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夏去也,秋去也,冬來了! 

在一切默默行進的時光中,看那無盡連綿的一汪翠綠,漸漸地有些枯黃起來,而尚是豐盈湍急的錦江河水,也突地安寧了許多,輕輕柔柔地在沿江流淌,再沒有一絲兒急躁煩惱的樣子,只是平平靜靜地向下而去,向下而去了……看著她現在無限溫柔無限嫵媚的樣子,這讓人的無限煩惱即刻消失得無影無蹤,莫名地歡悅起來。 

碧水蕩漾兮微風輕拂,隨著江堤而信步,熙熙攘攘的煩躁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看那捕魚的鷺鷥鳥拂過江面,當即讓鏡盤般的江面憑空點出一圈圈的漣漪來,一圈,兩圈,三圈……而後,鳥嘴裏被俘的生靈又掉下一顆又一顆的東西,那是她無限悲痛的淚水,寂寞地撒在江面激盪出宇空中關於生生殺殺的落寞孤獨。 

江上頭有一座小石島,喚作「銅巖」,倒圓不愣地矗立在三江交匯的中心,十年不變,百年不變,千年不變,歲歲年年從來依舊,守候著他所摯愛的故土。 

而後稍稍向下移步,江面更是寬闊起來,無波無浪,無褶無痕,那無邊的靜啊,讓人感覺像是在漫漫宇空中飄行,無限溫柔的夕陽又傾情鋪灑在那江面之上,使一片水面如錦緞般抖落在大地之上,而微風又揚起了,登時波光粼粼,如同無數金點在日頭下閃光!那邊村落老樹上又傳出老鴉寒唱,「呀——」地一聲刺破蒼穹,而後,只見兩隻黑影從樹梢衝出,向著日頭,愈去愈小……這個地方,喚作「魚梁灘」。 

再往下去,是蘆家洞、仁家灣……悠悠一脈的江山,流淌在爽性自然的武陵傳奇中, 寫不盡的是美與愛憐,其中的終結只為一點:自然。 

都說是雄山峻嶺,而我怎麼看她們卻盡只是斯斯文文溫溫和和的模樣?倚伏在大地臂膀之上而搔首弄姿,媚態萬千。我看著碧水蕩漾,愁雲漫卷,不知如何又陡生思緒無數,一聲嘆息由心呼出,於是,往事一幕幕,感傷一重重當即如秋葉飄落,紛紛揚揚。 

我是風,隨行隨蕩的感覺沒有依著;我是雲,飄飄遊遊的是天空中的浮萍;我是千千萬萬的塵埃一點點,你你我我的緣由只是偶然的遇見,所有十年百年的相守相知,且如星星眨眼,如轉眼雲煙,雲煙。 

錦江之水長流兮,歲月悠悠漫漫;嘆餘生之顛舛兮,悲世道人心不古;豺狼當道邪惡橫行兮,義士扼腕! 

古人嘗云:凡儒生學士,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心,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而我等在虛妄浮躁私佞齷齪世道裏苟全的人們,除了在被奴役之下碌碌辛勞之外,不知還能再做些甚麼! 

無限惆悵在心頭!還是看那無盡的江水東去也,去也! 

此為大道哇……大道!與天地同道,同心,同性,不息,這便是自然,這便是修為,便是修煉,無為而為,且虛且遠。 

還是看那明靜的錦江河水悠悠東去,隨目而望,又見了一縷縷的煙塵飄緲,這是紅塵中的印跡,告訴我錦江河水在被特色國家裏的現實流淌。 

江水再往下流去是一家溫泉酒店,正籌備開張的勁頭,給人的印象還真是不錯。一日裏他們的人熱情相邀坐上隨行的車馬,車裏的小妹對著我侃侃而談,於他們那些有關旅遊的東西彷彿還講得很有些篇章,據其言述是一批從廣東而來的打拚者,衷心祝願他們的事業能夠紅紅火火,蒸蒸日上! 

某人且隨那木舟一葉,聽那蕩漿之聲欸乃叮噹,只看那如鏡的水面,當即褶皺起來,只是往外送出許多划痕,讓那些清波上的黛山綠樹,紛紛碎裂,譬如我心,俯拾不起。 

這個時候,好想聽一曲羌管悠悠,或者漁人放歌,那或宮或商的溫柔,一定會讓人的心思陡生無限寧靜的,這不知會比那個廣場之上的廣場舞啊,抽陀螺,城區邊上的黎明鬼叫啊,感覺要舒爽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