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期間北京再度提及《一國兩制白皮書》中所指,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並指要將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有機結合。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質疑是否中央縮窄香港特區高度自治空間。

涂謹申昨日在立法會指,國務院於2014年6月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指「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十九大再次提及白皮書,又稱中央對港澳特區要將全面管治權及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他要求當局解釋,中央是否縮窄香港特區根據《基本法》享有的高度自治空間。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根據中國憲法,設立《基本法》,確立特區制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而《基本法》亦列明,本港擁有高度自治。又說全面管治權概念非2014年首次提出,從實行一國兩制時已經存在,並指九七後至今20年的實踐,已證明本港成功受有關制度保障。

涂謹申質疑聶德權沒有正面回應,反問是否因為特區政府亦不明白相關概念,所以不敢解釋。公民黨楊岳橋也不滿聶德權的回答,形容聶僅是「照本宣科」、「搬字過紙」,他要求解釋中央所言的「全面管治權與高度自治權的有機結合」?聶德權稱所謂的「有機結合」是落實一國兩制,「一是中央機構直接行使,另一個是授權特區行使,在實踐過程中……摸索最符合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的方法去做。」

梁愛詩指社會不應聚焦國歌法追溯力

另外,《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出席港台節目時,強調社會應該集中討論《國歌法》本地立法條文,而非應否有追溯力。

梁愛詩在節目中澄清沒有建議《國歌法》要有追溯力,但指刑法設追溯期有先例,包括九七年修訂《入境條例》,為免大批非法入境者趁條例通過前湧來香港,草案寫明無論何時通過都在七月一日生效。《國歌法》是否有追溯力,應交由特區政府決定。

她強調,目前應集中討論如何在本地立法落實《國歌法》,例如了解《國歌法》哪些規定適用於香港,哪些不適用。又稱,若《國歌法》本地立法條文不符合全國性法例或大陸的《國歌法》,人大常委會有權將條文發還。◇

梁愛詩認為社會目前應集中討論如何在本地立法落實《國歌法》,而非應否有追溯力。(蔡雯文/大紀元)
梁愛詩認為社會目前應集中討論如何在本地立法落實《國歌法》,而非應否有追溯力。(蔡雯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