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日前表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金融領域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並揭示了大陸金融界存在的種種亂像。

11月4日,周小川在中共央行官網上撰文分析了中國金融業面臨的風險和造成這些風險的原因。

周小川認為,中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金融領域「風險點多面廣,呈現隱蔽性、複雜性、突發性、傳染性、危害性特點,結構失衡問題突出,違法違規亂像叢生,潛在風險和隱患正在積累,脆弱性明顯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

政府過多介入金融領域

他說,高槓桿是宏觀金融脆弱性的總根源,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2016年末,宏觀槓桿率為247%,其中企業部門槓桿率達到165%,高於國際警戒線,部份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突出,「殭屍企業」市場出清遲緩。一些地方當局也以各類「名股實債」和購買服務等方式加槓桿。2015年的股災,一些城市出現房地產價格泡沫化都與場外配資、債券結構化嵌套和房地產信貸過快發展等加槓桿行為直接相關。

周小川在文章中揭示了目前大陸金融界的種種亂像:一些金融機構和企業利用監管空白或缺陷「打擦邊球」,利用影子銀行套利行為嚴重。部份實業企業熱衷於投資金融業,通過內幕交易、關聯交易等賺快錢。部份互聯網企業以普惠金融為名,行龐氏騙局之實,交易場所亂批濫設,極易誘發跨區域群體性事件。少數金融「大鱷」與握有審批權監管權的「內鬼」合謀,實施利益輸送,個別監管幹部被監管對像俘獲。

對於周小川認為的造成大陸金融界種種亂像的原因,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則認為,周小川只是看到問題的某一個層面。其實大陸各級監管不可能完全到位,開放程度更不會達到西方社會那樣。簡單來講中共加入WTO所做的承諾基本都沒有兌現,中共每年的財政養著這麼多官員,也沒見它削減一點把錢用之於民,因為中共需要這些人幫助維護它的統治,而權力更成了尋租的工具。

周小川或將卸任

今年69歲的周小川將很快退休。即將退休的周小川近來在談到中國經濟和政策時,言辭越來越直率。10月中旬,周小川用「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這個詞來警告中國過度負債和投機性投資帶來的風險。在發表「明斯基時刻」言論的一周前,周小川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曾敦促進一步放開資本管制。

研究公司Trivium China的聯合創始人安德魯‧波爾克認為,周小川好像在做最後一搏,試圖為他長期堅守的金融自由化的信念體系提供論據。

周小川於2002年就任央行行長,是任職時間最長的央行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