲爾近日在霍士節目中說,她寫這本回憶錄是為了講出自己的故事,是想讓美國人看看過去發生了甚麼事情,「這本書講述了一些硬事實。」 布拉茲爾說,她不只是一個民主人士,而且也是一位活動人士。「我來自於草根階層,我在乎我的觀點。我關心我們國家的將來。」

對於希拉莉的醜聞不斷被曝光,眾議院議長瑞安說:「我們都說克林頓一家凌駕於法律之上,簡直糟糕極了,太讓人驚訝。我明白民主黨人為甚麼會對此憤怒,他們應該為之憤怒,坦白講我從沒見過這種事。」

佛羅里達州總檢察長邦迪(Pam Bondi)說:「特朗普總統想知道真相,美國人民期待真相。我們要找出這些案件的真相,這與政治根本沒甚麼關係。」

布拉茲爾選前對希拉莉勝選表懷疑

布拉茲爾在新書中透露,她曾很坦誠地對桑德斯說,她不相信那些大選民調的結果(預測希拉莉能贏)。因為在她對全美多個州進行訪問時,她發現到處都對希拉莉缺乏熱情。

布拉茲爾還指希拉莉的競選活動「蒼白無力」,並且有著「失敗的氣息」。

事實上,希拉莉的總統提名人資格在布拉茲爾接管DNC後曾一度面臨挑戰。希拉莉去年在參加「911」紀念活動時,由於健康原因提前退場。一位匿名保安對霍士新聞透露說,希拉莉實際上是「發病」。布拉茲爾表示,此事件使得她曾一度想讓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Joe Biden)替代希拉莉參選,她最終由於考慮到支持希拉莉的女性,而沒有這麼做。但她批評希拉莉團隊「可恥」,因為他們隱瞞了希拉莉的健康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