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對「忠」很看重,認為「天下至德,莫大乎忠」,「忠也者,一其心之謂也」(《忠經•天地神明章第一》)。從造字可以看到,忠,存心居中,正直不偏,古以不懈於心為敬,故忠從心;又以中有不偏不倚之意,忠為正直之德,故從中聲。《說文解字》中講:「忠,敬也,盡心曰忠」。忠,作為正人君子,是不可缺少的美德。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談到「忠」,大腦裏很自然的蹦出中共媒體中時常提到的「忠於黨,忠於祖國,忠於人民」,把中共與中國混為一談,想當然的認為「忠」就是聽話,「聽黨話,跟黨走」就是盡忠的表現。其實,這是對「忠」的誤解與歪曲。

 「忠」的表面有聽話的意思,但是盲目服從不是「忠」,古人對於長輩或者上級、皇帝等的話語並不是盲目服從,是有判斷是非、善惡的標準的,那就是天理,表現在人間就是儒、釋、道三家文化交相輝映下的仁、義、禮、智、信、廉、恥、善惡必報等標準,符合這個標準,一生都會實踐之;不符合,都會以死抗爭。

南宋著名的抗金將領岳飛,一生都在實踐「忠」。很小時,奉母命在脊背上刺下「精忠報國」(也有考證為「盡忠報國」)四個大字;武藝學成,報效國家,帶領岳家軍要直搗黃龍府迎二帝還朝時,得到了十二道金牌緊急召回,那時候抗旨不尊是要殺頭的,甚至要株連九族;岳飛含淚班師回朝,被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毒刑拷打,最後被冤死風波亭也沒有屈服。岳飛用生命詮釋了「忠」的含義及不同時期不同狀態下的表現。

宋朝歐陽修幼年喪父,他母親曾對他說:「你父親當小吏時,常夜裏點著蠟燭看著文書嘆氣。我問為甚麼,他說:『遇到死刑的案子,我為囚犯尋求生路,卻不能得到。』我問:「生路可以求來嗎?『你父親說:『尋求生路而不得,則死者對我無恨了。』」

歐陽修聽了母親的教誨,終身按照父親的夙願去做。歐陽修為官的多個地方,不見政績,不求聲譽,寬容簡單、不擾民,百姓都覺得方便。有人問:「您為政寬簡,政事卻不荒廢,是甚麼緣故呢?」歐陽修說:「以放縱為寬,以忽略為簡,則政事荒廢,民受其弊。我所謂的寬,是不苛急;簡,是不執著於瑣碎小事。」

這是歐陽修忠君忠民的另一種體現。

古代文化典籍裏記載了很多盡心盡忠的官員,把「忠」演繹的淋漓盡致,忠於天理,不畏上,不畏書,不拘泥於框框跳跳,甚至為了真理以死抗爭。

為落難人據理力爭的童恢

東漢時,有個叫童恢的人。他的父親童仲玉,遇到饑荒,傾盡家產賑濟撫恤百姓,族人鄉親靠他活下來的有上百人。

童恢少年時擔任州郡的小吏,司徒(官名)楊賜聽說他執法清廉公平,就推薦了他。後來,楊賜被彈劾、要罷官時,楊賜原來的親信都離開了,只有童恢到皇宮求見,為楊賜爭理。楊賜東山再起後,原來的親信又都回來了,童恢卻拄著拐杖、病逝了。人們都談論童恢的美名。

童恢在官府當差時,如果有小吏稱職,有人行善事,童恢都賜給他們酒肴,勉勵他們。

全境清靜無事,治安很好,牢獄連年無囚。臨縣的流民都來歸化,搬家到童恢境內的有2萬多戶。

有百姓被虎所害,童恢讓人把虎抓住,活捉了2隻老虎。童恢對老虎說:「上天生萬物,唯有人為貴。虎狼當吃生畜,卻殘暴吃人。按照王法,殺人者死,傷人者法辦。你如果是殺人者,應當垂頭服罪;自知不是殺人者,應當號呼稱冤。」童恢辦案公平,連一隻老虎野獸,都不願冤枉。

結果,其中一隻虎低頭閉目,就像震驚畏懼的樣子,童恢就下令殺死了這隻老虎。另一隻老虎目光正視眾人、吼叫聲洪亮,奮身跳躍,童恢就下令放了這隻虎。小吏、百姓都歌頌他賢明。古代道德標準很高的社會,萬物都通靈,野獸也知道畏罪。

童恢的弟弟叫「童翊」,名氣比童恢大,官府先推薦了他。童翊裝作啞巴的樣子,不肯當官。等到哥哥童恢先被任命,才接受了「孝廉」的稱號,擔任了「須昌長」的職務。古人兄友弟恭,弟弟對哥哥恭敬,不肯在哥哥當官之前,自己先當官。比現代人,自己當官,不管無用的哥哥、不顧沒本事的親戚,不知強了多少倍啊。

不在冤案判決書上簽字的盧克忠

金代的盧克忠,因討伐北宋有功,歷任刺史、節度使。

綏德州的幾個士兵路過鄜城,請求在百姓家借宿。當夜有賊偷了主人的財物而去。地方官抓了借宿的士兵,關入牢獄,拷打、誣陷、結案。盧克忠察覺他們的冤情,獨不肯在判決書上簽署名字。沒過多久,真正的盜賊果然被抓住了。借宿的士兵被無罪釋放了。

大定二年,盧克忠擔任北京副留守。正逢百姓吃飯艱難。盧克忠下令:凡是百姓有積蓄的,留下一年的糧食,其餘的都按照平價買入官府的糧倉、來給饑民窮人吃,從此沒有貧瘠、餓死的隱患了。

古代還有許多好官當政,囚犯絕跡,監獄裏長草,如南北朝到隋朝時期的劉曠,當時擔任平鄉縣令;強盜被感化,保得一方平安,如金代的牛德昌,當時擔任萬泉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