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房兵曹胡馬〉

胡馬大宛名,鋒稜瘦骨成。

竹批雙耳峻,風入四蹄輕。

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

驍騰有如此,萬里可橫行。

這首詩,是杜甫早年作品中傑出的五言律詩。當作在「裘馬頗清狂」的開元二十八、九年(740—741)間,當時詩人,約在二十九歲左右。這是一首托物言志、以物寓人的詩。詩中極讚房兵曹的胡馬清勁驍勇,洋溢著詩人熱烈進取,衛國濟民,而建功立業的豪情。

房某:其人不詳,從詩題看是兵曹,為唐代武職僚佐,是掌管軍防、門禁、田獵、烽候、驛傳等事的下級官員。胡馬:泛指北方少數民族地區所產的馬,以西域大宛所產的最好,號曰「天馬」。

開頭第1、2句:點題,從正面落筆。先介紹這匹胡馬,是來自大宛(漢代西域的一個國家)的名馬良種。接著為牠畫了一個生動鮮明的形象:牠瘦骨嶙峋、聳峙有神。古人云:「好馬以神氣清勁為佳,不在多肉。」這匹馬,從外表看,已不是一般形象了。

接著第3、4句:進一步特寫牠作為良馬的標誌,牠雙耳豎直,動作迅奮。兩隻耳朵就像斜削的竹筒模樣,四蹄輕捷,跑起來好像腳下生風一般。《齊民要術(卷六)》云:「馬耳欲得小而促,狀如斬竹筒。」黃伯仁〈龍馬頌〉:「耳如削筒,目似明星。」這些好馬的條件,牠都具備了。

——以上四句,寫馬的形象,一匹神氣清勁、耳削蹄利的好馬,已屹然挺立在讀者面前。

以後的5、6、7、8四句寫馬的才能,自寓其中。最後歸結到房某,非常切題——這匹馬能越澗騰坡,日行萬里,無論多麼遙迢的地方,牠如履平地,所向無前。即使在最危險的情況下,牠可以隨伴你出生入死、臨危脫險。牠與主人一條心、生死不負,是一個可以信託的良友,像一員所向披靡的大將。這兩句與其說是寫馬的神峻氣格,不如說是寫人的毅勇沉雄,可信託,堪重用,抒發詩人渴望知遇、渴望奔騰馳騁、渴望建功立業的豪情壯志。

尾聯(7、8句)歸結到房兵曹,點出題旨。你有了這樣一匹驍勇飛騰、健壯迅猛的好馬,真可橫行萬里如入無人之境,定然可以立功邊陲,前途無量。既鼓勵房兵曹,又寓如有良將、賢臣支持倚重,自己將馳騁國事,生死不顧的壯懷。充滿了為國效勞、建功立業的理想。

後人評價此詩,謂其「精銳熱烈、意興飛揚」、「矯健豪縱,飛行萬里之勢,如在眼前。」「此四十字中,其種、其相,其才、其德,無所不備,而形容痛快;凡筆(凡人的筆墨)望一字不可得。」

正是:

神駿馬豪氣凌雲,

挾風雷萬里馳騁;

勇奔騰踏碎奸邪,

宵鼠輩淒慘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