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人們開始廣泛了解法輪功始於4.25事件。1999年「7.20」之後,台灣從官方到民間,有許多人調查研究法輪功。不少人通過深入了解和親身實踐,卻得出了與中共完全相反的結論,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走入法輪功修煉。至今為止,台灣已有上百萬人學煉法輪功,台灣警察張永祥便是其中的一位。

1999年4月25日,北京發生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和平上訪事件。正當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妥善處理上訪事件之際,此前從未就法輪功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細緻研究的江澤民一意孤行,急衝衝地提出「戰勝法輪功」的謬論。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天塌地陷之勢,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對法輪功的迫害猶如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爆發,震驚海內外,國際社會紛紛想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

奉命查法輪功真相  促修煉機緣

張永祥從台灣警察專科學校畢業後,就職於台北市內湖區派出所。

中共大面積打壓法輪功的消息傳到台灣後,台北市警察局指令各地派出所警察了解法輪功及其在台灣的活動情形。當時,台灣修煉法輪功的人只有幾萬人,正巧張永祥的轄區內有位里長夫妻都是法輪功學員。張永祥從里長處得知,法輪功修煉完全公開透明。

而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自己身心受益後,自覺自願來煉的,沒有任何強制性。里長和里長太太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他們耐心回答了他提出的所有問題。在他離開時,給他許多法輪功的真相資料。

張永祥看了真相後說,「我覺得法輪功很好,跟中共宣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法輪功其實是佛家修煉法門,我親眼見到里長、里長太太平時的言行都很善良。所以,我在那份調查表上寫道:『法輪功在台灣沒有甚麼非法的集會,他本身只是一個修煉團體,都很好。』」

前台北市警察張永祥說,台灣是民主自由國家,尊重個人信仰自由,基本上政府是不會禁止的。(明慧網)
前台北市警察張永祥說,台灣是民主自由國家,尊重個人信仰自由,基本上政府是不會禁止的。(明慧網)

恪守真、善、忍  待人祥和處事坦蕩

一旦知道法輪功好之後,張永祥也想修煉。

張永祥說:「那時還不知大法有多麼珍貴,我一邊看講法錄影帶,一邊抽煙、喝酒。可是,看到第七講有關抽煙的問題時,突然煙怎麼變得那麼難抽?覺得很奇怪,就把手上的煙熄掉,開一包新的;又點上一根,哇!怎麼更難抽?」趕緊倒帶,才明白修煉人必須戒煙戒酒。那時,已有20年的煙齡的他,一下子就把煙給戒了。酒也徹底不沾了。

派出所警察執行業務,直接跟百姓打交道。形形色色的人,錯綜複雜的事,經常給他們帶來很大壓力,腰酸、背痛是常態。那時修煉不到兩個月,張永祥便覺身心輕鬆自在。他堅守「真、善、忍」的法理,時時保持一顆祥和的心,事事為他人著想。突然間問題來了,能守住心性,這樣,即使發生衝突,遇到矛盾也容易化解。張永祥說:「念頭一轉,就不會動心」

名利心放淡後「該我的一樣也沒少」

張永祥說,修煉前,值勤時,因為被開罰單,誰都不高興。自己的情緒管理也不是很好,等衝突發生後,被處罰的人也時常檢舉他,說他服務態度不好等。修煉後,他按照大法的要求,時常保持內心祥和,與人為善。無論對方怎麼不高興,甚至謾罵,他都秉持善念。

站在對方立場,為他設想,「我要開他罰單,他會不高興。那他對我們凶,對我們生氣,也是正常反應。」

張永祥曾自認不是很在乎名利,但是,仍有爭取年終考績和計較獎金多少的心,不如意時,還會很難過。修煉後,明白「不失不得」法理,一切順其自然,「只要盡力把事情做好,該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強求也求不來。」張永祥說:「名利心放淡後,該我得的,一樣也沒少,反而得到更多。」

善惡必報 大清算近在眼前

張永祥認為,「真、善、忍」是亙古永恆的普世價值。從1999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至今已經十八年,世界各地許多民眾和他一樣,因認識法輪功的美好而走進修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信仰,也針對所有世人的道德良知和精神價值在進行摧毀。

台北101大樓景點前的法輪功學員,同全球法輪功學員一樣,在世界各地觀光景點,嚴寒酷暑不辭勞苦地講清法輪功真相。他們善勸中國人早早退出與神佛為敵的中共黨、團、隊,與為惡者劃清界限,並且呼籲世人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即時制止迫害。

善惡必報是天理,法輪功學員和一切有正義良知的有志之士都堅信,神佛對共產黨的大清算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