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馬高官大多曾權傾一時、八面威風、不可一世。他們貪腐的巨額贓款、贓物是幾輩子都享受不盡的,貪得無厭的心使他們滑向了可怕的漩渦。當他們被抓捕前的那一刹那,他們內心的堤壩是何等的潰決;當他們預感到危機四伏的時候,內心的掙扎使其理性大失而不惜鋌而走險;當他們被囚禁在鐵窗高牆時,浮躁狂妄的心才漸漸冷靜了一些。

貪官已成驚弓之鳥

驚弓之鳥用來形容當今貪官、老虎的處境則非常恰當。因為他們多是位高權重、侵吞了大量的國家資財或收受巨額賄賂、多行不義之輩。一旦他們東窗事發,便由人上人淪落到階下囚,甚至是因此命喪黃泉。他們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們整天提心吊膽的活著。有個笑話說,一個高官的秘書接到一個電話,其實本來是個平常的電話,但秘書誤聽說是紀檢部門打來的,當轉告給高官後,該高官徹夜未眠,與其相關的幾個主要其他高官得知消息後,亦是心驚肉跳,都認為是大禍臨頭了。第二天這幾個人自首的自首,逃跑的逃跑,還有畏罪自殺的。也就是說,箭還沒向他們射出,只是聽到了弓聲,貪官們就紛紛栽落了。壞事幹得太多了,或有瓜葛的人物先行被抓等,不知哪塊被捅出了漏子,所以他們內心非常恐慌。

貪官落馬時第一反應是立即拔槍

當有佩槍條件的貪官們預感到形勢不妙時,便悄悄的將槍隨身攜帶,隨時準備魚死網破或自盡。2005年12月,時任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準備在當月23日下午啟程到珠海去休假。23日上午,王守業到海軍司令部參加每日例會,當被宣佈逮捕時,王守業當時還顯得若無其事,問主持會議的海軍司令員張定發:「發生甚麼問題了?不要搞錯!」張定發說:「不會搞錯。你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了。」會上,當中央軍紀委張樹田宣佈「經中央軍委檢察院批准逮捕」時,王守業當即拉開公事包取出手槍,但當即被總參保衛部特警早一步奪下他的槍,並給他戴上了手銬。經檢查,王守業隨身公事包中有兩枝德國制消聲手槍,都已上了子彈,這說明王守業已預感其末日的來臨。

據海外媒體披露消息人士稱,時任河北省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是在參加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後的第二天下午6點下班前,在辦公室被中紀委來人帶走的。當時,張越為防不測,每天隨身帶有2把手槍,所以當局的抓捕他行動格外謹慎。當時大約有40名特警參與抓捕張越的行動。人們看到張越被帶走的時候,兩眼緊閉,臉色蒼白,被抬進警車。可以說,多年來張越作惡多端、為人極其囂張,從不避諱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取利益,被外界稱為河北「小政法王」。張越和曾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的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一樣,都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馬仔。

預謀政變

自胡溫當政後,江澤民把軍隊、武警等要害部門都安插了親信,架空胡錦濤。一直到習近平上台後,他們曾多次預謀發動政變。據路透社消息,北京當局在2013年年底至2014年3月底,把周永康的家屬和親信扣查或訊問,人數超過300人,凍結或沒收的資產至少人民幣900億元。報道引述消息說,檢察院和反貪部門在北京、遼寧、江蘇、山東、上海、廣東等七個省級行政區搜查多個地點,查封約326所豪宅,搜到大量人民幣和外幣現金、黃金、古董、名畫、名酒等,其中黃金、金幣、白銀逾42公斤,甚至還有「軍火庫」,藏有各款槍支27支、子彈10,000餘發。周永康被指與薄熙來等密謀政變。江澤民曾恐嚇警告胡錦濤,保護周永康、薄熙來政變。他們逼宮18大,2012年3月19日晚的發動政變失敗。2014年7月29日,中共官方公佈周永康被立案審查。

2003年,周本順赴京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副秘書長後與周永康共事10年。周永康從2002年11月擔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至2012年11月卸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本順先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後升任秘書長,2013年3月,他離開政法系統,調任河北省委書記直至落馬。消息人士曾告訴財新記者,周本順做事細緻到位,善於幫助上司處理麻煩問題,得到周永康的賞識。周本順還讓800多萬的軍區招待所停了,騰出800平米,專門「招待」自己。並配有兩名來自湖南的廚師,為其做愛吃的湘菜。此外,還有兩名保姆,一位負責端飯倒水,另一位專門負責給周養寵物!伺候周的這4人,「兩年多工資達上百萬」。周本順一度傳捲入周永康、薄熙來政變事件。據報道,傳聞中南海掌握的一份周、薄政變最高規格組閣意向名單中,周本順將出任最高法院院長。根據港媒披露,周本順在擔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時,受周永康之令殺害李旺陽。

李旺陽昔日朋友張善光曾直言,「李旺陽的不正常死亡與周永康、周本順他們有關係。」當時周永康下達這樣的命令,目的就是為了在十八大前,給習近平接掌政權,刻意製造不好影響。此外,周本順還對習、王的反腐陽奉陰違,秘密與曾慶紅、江澤民勾結。據海外媒體報道,周本順在送給曾慶紅的一份《河北政情通報》(並轉送江澤民)中,詆毀習、王反腐、打虎行動,把河北經濟下滑歸咎習、王,並預謀新的政變,被習近平陣營提早截獲此「通報」,同時快速拿下周本順。

街路戒嚴、軍車包圍、數十軍人抄家

海外媒體披露,2015年4月10日,萬壽莊一帶戒備森嚴,中共軍委紀委、軍事檢察院、總政保衛部等部門,共派出10多輛軍車包圍了軍中老虎郭伯雄的住宅。當特警沖進室內後,郭伯雄妻子嚇得立刻倒地。郭夫婦迅速被帶上車押走,隨後,留下數十軍人查抄郭宅物品,有大量現金、細軟等被多輛卡車運走。

目擊者都被嚇懵了

時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心狠手辣,人稱「陳瘋子」。還是在他當廠長時就放狠話對保安說,對進入廠區的村裏青年「朝死裏打,打死了最多賠點錢」,有鄰村多名青年被打得半死不活。就這樣的惡棍居然一路高升,當上市委書記後,陳雪楓貪腐、整人、迫害民眾,更是「全面出擊」。其中,他幫助手下人不擇手段的構陷、搞掉異己,鯨吞蠶食民脂民膏。另據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不完全統計,河南迫害法輪功的案例多達5,744起,計30人被迫害致死,10人被迫害致殘。2016年1月15日下午,陳雪楓剛參加完一個會議後,正在電梯口跟市委常委一官員說話時,突然有幾人快速來到陳雪楓面前,在確認是陳本人的同時,迅速將其包圍,陳雪楓立刻目瞪口呆。據現場的另一官員稱:陳雪楓被帶走的「整個過程非常迅速,就一小部份人看到了,當時現場目擊者都被嚇懵了」。

畏罪自殺

人們都不想死,還想活得好好的,當他們面臨著將遭遇生不如死的境地時,才會做出極端選擇。時任中共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在中共江蘇省委會議室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被中紀委的「臨時工」(特警)及時摁住。顯然,楊衛澤壞事幹得太多,涉及的人及後台老闆又非常棘手,當他知道反正也沒有好的時候,他便想一死了之。

此外,到目前為止,近年來已有數百名大小貪官包括公檢法系統的各級頭目畏罪自殺,或疑為被滅口。他們除了貪腐罪證外,還多對法輪功群體、上訪民眾等弱勢群體犯有血債。當他們預感紙裏包不住火時,有的又不敢說出其他位高權重的相關人物時,特別是當面對可能被滅口的危險時,處於左右為難、極度恐懼中可能會選擇自殺。其中還有些貪官、老虎,他們知道以前整別人時所採取的各種手段之殘忍和恐怖,所以他們懼怕恐慌自己也將面對惡報臨頭這一切。可見,在中共政權裏混,就如同上了賊船,是極其危險的事。

殺人滅口

被調查的貪官中,當然不是乖乖的等著調查,其中有些人還在利用各種形式負隅頑抗,他們有的顧凶攔截、暴力毆打上訪、舉報者,甚至製造各種暗殺將同案犯官員、知情人滅口,有的甚至是對參與調查的紀檢人員進行暗殺。據2014年香港《動向》雜誌曾報道,中共內控資料顯示,2013年9月至2014年3月底已有近60名中紀委、省紀委有關一線人員被暗殺或失蹤,30多名檢察官員被暗殺或失蹤。就連王岐山本人在這些年來也多次遭到暗殺,險些喪命。顯然,這些將被抓捕的貪官們為了保全自己到了不擇手段、狗急跳牆的瘋狂程度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被拿下的貪官、老虎們,當得知他們昔日的威風不再時,一些仍抱有幻想、頑固不化,另一些已經開始不得不或多或少地反思他們所犯罪行。他們中不乏出身清貧者,開始時甚至也痛恨腐敗、想為國、為民效力,躊躇滿志。隨著一番艱苦的「拼搏」歷程後,在中共扭曲的意識形態洪流中,在貪腐犯罪的漩渦裏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時任政協副主席蘇榮懺悔道:「我算了一下,副廳級以上幹部給我送錢款和貴重物品的人數達40多人。」「正常的同志關係,完全變成了商品交換關係。我家成了『權錢交易所』,我就是『所長』,老婆是『收款員』」 。他還懺悔道:「不僅毀掉了我自己,也坑了老婆,害了兒子,將全家帶上經濟犯罪的深淵。」其實,長期任職省級高官的蘇榮,送他錢款、貴重物品的何止40多人,400多人都不止的。在被舉報、查出的犯罪事實面前,他畢竟也說出了一點實話。

2009年到2015年,王瑉曾擔任遼寧省委書記,因遼寧拉票賄選案落馬。他在懺悔錄中寫道,「正是由於我的不負責任,造成極其惡劣的政治影響。」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懺悔道:「莫大的悲哀」,「我是咎由自取」。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在懺悔書中稱,「自己落得如此下場絕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認錯認罪。雖然我現在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但也深知錯已鑄成、為時已晚」。是這樣的,貪官們「奮鬥」了大半輩子,最後不幹人事,淪為階下囚!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時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五假幹部」盧恩光本來是一名頗為成功的私營企業主,硬是靠著金錢開道,一路造假,竟然官至副部級。據查,盧恩光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等造假。被查後,盧恩光在懺悔書裏慨歎道,「我就是個官迷。想想自己走過的這20多年的路,就像夢一樣,就像一場噩夢,自己瘋了。」對於在民間被稱為武爺的稱呼,武長順懺悔了其濫用職權、欺壓民眾,成了官老爺。有趣兒的是,盧恩光還自我曝光說:「在家都不敢讓超生的孩子叫自己爸爸,要叫姨夫甚麼的。」是呀,一路造假,攀上官位,為了繼續往上爬,連父子的稱謂都變了,這個貪官活得真夠累的。

時任福建省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回憶起母親的叮囑:「只吃槽子裏的,不吃槽子外的」, 「其實我媽對我要求挺嚴的。1994年,我剛當廠長的時候,她就跟我說,你當官了,要乾乾淨淨、清清白白,掙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裏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時候,她又跟我說起了1994年她跟我說的那段話。那時候因為這個中央在抓反腐敗,已經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我要注意。正好20年,無言以對。」其實,很多貪官的內心世界也多是如此。貪心不足,蛇吞象,禍到臨頭才知道老人的告誡、優良的傳統文化是多麼珍貴的。

時任安徽省副省長楊振超和雲南省曲靖市委副書記李雲忠都反思了自己的僥倖心理。楊振超懺悔道:「僥倖心理,有的時候還有一點自以為是,違規違法這些事情,心想也能蒙混過關。」李雲忠談到:「不要心存僥倖,絕對不要這麼想,有些事情一旦發生,就是不以你的意志為轉移了。」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寫道:「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想,這是哪裏呀?我怎麼會墮落成這樣呢?每天我都生活在懺悔之中,每天晚上我都要吃安定才能睡著,睡覺之前想著這些事,醒來就是這些事,太痛苦了!」顯然,貪官們多存僥倖心理,當由青雲直上到墜入深谷時,後悔莫及。

時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原本貧苦出身,吃百家飯長大,最後成了危害一方的惡霸,他這樣反思自己,「因為從小學習成績很好,父親又受人關注,自己也經常成為別人議論的焦點,所以我特別在意別人的評價。沒人專門教我怎樣做人。」很多貪官就這樣,在傳統道德、善惡有報理念被丟棄的大氣候下,內心深處沒了對與錯、好與壞的標準尺子,稀裏糊塗的成了江澤民腐敗治國的犧牲品。

貪腐源頭浮出水面

在眾多被拿下的貪官、老虎的懺悔中,他們也交代出了導致腐敗的驚人內幕,使腐敗源頭浮出水面。被判無期徒刑軍中老虎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認罪時說,「我一定要老實認罪、承擔罪責。」另一老虎徐才厚懺悔稱,「沒有抵擋住誘惑」,成了「俘虜」。據海外中文網爆料,習近平最親近的幕僚披露,「郭伯雄被輕判無期,因為他交代了比現在我們知道的罪惡更罪惡的事。」《爭鳴》雜誌2017年1月號介紹說,在監獄服刑的郭伯雄在每周上交的「學習心得」中不但自曝接受徐才厚轉交賄款的詳情,而且還交代了江澤民。報道說,郭伯雄把軍隊變質問題歸咎於江澤民對軍隊的領導,並承認自己是「國家的罪人」,是「軍隊敗類」。有軍方背景的《環球新聞時訊》雜誌網站2015年9月1日發表題為「黨政軍老虎紮堆源頭難辭其咎」的檄文。直言: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薄熙來、郭伯雄、蘇榮等大老虎,除了要奪權外,還瘋狂斂財到駭人聽聞的程度。而他們都是曾慶紅、江澤民大力提拔的,「退而不休」的江某就是他們的「老闆」。顯然,目前曾慶紅、江澤民的處境如熱鍋上的螞蟻、岌岌可危。

在反腐、打虎的過程中看,那些被拿下的貪官、老虎們多是所犯罪行極大,但就所犯貪腐罪證而言,他們的所謂懺悔也只是懺悔了他們罪行中的一小部份而已。此外,他們中很多還對民眾、對法輪功群體犯下了累累血債,有的甚至是已經無法償還其罪惡了。但他們中一些人懺悔出的這部份,畢竟也起到了對那些還在對國家、對民眾犯罪的江系殘餘勢力及其大小貪官們的一些警示作用。相當於前蘇聯的克格勃頭目、斯大林時代的內政部長貝利亞的周永康的落馬打破了坊間傳聞的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政治潛規則,兩位原軍委副主席也被雙雙拿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奉勸那些還在對國家、對民眾犯罪的行惡者們,在光明和黑暗之間,何去何從,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