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引起了社會強烈的公憤,追溯大陸發生的所有惡性事件,背後幾乎都有政府的影子,那麼,可以先從中國大陸幼兒園的歷史發展談起。

中國幼兒教育現狀

1949年之後,北京北海幼兒園一度曾是大陸的幼兒園的範本,一直以來都是中共幹部子女的幼兒園,也是體制內公立幼兒園和機關幼兒園效仿的對象。北海幼兒園的孩子也以經常參加各種演出、表演、迎接外賓而出名。從北海幼兒園出來的孩子都有受到嚴格管教之後的烙印,在幼兒園裏老師是絕對的權威和主導一切的人,兒童的自由空間非常小,孩子們接受背手上課、齊聲背誦等洗腦教育模式。其實看到北韓的來華演出團體的規劃整齊、絕對服從的狀況就可以類比大陸公立幼兒園的教育模式,公立幼兒園都非常注重幼兒的秩序和表演訓練以及學齡前的課程。

由於很長的時間以來政府對教育投入的比例只佔GDP的3%左右,公立幼兒園在數量上一直不能滿足社會的正常需求,所以,改革開放以後政府只能放開了私立民辦幼兒園的辦園許可,門檻很低,導致私立幼兒園魚龍混雜。因為公立幼兒園對師資的管理相對嚴格,家長首選還是公立幼兒園,又造成入園的贊助費持續很高,走後門送禮才能入園還是一種潛規則。因此大部份兒童還是會進入到私立民辦幼兒園。

目前大陸私立民辦幼兒園數量遠遠大於公辦幼兒園,大約佔總數量的70%以上。按照規定私立幼兒園都屬於各區的教委民辦科管理,教委負責審查辦學資質,批准牌照,每年按照規定年度性全面檢查一次幼兒園的教育情況、辦學質量、課程、招生、價格、衛生和安全等等。這也就促成民辦私立幼兒園與教委的利益關係密切,很多民辦幼兒園園長都是與教委有千絲萬縷的裙帶關係,也有很多不懂教育的房地產商和富豪以及各種企業、公益組織、包括婦聯加入這一行業,辦學也成為盈利的動力。其實,在任何一個幼兒園、親子園出了問題的時候,教委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與國外的差距

最近十年,很多外資早教機構進入到中國的幼兒教育體系,成為民辦幼兒園裏教育水平和質量比較優秀的、學費高昂的一支,在國內的大城市有很多來自國外的教育機構參與辦學的幼兒園。從辦學理念、教學質量到管理和運營都比較吸引中國家長。在上個世紀中國文革期間,西方很多教育專家在兒童早期教育的系統研究上有了很大的進展和飛躍,誕生了蒙台梭利、英國早教系統EYFS、華德福教育等等優秀的兒童早教體系。西方比如德國、芬蘭、瑞典等都國家有自己一套完整的兒童教育課程系統,根據兒童的不同年齡階段特點,在語言、行為、情感、溝通、運動等等幾大方面設計了適合兒童的遊戲課程,給兒童更多自由發揮、自由想像的空間。在培養孩子的能力同時,融入了分享、愛和人文知識和生活常識的內涵。當這些早教理念進入中國之後,當然對比僵化死板、帶著強化服從色彩的中共特色公辦幼兒園教育,家長們更欣賞真正合適兒童成長、人性化的育人理念,所以即使學費昂貴,也會讓家長心甘情願的投入。

而中國的幼兒教育呢?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教育部其實完全有時間、有能力也摸索出一套對中國兒童成長真正有益的早教體系,但是,卻在幼教領域裏一直沿用中共、蘇共、北韓特色的粗鄙教育模式,與世界上公認的教育理念背道而馳。因為中共牢牢把握的教育體制是為了中共的存在而服務的,最早為了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而作為根本出發點的,只要中共還存在一天,狠抓思想教育就是它的生存之道。現在雖然幼兒園教學的內容和演出的樣式寬泛了很多,不再專一的訓練兒童歌頌中共,但是目地還是一樣的,教師的政治素質也是重要的考核標準。其實一直在呼喊的教育改革,改來改去依然浮於表面,也一直都不能觸動教育的根本目地⋯⋯為了育人還是為了愚人。

隨著國際化的步伐,中國人的視野越來越開闊了,家長抱有出國留學,培養國際化人才的思想也一點點成熟起來,中共教育系統的既定目標不能滿足眼下家長們對教育的新需求,在矛盾中家長們也變得非常焦慮和迷茫。雖然政府在幼兒教育領域放開了民辦市場,但是並沒有形成有效的管理機制,也沒有《學前教育法》出台,而放寬的結果卻帶來了很複雜腐敗的局面,幼兒園興趣班亂收費的混亂現象;各種早教機構、親子中心眼花繚亂;各種學說、早教理念眾說紛紜,「素質教育、能力培養、藝術培養、英語基礎」等等;還有私立幼兒園人性化教育與公立小學的體制下教育的銜接問題等等,家長們也在摸著石頭過河,一頭霧水。

虐童事件頻發原因

更讓家長們憂心的是「虐童事件」頻頻出現,家長追究犯罪的個人、幼兒園管理層、甚至討伐到教委,但是這些現象都不是問題的根本。教育體制的極其卑劣的本性更是始作俑者。第一、《學前教育法》缺失造成學前教育亂象叢生,辦園沒有完整詳細的法律參照。第二、漠視對學前教育的師資培養。一個偌大的國家在學前基礎教育領域上嚴重失職,漠視「祖國的花朵」的健康成長,不能不讓人心寒!

參考2017年4月13日《人民網《學前教育法》應儘快出台》一文,談到『各地資源不足、不少地方幼兒園運轉困難,政府職責不到位、尚未建立適應發展需要、特別是新形勢的學前教育管理體制、缺乏教師隊伍建設和教師身分地位與待遇保障政策等等』。近年來大陸幼兒園園長受邀走訪台灣的幼兒園進行參觀交流之後,非常有感觸。與大陸同樣起步的台灣,在1981年公佈《幼稚教育法》,後來又逐步完善了教師登記、教師法、師資培訓法和細則⋯⋯並引進了國外先進的理念,增加教育投入,公辦園與私立園各佔50%,三十多年來使台灣幼兒教育進步巨大。台灣與內地的幼兒園相比,台灣幼兒園基於中國傳統文化與西方成熟的教育理念創辦的幼兒園對兒童的道德、文化、常識和成長都有獨到的優勢。

雖然《學前教育法》缺失是中國學前教育亂象的必然原因,但是虐童事件頻頻發生,還是整個教育機制漠視幼兒教育師資培養的惡果,早年中共把兒童的成長過程簡單化的歸類於保育,養育衛生之類的工作,對幼兒教師的培養目標等同於培養會唱歌跳舞的保育員。近年,雖然逐步增加了幼兒心理學、教育學、教育活動的指導與設計等課程,但是,大部份真正從事幼教工作的老師都是從幼兒師範學校(中專)畢業,大概18歲就可以進入幼兒園當老師了,這個年齡的人其實自己還是個人格不成熟的孩子。而且幼兒園老師一直不能進入教師編制,社會地位低,收入更低。而西方國家的幼兒園老師普遍年齡偏大,得到教育學、心理學碩士等高等教育,社會地位高,是真正熱愛兒童教育並且有很多培訓經歷,能夠深入理解兒童教育課程、尊重兒童並且有很強的實際操作能力的人。而國內進入幼師本科深造的大學生畢業後大多數都從事教育管理工作去了。可見從事幼師工作門檻很低,很多學習成績一般的學生選擇考入幼師學校,幼兒園老師成為文化程度較低的行業。

當然大部份老師還是很好的,像邊遠地區,雖然教學條件差,卻民風淳樸。然而也確實存在一部份人有著中共不尊重人權的特點。在大陸成長起來的人,多少都有自己或者同學在學校被訓斥被修理的記憶,在社會上共產黨是絕對權威、在學校裏老師是絕對的權威,不服從就要嚴肅處理,這是在中國大陸教育系統教師中普遍存在的心理現象,每一位老師、每一位家長都從學校的馴化中成長起來,家長也認可和理解,教師也表現的理所當然。幼兒園虐童和學校裏辱罵訓斥學生,在西方國家屬於個別變態行為,而在大陸是中共制下的黨文化的再現。

中共對整個社會的方方面面起到的破壞作用言之不盡,社會的道德敗壞和教育體系維繫在中共的框架裏,對老師、孩子和家長都是一種精神折磨。在大城市從業的幼教老師其實很多都來自外地,她們社會地位低收入低,生存困難,心態不好的老師非常多。也有很多年輕老師在自己家裏都是父母的寵兒,難以應付辛苦的工作。更有一些人非常不懂得考慮自己行為的後果,不明白對孩子造成的傷害可能會導致他們一生都被這個陰影所影響。改變目前這個教育狀況也就是意味著要從根本上改變中共的體制。

本文很可能也存在以點蓋面的偏差,大陸幾十萬所幼兒園的狀況不一定面面俱到的覆蓋,不當之處還請業內人士包涵。其實「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更引起很多幼教老師的憤怒,因為製造出來的負面效應直接影響了家校溝通。最後還是要鼓勵中國廣大的幼兒教師,每個人都在中共統治下的惡劣環境中困頓著,只是人類都有本能和責任教育好下一代,為了自己作為一名教師的榮耀,也為了對得起下一代包括自己的孩子而做的更好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