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1月8日以來的重頭新聞基本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但上海輿論場卻另有頭條大新聞「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引爆民眾的驚與怒不亞於踩踏和雷洋等事件。攜程旅行網是總部設在上海的旅遊服務互聯網企業,親子園是該集團附設的職工托兒所。

據報道,11月8日以來,網上曝光上海攜程親子園老師虐童的多個內容不同的視頻,被虐待的都是兩歲以下、說話與表達能力都不完整的幼童,他們的家長看了監控拍下的畫面才知道,原來老師的虐待行為是一連串的,強餵幼童吃芥末、安眠藥、消毒水噴眼、推撞桌角、用柵欄關禁閉等等,而其他在場的老師,對此視而不見、無動於衷。

以下是來自攜程官網上訊息、媒體過去相關報道,以及工商登記等官方或公開可查的資料,並以此還原一些基本事實。

2016年2月18日親子園正式開業,由上海長寧區婦聯牽頭,攜程旅行網及上海《現代家庭》雜誌社讀者服務部下屬(「為了孩子學苑」)共同打造的區內首家園區親子園。

所以這裏可知,親子園是攜程委託第三方──上海《現代家庭》雜誌社管理,包括相關教師人員的招聘。這也是為甚麼此前已有所聞攜程曾經想要解僱不適用人員卻無法。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在經營範圍方面,《現代家庭》雜誌社及其旗下多個子單位,完全就是個雜誌社,根本不包含也不具備學前教育服務機構的經營管理;而在股權結構方面,《現代家庭》雜誌社是由上海市婦女聯合會100%控股。

再據這幾天網上公開討論,包括曾經的求職者以及多家相關機構內部人員提供的訊息,可知新聞事件背後還有曲折:為解決自家員工的子女在學齡前的照顧問題,攜程一開始想辦職工託管所,自己出錢、出場地、招人,可就是辦不了,因為官方打回票「不具備開辦親子園的資質」。結果攜程花錢委託辦理的也是完全不具備任何資質的《現代家庭》雜誌社,但只因它是上海婦聯子公司就拿齊了開業證照。

所以這裏可知,在事發後,被冠以「攜程親子園背後女人」的專案負責人張葆葆,以及參加開業剪綵儀式的包括:長寧區婦聯主席王秀紅、長寧區婦聯副主席錢坤奕、攜程旅行網黨委書記、副總裁施琦、臨空園區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蔣玉仙、《現代家庭》雜誌社社長、總編輯、黨支部書記紀大慶等人,充其量都是「前台人物」,也就是若有涉及權錢利益鏈的下游部份。

這條利益鏈有多大,據官方資料,上海婦聯全資子公司《現代家庭》雜誌社做為第三方託管機構的親子園,除了攜程,還有59家。據新浪網一篇報道上的估計,這類親子園都由企業提供場地,成本少一大筆,全年保底淨利至少0.6個億。而且攜程親子園按照師生1:7的配置比例,應該配置14名教職員工,現在只有4人,另外10名老師的預算支出的錢到哪裏去了?

網上評論,上海這類親子園其實是諸如婦聯等黨組織的小金庫,上海這樣的大都市尚且如此,其他地方不敢想像。如果沒有這次事件爆發,大多數人還都以為黨組織婦聯只是處理家庭糾紛之類的,殊不知和「黑十字會」一樣的存在。

實際上,全國各地虐童事件頻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相關新聞,只不過今次攜程親子園虐童件,發生地點不是偏遠地區,而是「國際大都市」上海。攜程也不是普通的公司,而是上海最大的互聯網企業,有著員工十幾萬人的大企業。

事發後的網上輿情也顯示,雖然攜程虐童事件與訪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撞新聞」,但議論熱度絲豪不弱,猶如雷洋、踩踏等事件的另一個版本,再一次狠狠撞擊了這個社會一線中間的安全感、焦慮感。

整起事件中,也有聲音說曾想自己獨立辦親子園而被上海政府叫停的攜程顯得無奈。不過無奈不代表無辜。攜程集團有黨委有書記,身兼書記的高管「要堅決擁護黨的領導」。

但凡看完上海攜程虐童視頻後的人都跟家長一個心聲:「我們親手把孩子送給禽獸」、「我們親手把天使送到魔鬼身邊」。這種事情,在當今中國社會可謂屢見不鮮,這也深刻反映了中共治下的嚴重社會監管危機與道德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