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上任近10個月,其政府在民主人權方面與前任有何不同,外界很少談到。就在特朗普訪亞前一天,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在白宮新聞會上呼籲外界關注特朗普的實幹人權外交,並指責前任政府的「空談」人權外交沒帶來結果。

圖為特朗普任命現役陸軍中將麥克馬斯特(左)為新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時合影。(AFP/Getty Images)
圖為特朗普任命現役陸軍中將麥克馬斯特(左)為新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時合影。(AFP/Getty Images)

麥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11月2日首次對美國政府的人權外交強調了「實幹」的意義。麥馬斯特特認為,談民主人權最重要的是要注重行動,這些年來正是沒有行動,光說不做,而「沒有真正帶來任何結果」。

麥馬斯特表示,外界應該關注一下特朗普總統的實幹人權外交。他說,「我們應該做的是看總統都做過了甚麼。」他舉例說,在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是眾所周知的人權侵犯者,謀殺、酷刑導致6百多萬人流離失所,並用化學武器來殘殺自己的人民。「是誰站出來阻止了阿薩德進一步利用化學武器謀殺人民?是(特朗普)總統!」

麥馬斯特說,「你再看看特朗普對委內瑞拉的制裁政策,總統和我們的拉丁美洲夥伴一起,對委內瑞拉持有強硬的立場。委國獨裁者正在加強自己的權力,剝奪其公民的權利。我還會說,看看總統的行動。看看古巴政策,對比一下允許專制政權的(奧巴馬的)舊古巴政策和(特朗普的)促進人權的新古巴政策!」

麥馬斯特還表示,特朗普注重的是有效地促進和保護人權及法治。「我們已經看到,總統將這一原則默默地貫穿在他所建立的每一個外交關係中。」

麥馬斯特說,特朗普在促進和保護人權方面已經做了相當的努力,並將會繼續做得更多。「你將會聽到總統談到主權,主權國家保護公民的權利。在總統的外訪期間所做的演講及聲明中,你將會聽到更多的有關法治的重要性,提倡自由和個人權利,這對總統是極其重要的。」

1.特朗普默默將人權貫穿在外交中──從海外營救說起

今年5月,美聯社報道了美使館營救維權律師謝陽之妻陳桂秋及兩個女兒的經歷。3月初,陳桂秋母女被關押在泰國監獄,當時有10幾名中共公安等著要將她們帶回國。千鈞一髮之際,美國駐泰國大使館官員進入囚室,把陳桂秋3人帶走。中共公安發現後追到機場,經過一番對峙,美方營救成功。

陳桂秋出席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s Guild)為謝陽代領捍衛言論自由獎。(大紀元)
陳桂秋出席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s Guild)為謝陽代領捍衛言論自由獎。(大紀元)

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事後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從美國最高層得知,此次營救是特朗普「拍板」的。

中國網民紛紛讚揚營救行動,「歷史特殊時期的大時代,大是大非面前,須要有強大的正氣膽識勇氣。能有特朗普及內閣團隊智慧的,不多啦。」

還有一個營救案例就是,6月13日晚,特朗普政府成功地迫使北韓釋放被扣押的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回美國。瓦姆比爾去年1月在北韓被捕,原因是摘掉一酒店中朝鮮前獨裁者金正日的標語。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國務院是在特朗普總統的指示下,向 北韓爭取到了瓦姆比爾的獲釋。

瓦姆比爾的父親弗雷德(Fred Warmbier)在福克斯節目中披露,兒子被抓後,奧巴馬政府當時督促他和妻子對瓦姆比爾的處境不要張揚,保持安靜。奧巴馬政府的態度令弗雷德一家感到失望,他說,特朗普的新政府給了他們希望。

瓦姆比爾在北韓受到了嚴重的虐待,在被營救回美不到一週便離開了人世。

特朗普政府海外營救的事例還有:今年4月20日,美國慈善工作者赫加齊(Aya Hijazi)在埃及被關押3年後,被營救回美國。白宮表示,特朗普是保證赫加齊獲釋的直接參與者。4月28日,遭中共拘留2年多的美籍華裔女商人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平安返美。總部在舊金山的非政府組織「對話基金會」創辦人卡門(John Kamm)表示:「特朗普政府似乎更有力量、更自信。」

特朗普勝選之後,多家媒體猜測,特朗普這個政治素人,會從商人的角度審視內外政策,而不會去在乎民主、人權等問題,而以上的一樁樁事實恰恰推翻了這種推測。此外,特朗普上任的9個多月以來,美國也曾多次挑戰中共的人權問題。

《紐約時報》報道,6月27日,國務卿蒂勒森發佈了最新版的年度人口販賣報告,將中國定為現代奴役的最嚴重犯罪國之一。當天,特朗普總統的女兒伊萬卡也出席了活動。

再有,8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2016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關注全球信仰自由狀況。中國及其它9個國家因存在嚴重的宗教迫害問題,被列為「特別關注國」。蒂勒森對中共迫害信仰人士的行徑表示關注。他在新聞發布會上特別提到,2016年有數10名法輪功修煉者在被關押期間死亡。

2.「你們做你們的 我們說我們的」

在與中共的關係上,雖然奧巴馬政府提到過人權,但也被認為是走過場。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發表一篇題為「絕不投希拉莉」的文章,披露了希拉莉與中共暗中勾結出賣人權,獲取利益的內幕。

高智晟在文中說,2009年在祕密囚禁地,他通過祕密警察頭子嘴得以見識希拉莉「為本國謀取利益」的光榮。

當時該警察對高律師透露:「希拉莉一來就又要談人權問題、又要談高智晟問題,還向我們要一萬個億。我們清楚她要甚麼,出手就給了8,000億(人民幣)。那女人拿到錢後,第二天,甚麼人權問題、高智晟問題,連提都不提了。她反而說啦:『美中之間的分歧不會影響兩國關係』,這不等於明說了嗎,人權問題上你們做你們的,我們說我們的,大家還是好哥倆。」

《紐約時報》報道說,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政治科學教授羅斯(Robert S. Ross)表示,近年來白宮能要求和指望中共在一場峰會之前釋放一些政治犯的時代已經過去。「美國的人權外交就成了空話,它沒能讓中共的人權狀況有所改善,一點兒都不出人意料。」

羅斯舉例說,儘管奧巴馬2016年9月訪華曾在公開場合短暫地提及宗教壓迫問題,但幾乎沒人認為中共當局會就此收手,結束針對杭州周邊地區的基督教堂的打壓活動。

杭州是2016年20國集團峰會的舉辦地。

3.「一切求實幹,不愛紙上談兵」

特朗普的性格其實決定了他做事的風格。

外界也許會注意到,特朗普自上任以來,一直在一件件地實現其競選承諾。美國國會前議長金里奇表示,特朗普「一切求實幹,不愛紙上談兵」。

特朗普日前面對的是前任留下的美國幾乎全方位失敗的「外交」,這也體現在美、中關係上,各種人權對話,對中共基本上毫無用處,只是流於形式。

奧巴馬任總統時的「光說不做」也曾令其深受譴責。奧巴馬曾於2012年警告敘利亞政府說,如果敘政府使用或者部署化學武器,那就是跨越了美國的「紅線」,美國將會軍事介入。

2013年8月,敘利亞果真使用化學武器,導致3百多人死亡,可以說越過了奧巴馬自己定下的「紅線」。

但事發後,奧巴馬沒有採取行動,國際社會因此對奧巴馬表示了強烈的譴責。

換到了特朗普政府,敘利亞政府在2017年4月再次發動化學攻擊,但沒想到特朗普不怕與支持阿薩德的俄羅斯發生衝突,立即下令發射59枚戰斧導彈轟炸敘利亞一軍事基地,目的是震攝阿薩德,防止其繼續發動化學攻擊。俄羅斯雖然對美國的這一做法表示譴責,但不敢動用武器與美抗衡,特朗普的膽量逼迫俄做出了讓步。

特朗普的這種果斷、「不可預見性」的外交政策,在某種意義上反而成為了一種優勢,對敘利亞、朝鮮和中共這樣的獨裁者不僅起到震攝的作用,也讓他們摸不到特朗普的行事方式和底線,因而不敢輕舉妄為。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弗里洛夫(Michael Fullilove)和《紐約時報》總編輯卡恩(Joseph Kahn),10月27日在悉尼的一個論壇上說,中共領導人摸不清美國新總統的路數,只能猜測他的下一步是甚麼,特別是在朝鮮問題上。

卡恩說,特朗普的外交方式可能迫使北京認真對待朝鮮問題。「他們撓頭苦思,特朗普的底線是甚麼?」

總而言之,特朗普政府能否在今後幾年內改變空談的人權外交局面,能否切實有效地採取行動,迫使中共改善人權紀錄,令外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