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事件主導了上周風險市場的情緒,資產價格動盪,資金的避險情緒升溫。美國參議院共和黨人公佈了參院稅改建議,將削減企業稅的時間點放在2019年。 這與之前公佈的眾議院方案以及白宮所推的概念不同,意味著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整合稅改計劃,全球股市因此作出強烈調整,美股高位下挫,美債遭到拋售,十年期、三十年期債反應猶大,利率曲線平緩化結束。

歐洲與亞洲的資產價格大致跟隨美國走勢,特朗普的亞洲之行很給特爺面子,不過資本市場卻不買賬。

第二件事情發生在中東,沙特王儲突然強硬反貪,黎巴嫩總理意外辭職,沙伊關係緊張,布倫特原油價格跳升2.3%。

繼OPEC與俄羅斯表示贊同延長減產期限之後,中東政局也成為能源市場的主導因素。

稅改、沙特先後爆出意外,黃金價格趨漲,直至星期五42億美元的巨額中東拋單出現。

上周四出台的參議院稅改方案,計劃於2019年才開始調降企業稅,對跨國企業回流美國的資金課征較重的稅率,同時在取消地方政府稅制上持保留態度。

這個方案與較早前公佈的眾議院稅改方案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參院共和黨人對方案可能帶來赤字設上限1.5萬億美元,令市場對稅改方案的進程和最終內容感到擔心。

特朗普當選後產生的股市繁榮,來自對他改革美國痼疾的期待。資金的信心懸系於稅改方案和由此產生的經濟新動力。參眾兩院立法方案的巨大差異,在美國國會出現很正常,隨後有一個艱巨的幕後討價還價過程。

筆者從來都認為白宮希望的年內完成稅改的立法程式根本不切實際,稅改方案通過恐怕要等到明年年中,甚至更晚。

明年的中期選舉會進一步令議員的立場複雜化。

在內容上,財政部提出的框架肯定需要縮水,以換取財政鷹派議員的支持。

相信美國明年會有一個稅改方案被通過,不過所包含的改革成分或被大幅弱化。

日本、新加坡主推的TPP簽字儀式,因為加拿大的臨時異議而被取消。

這是本屆APEC峰會的一個場外活動,對許多亞太國家的經貿前景卻是大事。

特朗普宣佈退出TPP後,不少亞太國家曾經感到彷徨,不過最終在日本政府的強力撮合之下,這個多邊貿易框架又起死回生了。

然而,沒有美國參與的TPP是沒有多少實際意義的。TPP的經濟體量由之前的全球占比40%,縮水到14%,更重要的是目前參與者多為貿易順差國。只有國際貿易的賣家沒有買家參與,此事註定無法帶來大的經濟效益。

安倍的如意算盤是,先搭起TPP的台子,靜待特朗普回心轉意或下一位美國總統的出現。

筆者認為,無論誰當總統都很難像奧巴馬那樣在TPP上犧牲那麼多美國經濟利益了。遏制中國依然是美國的戰略性政策,不過以後更多從軍事、政治上入手,而非貿易行賄。

本周重要經濟資料不多,歐洲的第三季度GDP數字可能好過市場預期,市場焦點應該停留在美國的稅改計劃上,遜尼派沙特與什葉派伊朗在中東的較力和沙特王儲的反腐也值得關注。◇

本周記每周六刊出,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