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結束不久,中共高層人事持續調整。中共政法高層出現大變動,郭聲琨替下孟建柱,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趙克志出掌公安部。有媒體預測,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檢察長都將換人。隨著新一屆政法委高層調整,政法委高層中的江派勢力必將遭到深度清洗。

中共政法委從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後,權力日益膨脹,到胡錦濤掌權時期,形成所謂的「第二中央」。2012年重慶事件爆發,中央政法委書記一職在「十八大」被踢出常委。雖然中央政法委書記權力有所降低,但政法委仍然是習「依法治國」的最大阻力。

接上篇:十九大政法委大變動 深度清洗勢在必行(上)

習成立依法治國小組 分析:清洗政法系統勢在必行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深化依法治國實踐。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

李林一認為,郭聲琨接手了政法委書記,習近平明顯不放心,所以才會成立這個「依法治國」小組。要是郭那麼聽話,還用成立這個小組幹麼?

李林一說,這樣一來,習未來控制郭聲琨,對政法委高層的全員調動就變得名正言順。而這個小組的成立,恰恰反映了政法系統是習在「十九大」之後最不放心的機構。趙克志掌控公安部也是習的一個棋子,未來對政法系統的清洗勢在必行。

《東方日報》也在11月2日的評論中稱,趙克志空降公安部之後,清理遺毒的工作仍然很重,甚至不排除對公安體制機制進行大手術。

在「十九大」之前,中共政法系統高層已經遭到幾輪清洗。

「十九大」前夕,中共公安部前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及重慶原公安局長何挺,均因「嚴重違紀問題」被立案審查並被降級。

夏崇源是曾慶紅的老鄉,曾長期在中組部任職。期間,夏先是被提拔任中組部三局正局級調研員兼副局長,後升任更具實權的負責中央機關和國家機關的第四局局長。2013年,夏崇源轉任公安部政治部主任。

夏崇源在中組部任職期間,曾經歷過曾慶紅、賀國強及李源潮三任部長。有海外中文媒體曾報道,夏崇源受到了同鄉曾慶紅的注意,在中組部步步升高。夏崇源也是曾慶紅的馬仔。

今年8月,原公安部副部長楊煥寧被免去中共安監總局局長之職。

現年60歲的楊煥寧,曾在中共公安部工作近30年,被指是周永康的親信。外界普遍認為,習當局正在政法系統加大肅清「周永康餘毒」。

11月2日,趙克志主持召開中共公安部高層會議,強調公安部要「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確保絕對忠誠」等。據港媒報道,公安部共有4名中央委員,是國務院最多中委的部委,除趙克志外,還有副部長傅政華、黃明及王小洪。但副部長傅政華缺席了該重要會議,引來外界揣測。

美國之音今年9月報道,全球23個非政府組織9月12日向美國政府提交公開信和一份名單,籲美依《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15國的「人權惡棍」進行制裁,包括拒發簽證,凍結其在美國資產。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陶晶在列;美國務院將在12月10日人權日當天公佈最終制裁名單。

《東方日報》曾報道,前幾年周永康案發之後,習當局曾在政法系統清理過一次周永康餘毒,但並不是很徹底。公安系統正在進行新一輪大換血。傳聞稱公安部副部長黃明等都面臨調查。

2016年5月,傳媒報道,據可靠消息,公安部副部長黃明出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後,同時擔任中央防範x教辦公室(610辦公室)主任,晉升為正部級。但中共官媒一直沒有公開這一任命。

黃明曾在江蘇省公安廳任職長達26年,是周永康政法系嫡系之一。周永康落馬後,有海外中文媒體透露,公安部排名第五的副部長黃明一直是周永康專案組約談的主要對象。消息來源稱,「周永康被抓後,據說黃明一度被嚇得半死。」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被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6年1月12日,周永康馬仔李東生案一審,其被判處15年徒刑。

2017年以來,重慶、天津、上海三個直轄市的公安局「一把手」都已調整。6月,公安部十二局(技偵局)局長龔道安空降上海,任市公安局局長;6月16日,重慶市人大免去何挺的副市長、公安局局長職務,並宣佈任命前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鄧恢林為重慶市公安局局長;7月25日,董家祿由雲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一職,調到天津擔任市公安局局長。

政法委內 周永康餘毒仍未清

中共政法委一直是對內鎮壓的工具,幾十年來權力有起有落。江澤民1999年鎮壓法輪功後,藉機將政法委書記羅干塞入政治局常委,並讓周永康成為政治局委員兼公安部長,凌駕於最高法、最高檢之上,實際上是恢復了文革前夕政法小組的「人治」做法,即公檢法合一、公安獨大、以言代法。江澤民一手搞出的政法委體制是比法院還大的法院,比政府還大的政府。到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時期,政法委掌握的維穩預算已超過軍費,形成「第二權力中央」。

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政法委和「610」辦公室合體,打破了法律和制度的約束,迫害了上億的法輪功學員。政法委同時對普通的中國民眾胡作非為,使得每年數千萬民眾上訪、冤假錯案遍地。

外界有分析指,周永康把持政法委十年,此一領域幾乎都是與他有過工作交集的人,尤其是在公安系統,近十年升上來的人,很難找出一個跟周永康完全沒有瓜葛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大力清洗武警系統,但公安部、法院與檢察院系統尚未被深度清洗,周永康遺毒仍然未消。

分析還認為,中共政法委系統與中共高層的關係錯綜複雜,清洗政法委比清洗軍隊還要難。周永康在政法委的殘餘勢力在垂死掙扎,清洗周永康的餘毒,是「十九大」後政法委的任務,也是一個必然過程。

趙克志在11月4日被正式公佈出任公安部部長前,三天內兩次提要「肅清周永康的流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