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訪華,世界更關注「狂人總統」會否私下,談及到中國的宗教自由及人權問題。中國人「最終目的地」原來是美國,這是極為諷刺的事情。那個中國大官,會不明白錢留在中國,並非自己的金錢?

2017年美國三大指數:道瓊斯、納斯達克、標普500指數不斷創歷史新高,這是雷曼自2008年爆煲後的一個新里程碑。金融市場是相對較接近公平競爭的零和遊戲。少數人大賺離場,大部份人重傷出場,如何克服心魔,更是一門哲學。我在金融操作已有四分一個世紀,對任何事情也有另一種體會。我不是白手興家,不是做實業,也不懂得製造一件物件出來;只想從絕對回報技巧中,利用金錢槓桿的特性尋找獲利機會。錢從來不易賺,但更會問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情是否有意義?金錢以外的東西是否更寶貴?

我沒有想到會進入對沖基金行業,當年第一份工作已令我足以興奮萬分,理由很簡單,剛出來社會工作,發展潛力無限,沒有可能跌得再低,一切從零開始。二十多年前的心態,甚麼也是「無所謂」,有無比的熱誠和上進心,甚麼事情也無法阻擋我。在金融圈四分一個世紀,身家上的漲跌已是無可改變的事情;香港及海外資產泡沫膨脹,有物業者很多也變了美元計的百萬富翁。不同的資產類別「升到無朋友」,又有多少人願意進場?

絕對回報是鬥智鬥力的遊戲,我喜愛參與其中;但坦白說,十年如一日的投資生涯,真是沒有多大意義,特別當我進入了人生下半場的「上場」後,我更加有這種強烈感覺。五十知天命,這個「死線」很快來臨到我身上,很多事情從頭開始。

雷曼兄弟在2008年所造成的傷害對很多人來說已算是一個段落。雷曼不再,貪婪永在。金錢世界,一切也是過眼雲煙而已。時光快閃到2017年的6月。下筆此刻,蘋果(AAPL)依然是世界上最值錢的公司,亞馬遜(AMZN)上市20年,1997年IPO價買入價值等同1萬美元,到現在這一萬美元已升至約六百萬美元,實質升幅可以用「恐怖」來形容。還有,新書特意加插一些衍生工具的技術性圖片,講解衍生工具策略運作時將會更傳神。

最後,君子渴財,取之有道,並非盜。在大時代的升市世界,更多的人賺不到錢。高度槓桿,炒孖展在波幅大市下成為多少人的投資墓地。2017年最後六星期,希望大家找到理想的操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