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拉松需要決心和恆久的意志力,更是對體能的一種挑戰,不少身體健全人士都卻步,幾位長跑選手,雖然身心曾飽受疾病折磨,但在跑步追夢的過程中,身心得到舒緩,同時透過助人自助重拾信心,人生變得更加積極。

黃冠良(Jason)是一位聽障青年,正職為一名公務員,2歲時不幸因意外導致深度弱聽。他2011年接觸長跑,在2014年首次參加馬拉松賽事。到2016年3月底,參加IAAF金標南韓首爾國際馬拉松比賽,雖然被安排在最後排的「慢腳區」,但他力排萬難,左穿右插地突破「重圍」,並創下個人最佳成績2小時59分鐘47秒。明年1月他將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半馬賽事。

09年創辦跑步學會「重金屬同學會」的金Sir(金永強),曾是渣馬跑場上的昔日冠軍。從97年第一屆開始至今,中間大概只有2年無參加。金Sir原是西餅師傅,2003年曾因工作的沉重負擔,患上了焦慮症,更嚴重到曾經萌生自殺的念頭,整日匿藏家中。

07年他認識現在的助教Kitty(陳恵美),會手語的Kitty亦是一位義工領跑員,熱心與視覺障跑手一起運動。與視障人士一起訓練的過程中,金Sir的情緒傷口漸漸癒合了,「以生命影響生命,助人自助。自己亦得到快樂,重拾自信和滿足。」

金sir參與長跑近20年,並致力推廣跑步運動,宣揚馬拉松精神,這次將與其跑會的過半成員(大約50人)參加明年的渣馬比賽,他亦將再次挑戰全馬賽事。

39歲的吳凱琪2007年在澳洲悉尼留學期間,曾因先天性血管畸形而突然爆血管入院,在當地接受了後腦切除手術後返港,康復期間,一度情緒低落,感到前途渺茫無希望。

醫生曾建議她不要做劇烈運動,但她卻當因喜愛跑步,希望挑戰自己,明知不能為而為之。凱琪表示,認識金Sir後,在他獨有的跑步姿勢和呼吸訓練下,克服了因呼吸不暢而常常頭暈的問題,至今已參加三次馬拉松。「接受金Sir的幫助,過程好像薪火相傳,大家在互助中互相提供力量…比賽不是輸贏,而是共贏的力量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