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廣大無邊,慈悲普度眾生,一視同仁,教導人趨吉避凶,改過自新,棄惡從善,使人明瞭因果的道理,從根本上使人脫離輪回之苦,成就覺者,所謂「佛者,覺也」。人們感恩和恭敬還唯恐不及,怎麼能夠誹謗佛法和神佛呢?如果不敬和隨意誹謗,罪業深重,報應是避免不了的,不僅會得到迅速消耗福壽的現世果報,還將會導致墮入地獄的嚴重後果。 

唐朝太史令傅弈,不信佛法,想盡辦法極力誹謗,輕視修行人,還把佛像拿來當磚瓦使用。唐高祖時他上疏提出廢除佛教,唐高祖將其奏疏交給群臣討論。中書令蕭瑀說:「佛教屢朝興盛,引善遏惡,冥助國家,理無廢棄。佛,聖人也。傅弈此乃誹謗聖人,目無禮法。」傅弈說:「西域之法,以三塗六道,蒙誘愚蠢,追既往之罪,窺將來之福,口誦梵言,以圖偷免。不足為信。」蕭瑀聽完傅奕攻擊佛教的話後合掌說:「地獄所設,正是為了這種人!」傅弈的上疏因多人反對未能通過。 

唐太宗即位後扶植佛教,弘揚佛法,傅弈再次上疏阻攔,很多大臣皆道:「佛在清靜仁恕,濟世度人,自古以來皆云三教至尊而不可毀,不可廢。」唐太宗便傳諭再有敢勸阻佛法者,便以非聖無法論罪。 

傅弈、傅仁均及薛賾三人同為太史令。薛賾欠傅仁均五千錢仍未還,傅仁均就亡故了。薛賾一次夢到傅仁均,就問他說:「我以前欠你的錢,要付給誰呢?」傅仁均說:「可以付給泥犁人呀。」薛賾問:「誰是泥犁人?」傅仁均回答:「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 

薛賾恍惚中又來到一個地方,那兒有很多是已故的人,薛賾就問:「佛經上說,造惡得罪、造善得福的報應之說,不曉得是否一定有?」亡者回答說:「當然有。」薛賾又問:「像傅弈這種人,生平不信佛法,死了會受甚麼報應?」亡者回答說:「善惡罪福一定是有的,至於傅弈,已經被發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獄去了。」這時薛賾就醒了,嗟嘆罪福這種事不可不信。 

第二天,薛賾就照夢中所言,把錢拿給傅弈,並把夢中之事告訴他。幾天之後,傅弈就暴病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