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十九大後仍受到外界廣泛關注的中共前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在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開啟新時代踏上新征程》的文章。

在一天之前的11月6日,與王岐山一同卸任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也在黨報同版發表文章。這些文章的內容,都來自中共官方出版社十九大學習輔導讀物,其中包括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劉奇葆、許其亮、汪洋、趙樂際、栗戰書、楊潔篪、周小川等10位國家級領導人的署名解讀文章,按照慣例,這些人的文章,都將陸續會在黨媒發表。

王岐山雖然在十九大上的離任,但是圍繞他是否繼續政治生涯展開的高層權鬥,並沒有結束。

王岐山離任中紀委書記之後,其接任者趙樂際,如何能夠繼續王岐山的反腐打虎,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畢竟,趙樂際無論從資歷、背景、魄力和能力,都無法比肩王岐山。而反腐打虎,則是穩定和鞏固習近平執政的基本平台,至關重要。

反腐打虎,可以說是習近平執政5年的主要政績,王岐山也因為反腐得罪了中共內部以江澤民為代表的利益集團,他因此不斷受到政敵攻擊。從政治運作的角度來看,王岐山作為反腐打虎的主要操盤者,其未來的政治走向以及命運,對習近平的未來執政和繼續反腐密切相關。

從這個角度來講,王岐山很有可能在未來的中共政局中,或在台前,或在幕後,對政局走向發生影響。

在王岐山最新發表在黨媒的文章中,就較為明確地釋放出未來習近平當局的反腐方向。

習近平聯手王岐山的5年反腐,落馬的大部份官員都是江澤民集團成員,其中一部份是江澤民政變集團主要成員,但這些官員都是以貪腐罪名落馬。在官媒的新聞和報道中,基本沒有超出「經濟腐敗」的語境和定位。

但是,在10月19日,中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出席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分組會議,發言時提及中央過去反貪腐的工作,首次使用了「篡黨奪權陰謀」這樣的用詞。劉士余稱:過去5年,中央特別查處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這些人在黨內位高權重,既巨貪又巨腐,又陰謀篡黨奪權,案件令人不寒而慄。

「陰謀篡黨奪權」的說法,就是政變的另一種說法。自從1976年中共「粉碎四人幫反黨集團」之後的40多年來,中共官員首次使用這樣的措詞。劉士余作為部級高官,如果沒有更高層的授意,不可能敢於講出這樣的話。雖然劉士余的話並沒有被官方媒體報導,但是劉士余的措辭等於是在十九大上,把江派政變集團做為可以討論的話題,等於是把江澤民政變公開化。

與此對應的是,王岐山在文章中稱: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一是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二是山頭主義宗派主義搞非組織活動,破壞黨的集中統一。果斷查處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剷除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相互交織的利益集團。

王岐山所稱的「政治腐敗」、「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其實就是劉士余「陰謀篡黨奪權」的正式官方詮釋版本,這等於由王岐山半公開了江澤民政變集團。這樣的言論,由王岐山發出,再由中共中央級官媒刊出,顯示出習近平當局未來的反腐方向。

由於中共的的體制性腐敗,腐敗幾乎成為進入中共官場和升遷的投名狀,中共從上到下的各級官員,能夠做到潔身自好的官員可謂鳳毛麟角。那些位居最高位階層的個別中共高官,即使個人沒有貪腐,也很難保證自己家族成員不藉助權勢貪腐。因此,連日以來,包括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汪洋等家族真假難辨的所謂貪腐消息,不斷被習近平的政敵從海外媒體爆出。

在這樣的局面下,習近平當局的「經濟反腐」,已經走到盡頭,所以必須轉向「政治反腐」,並且也已經公開化。

王岐山文章中稱「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要「贏得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從這一點來看,未來習近平反腐打虎的對象,則比較明確地指向了參與江澤民政變集團的江派大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