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父母普遍認為養孩子難。因國產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後,很多家庭、甚至農村的家庭都願意選擇國外的配方奶粉。據最近調查披露,在孩子使用的配方奶粉上,中國父母一個月要花掉夫妻其中一人四成的月薪。另一個讓家長頭疼的是孩子的補習班費用及醫療費用。

據陸媒財新網2日報道,本港非政府組織(NGO)「全球化監察」10月31日公佈在英國、美國、中國及香港等14個國家和地區調查嬰兒奶粉消費情況。報告披露,本港以配方奶粉哺乳嬰兒的每月成本全球最高,達304美元。其次是中國大陸,達286美元(約人民幣1,900元),相當於中國父母其中一方一人40%的月薪;即使是最便宜的配方奶粉,每月也要花112美元(約人民幣745元),比德國每月最高成本111美元還多。

報告還披露中國奶粉價格高,例如德國嬰兒奶粉Aptamil白金版1段,800克罐裝在英國約17美元、在德國約24美元,而在中國,只多100克的奶粉,價格卻要比英國多38美元,比德國多31美元。

「15年前,我給孩子買的就是進口奶粉,那時候,900克愛兒樂、健兒樂啊,1桶148塊,國產的500克才20多塊錢,好幾倍啊。但是我們選進口的,沒辦法,那時候就發現國產奶粉靠不住。現在是情願買過期的進口奶粉,也不要國產的。」北京一田姓媽媽告訴大紀元記者,她認識一個現年4歲孩子的媽媽,是從澳洲代購奶粉,她身邊的很多朋友也是如此;同時她們都發現,大陸進口奶粉的價格是原產地價格的好多倍。

田媽媽表示,大陸奶粉或其他物價高是有原因的。她舉到從陝西運送到北京的蘋果,除了收取正常的過路費之外,每個省的交警會收不同價位的超重罰款,再加上北京高額的攤位費、管理費等,「蘋果在陝西時賣2毛錢,到了北京就十幾塊錢,中間環節抬高了費用」。

田媽媽認為大陸的進口奶粉同其他貨物一樣,中間環節被扣除的費用太多,再加上官商勾結,超高的物價差都被中國老百姓承擔了。

「中國(大陸)警察罰款是有指標的,北京就如此。為了完成指標,他想罰你多少就罰你多少。我有一次騎電動車就被罰過。」田媽媽說,大陸不僅奶粉物價貴,那些因吃含有三聚氰胺國產奶粉的孩子們死去了,他們的父母至今仍無法維權。

2009年,毒奶粉患兒的父親郭利,被廣州雅士利奶粉企業構陷,以敲詐勒索罪被判刑五年。之後,郭利通過9年的上訴及申訴,終於在2017年4月7日,廣東省高級法院宣判其無罪。今年9月26日,郭利和母親到廣州雅士利奶粉企業總部,追要當年該公司承諾的300萬元賠償,卻被保安驅趕。

陝西未婚王女士對大紀元說,看到身邊的媽媽們因為孩子的奶粉錢、補習班的費用苦惱時,她也開始擔心自己未來是否要養孩子了。「如果未來真的有孩子了,要是條件不好,我也不會給她喝國產奶粉,就圈養一頭奶牛給他喝鮮奶。」

身為80後的她,身邊有很多媽媽朋友,王女士表示經常能聽到這些媽媽們嘮叨養孩子難。「有的媽媽想生二胎,但是都畏難於養孩子的成本。『太貴了,養不起』。」除了奶粉貴,補習班的費用都快超過父母能支付的範圍了。

「在中國養不起孩子的,補習班的費用太高了。要培養一個孩子沒有幾十萬根本不行。」北京田媽媽說,現在學校裏的老師不認真授課,而是要求孩子參加補習班。「現在跟過去不一樣。學習好的孩子也得上補習班,不然根本跟不上。哪個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落下。」

一武漢李女士在2016年接受黨媒喉舌新華社採訪時曾透露,自己給大女兒報的一對一學鋼琴、花樣滑冰、英語口語、跆拳道課外班,一個孩子一年就快花掉20萬元。

而王女士從「媽媽」朋友那裏聽到一些驚訝的消息:「有一種叫『小飯桌』。一些老師開的午餐桌,要求交多少錢在他那兒吃飯,如果不參加他的『小飯桌』課,就要給孩子顏色看。」

因為維權,十九大期間被中共抓進監獄非法關押8天的王女士表示,現在中國的父母和孩子都很可憐,父母為不斷提高的生活成本奔波,孩子為每天寫不完的作業苦熬。她認為這一切都源於中共這種專制獨裁體制和不為老百姓辦事的政策。

「一改革,改得老百姓看不起病;教育一改革,不收學費了,這補習費不知道要比學費高多少倍;你再看看中共那些貪腐官員,私生子都能好多個,老百姓連2個都養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