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醫學解剖生理,認為人體有神經、血管、骨骼、肌肉四大系統,是站在地球看人體,看的是地球人。中醫認為人還有另外藏像系統(魂、神、意、魄、志),對應五臟(肝、心、脾、肺、腎),藉由經絡系統(人與宇宙脈動的媒介),在宇宙中進食,是站在宇宙看人體,看的是宇宙人。然而這宇宙到底有多少空間?地球所能對應的又有多少空間?

中西醫交錯彼此的光芒

一位36歲的男士,身材高壯,臉上卻佈滿老人斑且浮腫,一臉倦容,步履蹣跚,好像身經百戰後的疲憊。當病歷職業欄上寫的是醫生時,我心裏就奇怪,西醫會來看甚麼病?是不是西醫無法解決的事?一問之下是位外科醫生,他拿刀,我拿針,如何交錯彼此的光芒?

外科醫生一開口就說:「醫生,我要先向妳說聲謝謝!」我聽了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才剛見面謝從何來?他接著說:「我媽媽的糖尿病,從糖化血色素13,被妳治療到6.8,身體都硬朗起來了!這在西醫是不可能的事,中醫竟能治糖尿病!」我淡淡地回答:「那是老祖宗的智慧厲害!你呢?那裏不舒服?」這位外科醫生說:「我一天在開刀房十幾個小時,累得要命,卻又睡不著,吃了安眠藥也沒甚麼效用;整天頭昏腦脹、心情煩躁,壓力很大又無法專心思考,長期累積下來,整個人快崩潰了!還有不想再依賴安眠藥,所以請妳幫忙!」心想要醫生說出這些話,還真需要有點勇氣!

診療的過程與感應

當我搭上他的手,開始診脈時,竟有被刺、被咬的感覺!仔細觀察他那暗沉的臉,在印堂、眼尾、下眼眶處,出現一陣青、一陣白,我立即用正念對待,心境純淨可以進入其它空間,善解另外空間的靈體。當針灸時,針下總氣澀,甚至有阻力!是來者不善嗎?不管如何,百神之會的百會穴,先齊下三針,以鎮神氣;安神,針神庭、本神、神門穴;失眠,針太衝、三陰交穴,以平肝氣;倦怠,針大鐘、關元、氣海穴。接著我問他:「要不要針湧泉穴,很痛的1秒,但效果很好。」他豪爽地立刻點頭。

說時遲,那時快,感覺我的臉突然被撕破,連眼睛都看不見了,好嚇人!我趕緊摸摸我的臉和眼,還好都沒事,而眼睛雖然看得見,卻受到侷限,這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是不是另外空間的靈體在阻礙?

我請求法界諸神相助,每下1針唸1次,讓這位外科醫生的藏像系統,藉由經絡系統歸位,重新與他個人宇宙場的頻率接上。

寬恕和愛能使業力輪報之輪停轉,我試以強大的念力,向這位醫生身上另外空間的靈體發送正念的慈悲力量。我自己也一陣天旋地轉,好像累癱了,心想我不能被打倒,咬著舌尖,捏左小指指甲兩側,再度振作,向靈體溝通:「對不起!請原諒!他是醫生,他在救人,請你們放人,謝謝你們!」通常中邪,處方甘草瀉心湯,而桂枝龍骨生蠔湯,收驚效果很好。但見這位醫生脈弦緊,面晦暗,所以開處方:柴胡桂枝乾薑湯,加當歸芍葯散、柏子仁、木香、藿香以鎮肝袪邪收魂氣,並稍補氣血,振心陽袪陰氣。

容光煥發 判若兩人

此時回頭看看外科醫生,竟睡得很甜,出針時容光煥發,前後判若兩人。2星期後複診,他恢復英雄本色,能吃能睡,又生龍活虎了,想要再來針灸和拿1個月的藥。我和他交流了一下,並給他一些建議:「作手術時,手拿刀,要心生慈悲,藉由治療病人的痛苦也療癒自己。要真正徹底地釋放自己內在的痛苦,讓靈性重生。」高手過招,點到為止,不知道他是否會意?

關於治療中發生的事情,他甚麼都不知道,我也沒向他說,擔心會增加他的心理負擔,或是他也無法理解。第三次回診,在眼神交會中,想讀出他內心的轉變。當年釋迦牟尼佛問彌勒菩薩,一彈指間會有幾念?彌勒回答說會生出320兆念頭。我要如何在天文數字中走出迷惘?但有捕捉到他的心念已轉變,就面色脈象看過後,我告訴他已完全康復,可結束療程。臨走前,他來道謝,笑著說:「有空還想再來請你針灸,針灸好舒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