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的亞洲之行讓美國人覺得自豪,他因表現得像一名美國領袖和自由世界的領袖獲得讚譽。

霍士報道說,奧巴馬總統從未像樣地扮演過這兩個角色。他的表現常常像是,他為美國感到恥辱,他的講話常常模糊朋友和敵人的界限。

特朗普坦率而直接地說出他希望達成的目標:他去亞洲是為了解決北韓的核導彈威脅,幫助糾正中美貿易不平衡,安撫美國的盟友,告訴他們美國不會放棄印太地區。

如果平壤、北京、河內或馬尼拉的任何人沒有讀懂特朗普發出的信息,那麼在朝鮮半島附近操練的三艘美國航母戰鬥群將加深他們的印象。

報道說,世界從來對奧巴馬的點頭哈腰不以為然。其它國家無法理解,為甚麼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領導人要故意展示自己的弱點、而不是實力。奧巴馬似乎對美國實力感到尷尬,好像他相信,美國自由企業制度在道德上遜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伊斯蘭政權。美國的盟友把他的這些行為視為「反美」,美國的敵人因此氣焰囂張。

特朗普在北京獲得了特別盛大的歡迎儀式。中國主席習近平親自為他當嚮導,遊覽紫禁城。

特朗普在亞洲其它國家也獲得了同樣級別的尊敬,這是各國尊敬美國的標誌。

習特會晤是亞洲之行的關鍵

霍士報道說,特朗普總統跟習近平的會晤是他的亞洲之行的關鍵。特朗普了解,中共日益藐視國際法和國際協議的行為,是美國在亞洲面臨所有問題的根源。

比如,美國貿易逆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製造」。中共無視它在加入世貿時作出的承諾,持續使用貿易壁壘封閉自己的國內市場,同時利用美國相對開放的市場。

中共讓美國公司進入它的國家,只是為了榨乾他們的技術,然後將其踢出去。同時,中共支持的網絡盜竊知識產權行為持續進行,吸走美國的技術優勢。

特朗普緊逼中共解決北韓問題

霍士報道說,北韓威脅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製造的。如果不是中共干預韓戰,獨裁者金正恩的王國不會存在。是中共跟平壤持續的貿易關係維持著金正恩的核野心和導彈野心至今不死。

如果中共遵守制裁決議,北韓經濟將崩潰。但是事實上,在中共的幫助下,北韓近年提高了武器採購能力。

當金正恩發動核爆時,中共外交部也許會抗議兩聲,但是這兩個共產主義獨裁國家仍將恪守共同的防務條約。

特朗普在首爾演講的時候不點名地批評中共。「所有有責任的國家都必須聯合力量,孤立殘酷的北韓政權。對於那些選擇無視這種威脅,甚至助紂為虐的國家(我告訴你們):這場危機在拷問你們的良知。」

報道說,相比於過去無休止的「六方會談」,特朗普將中共作為削弱金正恩核野心的關鍵。單單這一點,就比過去三任總統取得的成績更大。

糾正貿易失衡

霍士報道說,在貿易方面,特朗普更是取得了明顯的勝利。他從中國帶回2500億美元的貿易大單,這將讓美國工廠機器轟鳴,讓工人有活幹。

在中國,特朗普指出中美貿易關係是「非常單向的、不公平的」。他說了一番出乎意料的話:「我不怪中國。誰可以怪一個為了自己公民的福祉佔另外一個國家便宜的國家呢?」

這段話迅速引發爭議,但是特朗普的弦外之音是:「我要開始跟你比拼了。你佔美國人民便宜的日子到頭了。」

特朗普也促成了對盟友日本和南韓的大筆軍售,進一步幫助糾正了美國貿易失衡。對越南和其它東南亞國家的軍售將隨之而來。美國也將擴大跟印度的貿易,改善跟印度的關係。

不再讓中共佔美國便宜

霍士新聞報道說,一些人認為,特朗普接二連三地退群(退出TPP、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行為是放棄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是給中共稱霸製造機會。但是情況可能恰好相反。在軟弱無能的奧巴馬總統卸任、精明能幹的特朗普總統上台之後,中共將意識到它佔美國便宜的日子到頭了。

「退群」行為反映出特朗普獨特的執政思路,也就是「美國優先」。

退出TPP是為了加快貿易模式的轉變。特朗普認為美國在雙邊協定中容易佔據優勢,試圖以雙邊協議和地區化協議取代多邊協議。

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則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目標。特朗普在當選前就多次聲稱氣候變化是「騙局」,遏制了國內化石能源的開採和生産規模。

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體現了特朗普政府正在調整中東政策,拉近與以色列的關係,加強對伊朗的壓制。

有分析說,「退出主義」意在「美國優先」。特朗普首先致力於美國利益最大化,加強美國實力,「好鋼用在刀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