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官方持續樓市調控,銀行消費貸型「首付貸」被禁之際,近日陸媒曝出,更多的首付貸再變身暗中進入樓市。

據《國際金融報》11月4日報道,今年下半年以來,北京、江蘇、深圳等多地封堵「消費貸」進樓市的通道,銀行消費貸型「首付貸」被禁。

不過,近日陸媒記者發現,隨著監管政策持續收緊,銀行消費貸雖接近停擺,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實際上變相「首付貸」並未銷聲匿跡,仍有銀行貸款資金又以經營貸、普惠金融的名義悄悄溜進樓市。

「其實方法還有很多,比如個體工商戶憑藉創業等理由去獲取經營貸款,可能也會變為購房貸款,而銀行卡的信用卡分期其實也能成為資金繞道進入樓市的渠道之一。」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該報記者,儘管消費貸被限,但樓市加槓桿的方式卻依舊存在。

報道稱,除銀行之外,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甚至是中介渠道也有部份貸款繞道進入樓市。

一位房產中介曾對陸媒記者表示,只要資質好,他們最高能提供1,000萬元的額度,「但是你必須在一年內還清款項」。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指,一些主打普惠金融的互聯網平台其實也在扮演著房產類消費貸資金供應者的角色。

報道稱,監管部門在調控堵住消費貸型「首付貸」,卻有更多的變相「首付貸」前赴後繼地流向房地產市場。對於此類現象的原因,多位業內人士直言:「說到底是因為資金入樓市的動力還在。」

「目前的資產荒是造成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一分析人士表示,在當前的環境之下,不少人都看到房產所能帶來的安全邊際要遠遠大於其它投資方式。

該名人士指,當這樣的想法變成多數人的想法,那一切可能產生借貸的交易,都有可能成為購房資金的來源。

據《證券時報》11月1日報道,有銀行人士稱,目前部份銀行仍以小微企業、普惠金融的名義,通過帳戶隔離的方式,發放實際用途為購房的貸款。

該報記者日前暗訪調查發現,即便面對強監管,仍有擔保公司和部份銀行員工向客戶支招「新版首付貸」,即先湊首付再貸款還首付:先通過短期周轉借款湊足首付並申請按揭貸款,放款後再去銀行申請消費貸或抵押貸款還清首付中的加槓桿部份。

近日,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易憲容撰文指,作為一個以投機炒作為主導的市場,特別是2016年房價快速飆升的城市,只要房價還在上漲,或房價上漲的預期沒有改變,想通過行政性手段不讓住房投機炒作者進入市場幾乎不可能。

易憲容說,在房價上漲的預期下,當前這些城市的住房投資者正在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規避行政性房地產調控政策,目前流行的「房抵貸」、「消費貸」變身「首付貸」就是兩大重要方式。

此前陸媒報道,官方房貸收緊,但消費貸激增並進入樓市。

9月16日,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佈相關研究報告顯示,3月以來,短期消費貸款同比走勢大幅攀升,新增異常短期消費貸款金額約3,700億元,估計其中至少有3,000億流向樓市,約佔新增短期消費貸款總額的30%。

3月以來新增住戶短期貸款累計10,032億元,比去年全年累計新增8,305億元,高出了21%。報告稱,這一現象明顯屬於異常,背後應存違規暗箱操作行為。

而上市銀行今年上半年消費貸款增速驚人。如,截至6月末,平安銀行消費金融貸款餘額達2,770.90億元,上半年新發放貸款1,294億元,同比增長255.49%。

報道稱,在一些地方,個人經營性貸款和個人消費性貸款經過層層包裝,違規進入房地產市場。

如,上海有大型房產中介門店的中介可以搞定100萬元首付貸;北京房產中介違規協助提供首付貸,還引入擔保公司,用消費貸等名義出現在二手房市場。

而據一家房產中介的店長透露,銀行對於貸款的審核通常大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