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這幾個鬼魂不時罵我,我想他們下地獄,一說到地獄他們(少女)就會很激動,所以我要解說我不是一個捉鬼的師傅,而且又沒有人給我錢要我捉鬼,我才不笨。這樣說著鬼魂情緒似乎好過點。

她的手機響起來,一聽到是媽媽,少女的神情明顯是少女了,我要求和媽媽對話,她很合作送手機過來,我很想知道,如果她有精神病,病人是能夠這般合作的嗎?相對地,當我和鬼魂對話時,就像面對充滿敵意的蠱惑仔,毫不在意我的說話,左右言他,沒邏輯,情緒亂,她大部份時間都是蜷著身體說話,但如果她要扼我時,我接住她的手和她一起合掌唸經,她便很合作,沒有試過反抗或罵我。

我當然很小心每一句說話,用字很謹慎,就像一個神父安撫著信徒,而這招很到位,每次鬼魂激動時便大喝要我收聲,我也很合作,也左右言他然後又要求唸經。

當那位媽媽到來,少女表現幸福快慰,證明她的感官是正常的,那媽媽要帶她離開時,她表現得極辛苦,佝僂躬身震震的就是一名老婦,我徵求過那位媽媽的同意後,用手掌推她的下腰的同時念著大明咒,霎時少女整個人站直,連廟的經理也驚呼起來,可是不過1分鐘,她又再躬下身,此後念甚麼經也沒效了。

送走了兩人,我真的虛脫了,累得說不出話來,廟中的同事七嘴八舌,我只是默默的收拾,心中也亂得很。

真的是鬼上身嗎?思覺失調或妄想受害者是如何對話的?

那位媽媽明顯不甚在意,在後來的電話溝通中聽得出她不認同寺廟文化,強調自己念佛可以解決女兒的問題,又說她是思覺失調患者,正處方吃藥。當我問她少女如何出現在我們的廟中,她答是少女自己召的士的,我問那位媽媽有跟她談過關於廟的故事嗎?她說從來沒有。

一個疑似鬼上身或可能是精神病患者,在沒有任何理由驅使下,自己跑到寺廟,更主動要求援助,我真的不知道曾經發生過沒有,希望讀者熱烈回應,有沒有類似這樣的故事。

後記:少女幾次致電給我,媽媽表現擔心,希望我堵截她的電話,我說不能,我尊重所有求助者,但是你是她今生的肉身最高決策人,你的決定就是她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