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出訪亞洲的重頭戲之一,是訪問中國。在聚光燈下,美、中兩國簽署協議;然而檯面下,中美雙贏解決方案的分歧依然存在。

在特朗普和習近平簽署預先達成的商業協議時,29名隨行的美國企業代表在一旁祝賀,增添友好氛圍。

然而,特朗普此次出訪的真正收穫,是和習近平進行了面對面的會談,這樣的會議有助於雙方評估對方的決心,以及避免對分歧問題的誤判。

特朗普8日抵達北京,這是他本次亞洲行的中間站,此前他已到訪日本及南韓,接下來要去越南及菲律賓。

美國一位高級官員11月5日在日本對媒體記者說,特朗普本次亞洲行有三個重要目標:加強實現北韓無核化、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印太區)、增進美國繁榮。

要想達成這三個關鍵目標,北京的合作是需要的,然而,華府及北京對這三個目標的推動,卻有很大不同。

北韓問題

對於北韓問題,和近期歷任總統相比,特朗普在獲得北京支持及執行對北韓制裁方面,取得了更大的進展。

不過,華府及中共對於北韓問題及其解決方案的看法,有著南轅北轍的差異。

中共不樂見朝鮮半島發生戰爭,希望美國放棄武力警告,這樣的想法,實質上就是要任由北韓發展核武計劃。

此外,中共還希望美國不要在南韓部署反彈道導彈和雷達,以及阻止美國與日本及南韓建立軍事聯盟。

中共政權要的是,北韓繼續扮演其和美、韓結盟間的緩衝角色,美國則希望北韓被納進民主和繁榮的南韓。

儘管有這些分歧的想法,但對於北韓問題,美、中仍可能存在實質的共同點。

幾十年來,中共幫助北韓發展軍力,包括小型導彈和核計劃。11月5日,向記者簡報的美國高級官員表示,美國相信,北京現在已將北韓視為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責任。

特朗普將要求習近平對北韓採取比聯合國決議更嚴厲的制裁措施,斷絕北韓維持本身生存所必須的經濟資源。

南中國海衝突

對於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又稱南海)的問題,美、中的看法大相逕庭。中共宣稱對這個區域擁有歷史性的主權,範圍包括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和越南等所主張的專屬經濟區。

特朗普政府提出新的亞洲政策,即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區,旨在促進自由開放的市場以及國際水域的航行自由。

這個政策對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貿易國家分享這個海域及在其中航行,是極為重要的。

「美國是印太區的大國,自從我們建國以來,一直是如此。」該高級官員說,「我們的安全和繁榮,取決於美國在這個區域,能否維持商業的自由流通。」

美國想在這個水域保持自由航行,中共則希望擁有亞太地區的決定性實力。然而,中共想要達到這個目標,以及維持中國經濟的增長,需要有源源不斷的美元。

美國的繁榮

推動美國的繁榮是特朗普亞洲行的第三個目標,專家認為這是至關重要的方向,而且美國在這方面仍然具有相當的影響力,不過,這也是美、中角力中最艱難的議題。

表面上,習、特兩人慶祝美、中經濟合作,達成貿易協議。然而,在現實面,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美國必須體認,「中共不能成為盟友」。

史劍道說,「我們正在與中共發生著根本的衝突,這點必須要承認。」

中國的經濟增長來自中共採取的削弱美國經濟競爭力的政策,包括違反國際貿易協定、竊取知識產權、容許猖獗的盜版,以及阻止美國商品的進口。

那麼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對此等不公平貿易行為的應對呢?史劍道說:「少得可憐。」

「我不預期會有利益交換」,5日在日本向媒體記者簡報的這位美國高級官員說,「對於貿易議題,美國不會因為北韓問題而犠牲我們的利益,那是全世界或多或少都有義務要做的事,也就是遏制和應對來自北韓的威脅。」

《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的作者章家敦( Gordon Chang )說,美國在與中國的任何談判中,都擁有一些重大的優勢,其中包括美國的經濟和金融體系。

在特朗普啟程出訪亞洲的前一天,中國的丹東銀行因涉及為北韓洗錢,遭到美國禁止其進入美國的金融體系。

許多人認為這是在警告中共,必須配合應對北韓問題,以及突顯中國金融體系的脆弱性。

章家敦說,阻止中國的銀行進入美國金融體系之路,等同是在扼殺它們的活路,「如果中國的銀行倒閉了,將撼動中國的金融體系」。

史劍道表示,在無法取得美元的情況下,中國無法通過國際貿易,購買石油等重要資源。

在與習近平的談判中,特朗普有必要表達他的政治立場,即中共如果不改變單方面的貿易行為,美國將採取行動,使中共付出代價。

重新平衡中美貿易

對於特朗普想要重新平衡中美貿易,史劍道認為,可以通過兩個方式實現再平衡目標,即制裁中國企業或採取進口許可制度,這將對中共造成一個很大的風險。

他認為,制裁必須針對中國經濟的產業部門(必要時可以針對多個部門別),以及特定部門的全部實體,例如電信部門中的所有公司,才會發生實效。

史劍道說,「如果我們制裁中國的多個產業部門,那麼我們真的是打到中國經濟的痛楚了。」

更具破壞性的選項是採取進口許可制度,這是可以快速重新平衡中美貿易的方法,也是投資大亨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2003年提出的一個想法。

進口許可制度的概念是,根據出口金額,核發出口商進口許可證,容許他們進口相同價值的商品,或者將證書出售給需要進口商品的其他業者。

這一政策可以迅速地平衡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赤字(2016年,美、中貿易逆差接近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總額7,370億美元的五成),並且減少中國擁有的巨額美元外匯儲備。

「北京當局現在無法承受這個(進口許可制度)」,史劍道說,「全球沒有哪一個國家,會受到和中國一樣的影響。」

他說:「中共可能會傷害美國幾家大公司,也可能是傷害美國的股市,但是它無法採取和美國對付它的相同做法,威脅美國金融體系的穩定。」

章家敦說:「如果把中國經濟推到邊緣,中共的政治體制離瓦解也不遠了。」

不過,史劍道認為特朗普不太可能採取這樣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